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第1319章 选择死亡(书号:137214

第1319章 选择死亡

作者:沐小汐
    ,最快更新江少有令:今日完婚最新章节!“医生,我做好决定了,我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

    医生看见约翰过来,觉得有一些震惊,刚刚才派护士去催过,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以往的那些病人哪个不是拖到最后一刻做决定的。

    所以对约翰这么快的就做好了决定医生还是有一些震惊的,但是震惊之余也很高兴,比较家属早一些做决定,对自己这边也很方便,如果需要抢救吗,自己这边当然能够很快的弄好,如果是不抢救,那么自己也消停了。

    所以看到约翰这样说医生就询问约翰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决定到底是怎么样的。

    “先生,对于你父亲的那一个病情,你是什么样的想法,决定是什么样的,也请你跟我们复述一遍,如果决定好了,那么我们会给你签一份意向书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听到医生这样问约翰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要那样,虽然已经下了很大的勇气来到这里,告诉医生自己的决定,但是事到临头还是觉得有一些恐慌。

    说的是一个有关生与死的决定,也做的是一个有关父亲生命的一个决定,所以到底是怎么样的,父亲的性命能不能留下,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了。

    不过看到医生那样殷切期盼的一个脸。约翰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因为如果再不说那么时间过去。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做不做决定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医生我的选择是不做最后的抢救。因为我父亲他也不想那么痛苦的活着吧。虽然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我不想看到我父亲那么痛苦的一个感受,所以医生就是我的一个决定。”

    医生听到约翰的这个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震惊的,大概一百个家属里面有八十个家属会这样选择,这也是很正常的,虽然他们都想自己的亲人活在世上,但是痛苦的活着,还不如平静的死去,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很少有那种硬是要让自己家人痛苦的活着的。

    而且很多来的都是老人,老人活的时间也已经很长了,所以这些家属有各方面的考量,最终会选择放弃抢救。

    听到约翰的这样一个话,医生也不觉得意外,他只是再次询问了约翰是否确定要这样,“那好,病人家属,你既然是这样的一个想法,我再次询问你是否确定?如果确定的话,那么这份意向书上面就可以签字了。”

    医生拿出了一份放弃抢救的意向书,如果是约翰统同意抢救就那么医生拿出的这是同意手术的意向书,可是他现在是放弃了抢救那么医生当然是拿出另一份,他一般都会备上两份就单看病人家属会怎么抉择?

    约翰听到医生这样问,觉得不能那么草率。“医生,要不我还是再想想吧。”

    听到约翰这样说,医生也只是笑笑,没有说些什么,因为见多了这样临时出尔反尔的家属。毕竟也是一个大事,是关于生命,所以多想想也没有什么问题。

    “好的病人家属,你可以再想一下。如果想好了就在这份意向书上面签字。”

    医生指着这份意向书,然后就出去了,因为他要把空间留给约翰,要让约翰在这里好好静静的想一下,想一下到底该怎么做?

    约翰觉得自己这样草率不太好,可是在医生出去之后。约翰觉得自己应该趁热打铁的把这个意向书给签字的。毕竟自己做好了那个抉择,现在临时反悔也有什么用呢?

    父亲活着那么痛苦,还不如死掉呢。所以自己已经决定好了呀,可是为什么这个笔就这么难下去呢。

    约翰已经拿起了书桌上的那一支笔放在了签字那一栏的意向栏里面,可是却一直迟迟下不了手。签不下自己的一个名字,一笔都写不了。

    他觉得自己手中的那支笔重于千金,主宰着父亲的生命,也主宰的自己的一个心情,到底该怎么做。

    不过随后约翰又下定了一个决心。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下这个决定的。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带着这份冲动签下这个字。

    这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约翰在这个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一签完这个名字,约翰就觉得轻松了很多,因为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现在再反悔也没有什么用了。

    不过约翰却觉得自己真的很痛苦,因为这个决定让约翰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刽子手,而且还是一个亲手杀了自己父亲的刽子手,但是没有办法。他也有自己的一个考量。

    医生出去没有多久之后就进来了。然后看到约翰已经在那个意向书上签字了,就没有什么好奇的了,然后拿着那个意向书就要走。

    这种家属一般都会在那个上面签字的,只是最后有一些挣扎而已。不过既然签字了,那么当然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约翰先生,那么既然你签了这一份意向书,我现在就告诉你可以去重症病房里陪着你父亲的最后一段时间了。然后我们停止供氧,你父亲会在睡梦中慢慢死去。”

    因为柳叔现在全是靠这个氧气吊着这个命的。所以既然约翰已经签了这一份放弃抢救的意向书,那么这个供氧就可以停止了,因为如果不停止,那么约翰也进不去那个重症监护室。

    所以听到这里,约翰就立马跑到了父亲的病房里面去。因为最后一点时间,自己可要和父亲好好的待着,虽然是自己做的那一个决定让父亲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自己也是为了父亲好。

    其实也不光是为了父亲好这一些,也有约翰的私心在里面,可是现在约翰也只能用那样一个方法来麻痹自己,告诉自己这样是对父亲最好的一个选择。

    所以约翰看着那个氧气慢慢地被抽离,自己的父亲脸色慢慢地变得很苍白。然后约翰就紧握着父亲的手,不停的在心里说的对不起,因为这是约翰做的这一个决定,但是对不起也没有什么用,毕竟这个决定已经做下来了。

    氧气已经全都被抽离了,约翰把父亲嘴里带着的氧气罩给拿开。这个时候就看父亲能够再坚持多久了如果坚持不下去了,父亲肯定就会死掉。

    约翰抓着父亲的手泪不停的在流,其实约翰是一个不会哭的人,他从小被父亲抛弃,经历了那么多危险的事情,他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是看着这样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他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其实如果只是父亲生病要死,这样的事根本不会让他感觉到很感伤,可是父亲的死亡却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这些让约翰特别的伤心了。

    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对谁都有好处,不仅是对父亲,对自己也有好处。

    “父亲,对不起,你要怪就怪我做的那个决定吧,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我觉得与其让你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如让你这样平静安和的死去,而且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所以父亲,我只能说一声抱歉,牺牲了你。”

    约翰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父亲,虽然我做了这个决定,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一个决定是我深思熟虑过的,也不完全是我因为自己的私心才会做的。”

    听到约翰这样说柳叔的手动了一下,可是约翰并没有看见。柳叔这个时候其实也只是没有什么意识,听见外面有一些声音而已。

    约翰还是不停地在说着自己忏悔的那些话。可是他也知道父亲是听不见的,所以他才能肆无忌惮的说着这些话。

    “父亲要怪就怪你自己吧,要不然不会落得这个下场,而且你引导的这个事情也不能完全怪我。还有哥哥的一部分原因在里面。也怪我和哥哥都气着你了,你才正好晕倒。所以我觉得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过父亲,你放心在你死之后,你的势力我一定会坚守的,而且我也会好好的把研究做成的,你一直不就想看到这个研究成功嘛,所以我一定会继承你的意志,让这个研究一定会成功的。你就放心吧,父亲你放心的离开。把所有事情交给我。”

    约翰慢慢说着,然后旁边心电图的那个仪器上有说的心跳已经慢慢的平缓。

    约翰知道这是父亲已经快要死亡的一个象征。直到心电图上的一个线变成一条直线,那么就证明父亲已经不再存活在这个世界了。

    所以约翰说完这些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拉着父亲的手,然后不停地看着心电图。他想要看到父亲最后一刻死亡。

    约翰拉着父亲的这个手,然后想过了很多很多,想起自己和父亲第一次的见面,闪过了自己那个昏暗时光,一直支撑自己走过的那一些事情,可是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这不知道到底该怪谁。

    嘀--嘀--嘀--

    一声长音的嘀声让约翰从思绪里拉回了现实里面。这就证明父亲已经死亡了,因为心电图已经趋于直线,而且父亲也没有能活过来的机会。

    因为没有人选择拯救,他也没有人选择让他活着。所以他也只能在这样的情况中慢慢的消失,慢慢的失去自己的气息。

    约翰看到这里,就站了起来到墙角去不想再看父亲,虽然父亲现在这个样子了,但是还有一口气吊着,约翰不想看到最后父亲死亡的那一个场景虽然是自己做的那个决定,但是却不一样。

    做决定的时候还没有那么直观的一个感受,可是这个时候她是真的感受到了父亲确实是要去世了,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是那个刽子手,把父亲一步一步的推往死亡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