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历史军事 >> 第902章 帝国之师(书号:111568

第902章 帝国之师

作者:天成子
    

    二月春风似剪刀,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二月末的洛邑,到处充满着生机。

    远处的一块井田,洛邑令屈候鲋正带着人芒种。

    驰道,坐在王车吕荼,远远瞧着井田有位大夫装的人,正缅着裤腿衣袖,驾着牛犁耕作,不由好道:“那人是谁?”

    王子在洛邑已经有半年之久,加之他是右相,对洛邑的官员情况还是较熟悉,当下他道:“回父王,若是儿臣眼力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洛邑令,屈候鲋”。

    “哦?是他?”吕荼不由的吃惊。

    “父王识的此人?”王子疑惑。

    洛邑令按道理讲应该让齐国的勋贵来做,可是王子到达后,觉得不可。

    因为洛邑不仅是齐国的洛邑,他现在名义还是周天子的治都,所以这个洛邑令最好是由当地的勋贵来当,不能让人或者给史书留下口舌。

    其实任座是最好的洛邑令人选,可惜他被自家兄长,太子渠带走,去与楚蜀作战了。

    那么人选只能从其他人当挑选了。屈候鲋是他王子到达洛邑后,遍访民间,才得到的贤者,号称洛邑先生。

    由他来做洛邑令是最好不过,所以征询国相府的其他人意见后,便正式任命了屈候鲋为邑令。

    只是不曾想,今日却被自家父王看到了。

    吕荼想了会儿,盯着王子道:“儿,此人你认为如何?”

    王子听到吕荼如此说,心下一惊,照他对自家父王的了解,若是父王认为那人是个可靠之才的话,自家父亲展现的表情定然是眼生出喜光,可是方才自己是偷偷看着父王的,他听到屈候鲋这个名字后,表现出来的是眉头紧皱,然后方才舒展,最后问自己这样的话。

    难道这个屈候鲋有问题?

    王子心狂跳,若是此人有问题,那他可说不明白了,毕竟这个人是自己推荐去的。

    想到此处,王子急忙道:“父王,儿臣得此人时,是遍访洛邑士人民间,他们都说屈候鲋是个贤者,而且人们都称呼他为洛邑先生,所以儿臣才推荐他为洛邑令的”。

    吕荼看王子如此说,微微一愣,接下笑道:“儿,勿要多想,孤方才只是觉得这个屈候鲋有些意思,所以这样多问了一下”。

    王子见闻当下又把旧话重提道:“父王,此人您也听过?”

    吕荼心忖,你父我自然是听过,史书记载的魏侯五大贤臣之一,号称帝国之师的屈候鲋,那可是大名鼎鼎啊!于是他道:“洛邑先生大名,你父王怎能不知?只是可惜当初忙于你兄出征还有新天子之事,把此人倒是忘了?”

    “儿,你能用此人为邑令,足以说明你以前想的更长远了,不错,不错!”

    吕荼的夸赞让王子脸色羞红,可是心仍然怪,既然此人在父王心地位不低,为何当时要下意识的皱眉呢?

    洛邑先生?洛邑先生?

    王子突然想通了什么,急忙道:“父王,您是担心屈候鲋既然号称洛邑先生,士人广知,为何旧魏的魏都魏成兄弟俩不知道,并把此人重用?”

    “还有,父王来洛邑是天下周知的事情,他作为洛邑令怎么能不晓?既然晓得,为何要在驰道边的井田芒种?这难免有故作之嫌?”

    吕荼没有回答,目光方向那个还在忙碌指挥人犁地的人。

    “父王,要不然儿臣现在把他革职?”王子不是傻子,他怕这个屈候鲋万一用心不纯,将来会牵连到他,于是建议道。

    吕荼哈哈大笑,拍着王子道:“儿,你记住,算揣测到别人可能有二心,也不可以立马表现出来,万一对方不是呢?不是的话,会损了贤士之心”。

    “那父王,我们当如何?”王子觉得又有理,当下道。

    吕荼道:“跟随孤下车,去看看这个屈候鲋,将来啊孤要好好‘重用’此人,你明白吗?”

    吕荼说到最后一句话,语气里充满了戏谑。

    给他吕荼玩阴的,屈候鲋还嫩点!

    吕荼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个屈候鲋有问题,因为他调查过任座举兵造反救出郏甲的事,幕后的推手是这个屈候鲋。

    然而造反的任座最后落得家破人亡,孤苦伶仃,而他,他的家族丝毫未受损,最后反而得到了这个洛邑令。

    这里面的曲折值得吕荼把味了。

    “啊?!微臣,微臣,微臣屈候鲋,拜见大王”

    屈候鲋看到吕荼来到田埂,大吃一惊,有些不知所措,他伸手欲要整理衣冠,结果衣冠沾满了泥土,看着很是滑稽。

    东门无泽看到屈候鲋的模样是哈哈大笑,吕荼回瞪了他一眼,东门无泽强憋住笑意。

    “微臣,微臣,尘土垢面,有失礼节,还望大王恕罪”

    屈候鲋觉察到了方才自己用手整理衣冠,反而把衣冠整理的越发肮脏,当下脸色羞愧道。

    吕荼前扶起了他,并为他弹去衣冠的尘土,笑着道:“屈候大夫,你的尘土是在衣冠,可是有的人,尘土是在心里,你那些‘有的人’强多了!”

    东门无泽闻言见吕荼故意的看了他一眼,尴尬的扭头去看田野之外的其他景致去了。

    王子,张孟谈,左邱明,公羊高,熊宜僚等人见状暗笑。

    屈候鲋被吕荼的话似乎是很感动,眼睛红了,声音也有些呜咽:“大王!”

    吕荼道:“屈候大夫,好好干,不要辜负右相对你的栽培之恩,更不要辜负这皇天后土,莘莘百姓!”

    “孤和右相会时刻关注你的”

    言罢,吕荼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带着众人离去。

    “微臣定不负大王所望”

    屈候鲋浑身激动的跪倒在新翻过的土地,伏地不起。

    “父王,儿臣观其人不像是二心之人,最多是个有心计想往爬的奸臣”

    回到王车后,王子道。

    在王子的想法里,他父王吕荼之所以带着他去找屈候鲋,其目的是为了亲自探查屈候鲋的深浅。

    吕荼冷笑道:“儿,你啊!还是太天真!“

    王子听罢心有些不服:“父王,您何意?”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