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历史军事 >> 第145章 献宝(书号:147469

第145章 献宝

作者:九更2016
    如今,武皇被张氏兄弟围绕着休养长生院,已经很少有人能够顺利地觐见她了,那些饱读史书的文臣们,已经开始察觉着事态的严重性了,千里江山敌不过一个温柔乡,即便是千古一帝的女王亦难以幸免。↑>

    而武三思的优势在于他熟悉张氏兄弟的“套路”,张氏兄弟到底有没有谋逆的野心?这是后世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但在武三思眼里,他们没有,这两个人,如同末路狂徒,不计后果地要享尽现世的繁华。这样的人,你要满足他的自大傲慢,就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些许好处,这点,宋之问做到了——他给张易之捧了尿壶,一个被标榜为当世数一数二的才子的人物,给张易之捧了尿壶,所以,张易之帮他,让他一场杀头的绝境中逃了出来。

    而曾经鞍前马后拍了张易之好几年马屁的武三思,也做得到。这是李显和李旦所“不能及”的地方——尽管武三思执着着太子的位子,但是,他却没有李氏诸多皇子的“偶像包袱”,毕竟,他说到底依旧是借着姑母的恩典荣升权贵的“乡巴佬”,如果不是他那个庶出的姑母,他们无非也就是地方小吏罢了。

    所以,该低头的时候,他可以无条件地低头。

    如同李重润那样,为了皇家、为了尊严去死,他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渴望着太子的位子,但是如果婉儿告诉他得不到,那么退而求其次,保住自己梁王的尊荣,也是可以的。毕竟气节虚无缥缈,而现实的荣华如此真切。

    控鹤监外,堂堂的梁王,已经低眉顺眼地等候了许久了。

    如今,张氏兄弟日夜在长生院和皇上耳鬓厮磨,饮酒作乐,已经很少出现在控鹤监了。

    而所有武皇的政令,也是从长生院,经由张氏兄弟之手再出来的。

    但是,武三思清楚地知道,直接去长生院,是见不到他姑母的,要见到姑母,就必须先拜见张易之。

    这次,他连进入控鹤监等候的礼遇都没有了,在冰冷刺骨的雪地里等候了一天之后,终于见到了张易之的舆驾缓缓而来。

    大唐男子皆骑马,车舆是妇孺才会乘坐的,但张易之偏要这样,他是凌驾于性别之外的存在,他如今就是后宫、就是朝廷,就是武皇的代表。

    看着冻得鼻子都发红的武三思,张易之只是慵懒地用被手炉哄得暖融融的手打了打招呼:“梁王几时来的?”

    武三思立刻小步跟随着张易之的车舆乘:“三思早晨就过来了,五郎不在,故而在这里等着你呢!”

    “哦?梁王找我何事?”张易之漫不经心地说着,仿佛早已经忘记了上次“甩锅”给武三思的事。

    “咱们借一步说话。”武三思一面说着,一面赶在侍者前面,搀扶张易之下了舆乘。

    进了控鹤监,张易之也不客气,自己坐在了铺了暖垫的位子上,拿了一颗从南方进贡来的龙眼,放进了嘴里:“梁王,上次的事儿,皇上还生着气呢,我可不敢再帮你的忙了……”

    武三思心里暗恨着:还不都是拜你所赐,竟然还有脸和我这么说!?

    但是,面上,他只能按捺着脾气:“上次,是三思考虑不周,连累了五郎……进来!”他喊着在外等候的侍者,来人照旧搬了个不小的匣子,放在了地上。

    武三思自己动手打开,匣子里金光闪闪:“五郎,这是一千两黄金,算是三思赔罪了……”

    “一千两黄金?梁王莫不是觉得五郎没见过世面吧?”张易之不屑地看着满匣的金锭子。

    武三思的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他早就知道这家伙贪得无厌了,又高喊一声:“进来!”

    这时,进来的是两个侍者,搬了一个盖着绸布的东西。

    张易之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一眼,自顾自继续吃着案几上的进贡水果。

    但是,武三思把绸布拉下来的那一刻,张易之剥着果壳的手停住了。

    只见缓缓放在地上的,是一尊象牙雕刻的卧佛,身上镶嵌了各种珠宝,与之相比,边上那一匣黄金瞬间失色,如同土砖一般。

    武三思这一招先抑后扬果然奏效了。

    张易之站了起来,绕着卧佛仔细看了看:“想不到梁王还能弄到这样的宝物。”

    “不不不,如今,这是五郎的了。”武三思笑着在边上说。

    “不过……”张易之站起身来,“你得先告诉我,这次想要做什么?”

    “不为难五郎,只求五郎让三思见一面姑母,向她亲自忏悔,自从被姑母训斥之后,三思是日夜难安,睡不好觉……”说着武三思像模像样地咳嗽了几声,“最近身体差了许多,“医值说是思虑过度的缘故,得解了心病,睡得安稳了,身体自然好了……”

    五郎听了,看了一眼武三思的脸色,果然有些蜡黄,脸上露出鄙夷的笑容,仿佛在说,被武皇骂几句就成这样了,够没种的。

    “媚娘这几日精神还算好呢,行吧,再过一个时辰,她老人家得醒了,随我去见见。”往常,五郎在外人面前,还是会称呼武则天为皇上的,但是,此时为了向武三思炫耀自己在武则天那里的特殊地位,刻意说了“媚娘”的称呼,如今天下,能用这个名字称呼武皇的,只有他张易之一人了。

    武三思走进长生院武则天的寝宫的时候,武则天正对着铜镜梳妆,张昌宗侍奉在旁。

    张易之进来,直接坐在了武则天的身旁,搂住了武皇的腰:“媚娘,近日你又长了几根黑发呢。”

    武皇对着铜镜抚了抚自己的鬓角:“果真如此,还是五郎的丹药好。”

    “梁王想见你呢。”

    “三思来了,让他进来吧。”武则天并没有拒绝。

    武三思一进来,就立刻跪在了地上:“臣武三思叩见皇上。”显然吃了上次的亏,这次礼数周到多了。

    “嗯,起来吧。”武则天只在铜镜中看了一眼武三思,并没有转过身来。

    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让武三思越加失落——他的姑母已经不在意他了,他的皇帝梦正在远去,但为了保住自己荣华富贵,他得继续一搏:“皇上,三思此来,是请皇上赐婚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