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2296.第2296章(书号:108777

2296.第2296章

作者:公子浅
    正好我嗓子也痒得很,当下端起那碗药一口闷了下去。  .w . 

    那药没有药的苦味不说,还有一般腥味,我在月半时所喝的鸡血还要腥。

    而且滑腻浓稠得很,在嘴里打着转竟然还自己朝着喉咙里滑去。

    我刚喝完,师父摸索着将碗接过,一把将我按回**道:“再睡一会!”

    刚说完我双眼皮开始打架,然后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被子的重量没减,倒是**边加了一个烧得正旺的火盆,还发出红薯烤香的味道。

    “咝……香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倒吸着气,嗤着嘴吹气舒服的叹道。

    在被子里翻了个身,我一扭头看到无良师叔抱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红薯,吃得正香。

    “师叔?”我吞了吞口水,喊了他一声。

    “嗯?”师叔大咬一口的红薯还没有吞下去,睁大眼看了我一下,将红薯猛的一扔大声尖叫道:“阳妹仔醒啦!醒啦!”

    不一会师父柱着拐杖进来了,差点踢翻了火盆,他颤抖的坐在**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痴痴地笑道:“醒了好,醒了好!”

    两天后我下**才知道,我这一昏是小半年,这又是一年的年底了。

    只是我问及肖美兰怎么样时,师父总是不言不语。

    我偷偷激师叔才知道,肖美兰给我种的是生蛊,是让一棵有生发之力的蛊种进入我体内,吸我的血肉发芽长大,我的肉身也会附在那棵树里面。

    这样我是那棵蛊树,蛊树又是我,她还可以时时从蛊树抽出我的血和对她有用的东西。

    学校里的那棵柳树是一棵蛊树,那柳树被剧断时,流出的血将整个花坛的土都浸湿了,更恐怖的是每一根树枝里面都有着一根完完整整的骨头,跟人的臂骨一般无二。

    至于怎么救我,师叔形容得很是艰辛,说他和师父整整七天七夜守着我,他给我喂药送水,还要给师父做饭,很是辛苦。

    但却始终没有提师父对我做是什么,还有那一碗血更浓更腥的药是什么?

    师叔这些话用来哄向丁绍莲这种小女生还是可以的,哄我不行了,我也知道他是不愿意多说。

    唯一可喜的是我醒来没多久,丁绍莲这小妹仔来看我了,她对于走魂这段时间里的事是不记得了的,但却似乎对我有很大的依赖性。

    这事之后,我眼睛迷糊得很了,别说看其他的东西了,光是看书都难了。

    师父说这是我撞到脑袋了,拉着我到医院配了幅近视镜,足有八百多度,酒瓶底还厚,害我被同学笑了老长一段时间。

    课依旧,只是放寒假过年时罗长生和苗老汉却都没有再过来。

    本以为在来年的七月半怎么着为了解索魂引他会过来的,可他依旧没有过来,连他的血都是苗老汉拖人用泡沫保鲜箱给送过来的。

    更可气的是那箱子的钱和送货的钱都是没给的,全是我们给垫的。

    再次见到长生时,那时我小学已经毕业了,学校组织去通道进行暑假夏令营。

    去的地方是通道的一个队,那里以前是监狱,而我们这些小学生只是去那里体验一下军旅生活。

    我本来是不愿意去的,只是师父却不顾我的反抗,直接给我报了名,将我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