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身份败露

作者:黑袍
    随着紫髯年男子眉心黑色符的消失,他浑身一阵颤抖,随后两眼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吴良见状趁机一把抓住了他,将他拎在了手。 

    “此事算作罢,滚吧!”

    见紫髯年男子到手,李木冲着眼前卑躬屈膝的琥嗷冷喝了一句,琥嗷见状也不敢有丝毫的不快,在冲着李木行了一礼后,带着身后的十来人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传送广场。

    “魔君大人,请问现在你还需要去魔源城吗?需要的话,我这准备激发传送阵。”

    随着琥嗷等人的离去,看守传送阵的魔族女子紧接着开口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你马激发传送阵。”

    李木语气冷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和吴良一起,站了传送阵,连带着的还有被吴良拎在手的紫髯年男子...

    “真是晦气,没想到居然这么不走运,偏偏遇了猛坤这家伙,这好不容易才抓到的高阶魔仆,这样被他给抢走了哼!若不是老子离突破到魔君境界还需要点时间,哪能这么便宜他!”

    琥嗷带着两名魔族和身后的十几名魔仆离开传送广场后,行走在魔都城的街道,他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开口怒骂道,显然对李木要走了自己的魔仆,内心十分的不爽。

    “算了琥嗷大人,谁不知道他们猛狮族历来和咱们天獒族不对头啊,这次算是便宜他了,等到了日后,大人你修为超过了那猛坤,咱们再扬眉吐气也不迟。”

    看着怒气冲冲的琥嗷,跟在琥嗷身后的一个狗头魔族连忙开口安慰道。

    “给我等着,迟早会有那一天的,到时候我一定要猛坤和猛刚那两个家伙好看!”

    琥嗷眼冒精光的说道,他一双拳头握得嘎嘣作响,显然心的怒意难平,一连走了将近一炷香左右的时间,琥嗷身前不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了数十道遁光,正朝着琥嗷他所在的方向急速飞来。

    “是琥形,他们怎么随意在城内御空飞行啊,另外这段时间他应该是在把守城门才对,难道是出事了!”

    看着天空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量遁光,琥嗷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随后他抬手冲着天空一招手,很快一道人影便自天空落至,来到了琥嗷的身前。

    这也是一位和琥嗷一样长着一个狗头的天獒魔族,而且正是不久前才在魔都城城门外拦住李木去路的那人。

    “琥形,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么如此兴师动众,难不成是出什么事了?”

    狗头魔族刚一落到琥嗷身前,琥嗷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出大事了,我不久前在城门口将猛狮族的猛坤和猛刚二人放入了城,本来也没什么事,可在刚才我得到了消息,猛坤和猛刚这两人,早在五天前留在城主府的元神牌便碎掉了,他们早已经陨落了!”

    “不久前被我放入城的猛坤肯定是假的,极有可能是人族假冒的,对了,你有没有见到他们?”

    被琥嗷称为琥形的狗头魔族脸色难看的问道。

    “我见到了,不久前在传送广场见到的,还和他起了冲突呢,快走,他们肯定还没有走远!”

    琥嗷一听琥形所言,顿时反应了过来,他也不再管自己的魔仆,和琥形一起,朝着传送广场所在的方向御空飞遁而去。

    “这么会这样呢,按道理他们没有城主府颁发的身份令牌,你们是不能放他们进来的,这身份令牌我们都藏在自己体内,一旦情况有变,第一时间便能将身份令牌毁去,即便是有人杀了猛坤冒充他,他也不可能仿制得出身份令牌啊。”

    和琥形飞行在魔都城的半空,琥嗷一脸怪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咱们魔都城发出去的令牌,面都有特殊的符标记,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我检查过了,那猛坤和猛刚的身份令牌,全都是真的,并不是仿制品!”

    琥形一脸无奈的说道。

    “身份令牌是真的?那也是说冒充他们两人的人,应该是要他们命的人了,若是这样说来的话,那两人的真实修为绝对不低,那猛刚算了,实力也那样,可猛坤可是实打实的魔君修为啊。”

    “能将猛坤击杀,并且还能让他在死之前来不及毁去藏在体内的身份令牌,这说明杀死猛坤的人,实力他强出一大截,说是让猛坤死的毫无还手之力都毫不夸张,若是这样的话,咱们这些人能拿下他嘛,可别到时候人没拿下,反倒丢了性命。”

    琥嗷担忧的说道。

    “你放心吧,我已经向贪狼城主发出了求援,援兵已经在路了,我们先去截下他,希望不要让他跑了才好!”

    琥形显然早有打算,他说着速度更快了三分,不过片刻间的功夫,便和琥嗷一起来到了传送广场,与此同时之前和琥形一起的数十名魔族也紧跟着来到了传送广场。

    “琥嗷是你?你怎么又回来了,还带来了这么多人,你别告诉我你是回来找猛坤魔君大人麻烦的,人家不过要了你一个魔仆,你至于嘛,再说了,你们这些人也不是猛坤魔君的对手啊。”

    看守前往罗源城传送阵的魔族女子,一见到琥嗷顿时笑着调侃道。

    “别废话,我问你,猛坤人呢,是不是已经传送去了魔源城了?”

    琥嗷没有和眼前这魔族女子开玩笑的意思,他神情严肃的问道。

    “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直呼猛坤魔君大人的名讳,你还真是不想要命了!”

    见琥嗷直呼猛坤其名,魔族女子顿时语气一冷。

    “我不想要命了,我告诉你,猛坤早在五天前已经死了,刚才来此地的是人族假冒的,你再拖延时间,出了问题你负责!”

    琥嗷气焰嚣张的说道,魔族女子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显然她也没想到猛坤是假冒的,在此时,一股恐怖的魔威自远方天际由远及近,伴随着黑光一闪,一道黑色的人影落在了传送广场之。

    这是一个狼头人身的真魔族,他看去极为魁梧,足有丈许高,身披一件银色战甲,身的肌肉鼓鼓的,充满了力感,最为惹人注目的是,他身散发着一股魔君巅峰级别的威压,显然是一位魔君巅峰级别的人物。

    “是贪狼魔君,城主大人!”

    随着狼头人身的魔族来到了传送广场,琥嗷等人全都脸色大变,并且齐齐冲着狼头魔族行了一礼。

    “琥形,你给我传讯说猛坤已经死了,而且还有人冒充他混入了我魔都城,他人现在去哪儿了?”

    狼头魔族走到了琥嗷等人的身前,语气粗犷的问道。

    “城主...城主大人,都是我不好,那冒充猛坤魔君的人族,已经通过传送阵传送去了魔源城,在一炷香之前,我也不知道他会是人族假冒的啊。”

    不等琥形开口说话,看守传送阵的魔族女子率先开口解释道,同时忍不住低下了头颅。

    “去魔源城了...那还等什么快去追啊,这家伙能击杀猛坤,绝对是一个超凡境界的人族强者,这样的人可是大补之物!”

    一听目标已经去了魔源城,被众魔族称为贪狼的狼头魔族顿时跨了传送阵,琥嗷琥形等数十名魔族见状,也都一起踏了传送阵台...

    “李兄,你救一人也是救,为什么刚才不将那些魔仆全都救下啊,单单救下了那紫须的家伙。”

    魔源城,在未被魔族占领前本名罗源城,乃是天玑大陆屈指可数的大型修炼之城之一,此刻在魔源城的某条街道,化为魔族之身的李木和吴良一前一后而行,其吴良有些难以理解的开口问道,本应该被他拎在手的紫髯年男子,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一下要那么多的魔仆,人家不怀疑咱们才怪呢,我要的那人是我的旧识,等下出了这魔源城我还有要事要问他呢,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咱们得快点离开这魔源城才行,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能要出事!”

    李木和吴良随意解释了一句,随后加快了前行的步伐,在这魔族所占领的修炼之城内,魔族立下了一条规矩,那是不能私自御空飞行,所以李木和吴良只能步行。

    “你的旧识,这么巧啊,这样都能遇,那紫须的家伙也是命大,偏偏遇了你,他苏醒后必须得好好地感谢你。”

    一听被李木救下的紫髯年男子居然恰巧是李木的旧识,吴良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调侃道,他也加快的速度,紧跟李木一起朝着这魔源城最近的一个城门走去。

    虽然李木和吴良加快了速度,但这魔源城占地面积很大,一点都不青阳城小,在李木和吴良徒步之下,足足走了近半个时辰才来到了这魔源城的东城门。

    刚一接近魔源城的东城门,李木和吴良便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在他们眼前不远处的城门口,居然有着千魔族把守,其六阶魔王级别的魔族都达到了五十多人。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一个城门用得着派这么多高阶魔族把守嘛,五十多个六阶魔族,这可是相当于五十多位真王强者啊,他魔族即便势再大,也用不着连守个城门都需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吧。”

    看着守卫森严的魔源城城门,吴良和李木远远的便停止了步伐,吴良大感不妙的说道。

    “我看八成是出什么事了,吴良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冲我们两人来的,虽然我们两人的归隐术一般魔族根本无法看破,但据猛坤的记忆所知,他魔族对高阶族人可是都立有元神牌的。”

    “虽然因为魔族数量太多,猛坤和猛刚元神牌碎裂能恰巧被发现的几率不是太大,但万一要被我们碰了,咱们可危险了。”

    李木暗自灵识传音和吴良商量道。

    “有这么巧嘛,你不久前刚遇了旧识,这紧接着又被魔族发现了,这一天下来发生的巧事也太多了,我看可能是他们魔族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反正都到这里来了,咱们还是试试出城吧,反正咱们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吴良在沉默了片刻后,出言提议道,李木闻言想想也是,于是便和吴良一起朝着城门口走了过去。

    “哈哈哈哈,你们果然还是来了,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在我魔族的两座修炼之城任意穿行,你们未免也太狂妄了,居然如此不将我魔都城和魔源城放在眼里!”

    随着李木吴良靠近城门口,突然,一道黑色的魔光从天而降,落在了城门的城楼顶部,正是魔都城城主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