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6章 人类是地球的原罪

作者:熊猫快跑
    “师傅!”

    菊花正拿着秦月的望远镜观战呢,就看到师傅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喊了声后她不理会别人向楼下跑去,自责怎么没有守在师傅身边呢?

    其他人和菊花还不算熟悉,想要阻拦却都没动手。

    人家师傅发生了危险,拿什么理由不让她去?

    菊花一路狂奔,到地方的时候狂澜正把红衣放在挖好的坑洞内。

    “放下我师傅!”

    菊花怒吼一声向前扑来。

    狂澜愣了下,看着菊花皱眉道:

    “这个女人是你师傅?”

    “是!我师傅怎样了!”

    菊花说话时到了狂澜身边,发起攻击想要抢夺师傅,只可惜她对于现在的狂澜来说实在是有些弱。

    “哦,应该是死了吧。”

    “是你杀的?”

    “嗯。”

    “我要杀了你!”

    菊花怒吼,要和狂澜拼命。

    狂澜抬手抓住了菊花伸来的手腕,将她扔向无心。

    无心伸手接下菊花,不再让她上前。

    狂澜道:

    “当年我杀了她的女儿,如今总不能又杀了她的徒弟,你管好这小姑娘,我可以放过她一命,如果再让她上来,那我就只有杀了她,我可不是善类,而是你们口中的妖魔。”

    无心听狂澜这样说,干脆直接动手打在菊花后脑上,这一下用的力气很大,即使是菊花也被打晕。

    无心已经有了一种预感,今天这一劫怕是躲不过去,那么能保住一个是一个吧。

    狂澜终于将红衣埋葬。

    站起身看着自己刚刚弄起的新坟。

    “哎,其实当年我之所以把她推出了封印结界,还有另一个原因。她当时已经一脚迈入结界中,所以我意外的发现,她的一生竟然没什么污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既然如此,我也就不会杀她了,真是可惜的人,今天原本也是不想杀她的,可她一心求死,只能如此那次之后我就学聪明了,我重新构造了自己的身体,成为了一个没有性别特征的人,我甚至为此祛除了体内的雌.激素。所以如今我已不算是女人,那应该就不会再爱上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我这样说并不是人身攻击,而是真实的感受,在这个星球上,人类就是所有恶的原罪,如果没有你们,我真的想象不出这世界到底会有多么的美好。在你们的思维模式架构下认为我是妖魔,我是坏人,可在我的思维模式里,你们才是应该被从地球赶出去的人!”

    狂澜发表了一翻言论后,扭动了下手脚,扫视了一眼周边的众人。

    “好,不是说我是什么降星者吗?刚刚我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融入了身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似乎我的战斗力已经提高很多,所以现在就开始杀人吧?实验下我的能力,也让我来看看你们都做过什么坏事!”

    话音落下,也不见狂澜有动作,但无心眨眼间她就已经到了近前,非常近,鼻尖都贴倒鼻尖了。

    无心法师吓得急忙后腿。

    “哼,原来还是只妖魔,可惜,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好事,但你做的错事我却能一览无余!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你喝多了酒,杀死了一个和你没注意撞在一起的人是吗?杀人的罪,是你应该偿还的时候了。”

    无心法师脸色铁青,这件事他几乎都要忘记了,没想到被狂澜提起。

    “你这妖女,我只是误杀了一个人,你这一生又杀过多少?”

    “我?杀过很多,可我是妖魔,我就是要杀人的,你也是妖魔,却要把自己标榜成人类!虚伪,这也是罪,去死吧。”

    狂澜的语气平淡,说话间已又一次到了无心法师身前。

    无心法师想要躲闪,可狂澜的速度太快,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无心法师身体停滞,片刻后坍塌成一坨碎肉,狂澜用一瞬间就把他解体。

    “虚伪的人,不配留下全尸。”

    杀人如探囊取物一般的容易,狂澜似乎已经无敌。

    那边阿拉丁,潘天,伤剑夫妇已吓得脸色发青,没有人是不惧怕死亡的。

    狂澜的目光落在潘天夫妇身上,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

    “你们是夫妻吧?哎,一对可怜的人。”

    伤剑的身体正在颤抖,她做过错事,而且错的离谱。

    狂澜这时看向了她,然后冷声道:

    “红衣和卢刚也是驱魔人夫妇,他们长久分开,卢刚出轨。而你们,在长久分开后出轨的是女人。”

    什么?

    潘天一下就傻了,没想到狂澜说出这样的话。

    他下意识侧头看向伤剑,只见自己的老婆身体颤抖的很厉害,看来这是真的!

    “而且,你还不是出轨了一两次。十年到十三年前的时间段,你非常滥,和七八个男人都发生过关系,你还为此打过两次胎,这导致你的身体染病,无法再生育。”

    潘天几乎要疯了,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

    然而……那边的伤剑忽然跪下,看着潘天热泪盈眶。

    “老公,我……错了。”

    说完,她猛然拔剑,抹了脖子。

    潘天愣了几秒钟才猛然跑过去,看着老婆已没气息,忍不住仰天嘶吼,没人能明白他此刻的复杂情绪。

    狂澜慢慢走过去,捡起了伤剑的那把剑,淡淡道:

    “她死了就不需要我动手,这挺好的。你叫潘天是吧?在获知了你罪恶的同时,我也知道了你的名字。与你的老婆相比,你其实是更坏胡的人,利用驱魔人的身份,这些年你一直在敛财!这些钱大多都不是从正规渠道获得,有从第七科贪污来的活动经费,甚至还有偷盗?哼,或许你觉得这些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捞点钱而已,可是在我看来,你全身占满了铜臭的味道,很恶心。”

    话音刚落,狂澜的人已经在十米开外,而直到这时,潘天的头颅才从脖颈上滑落,身体瘫软跌倒。

    四周还有些异能局的人和普通民众,可他们根本就没看清狂澜是如何出剑的。

    这个时候他们也没心思去看了,全都转身就跑,无论是驱魔人还是平民,再也没人敢停留。

    酒店门前的小广场上,现在也就只剩下阿拉丁,狂澜,艾希莉娜和阿娜。

    “阿拉丁,你这样的人,干嘛还要活着呢?”

    阿拉丁冷着脸没说话。

    “说说你的罪吧,那个小女孩叫阿娜?他并不是你的孙女,二十多年前你看上了他的母亲,就把她从家里偷出来,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三个月。她和丈夫是很相爱的,当然想要从你那边逃离,可她寻寻觅觅直到生下了阿娜后才有机会逃走。你把她抓回来,一气之下就在那刚刚出生的婴儿面前把女人打死了!之后你开始带着阿娜一起生活,告她他你是爷爷先生,让她与你相依为命!”

    “阿拉丁!这是真的?”

    一边的阿娜差点没晕过去,实在是难以相信会有这种事。

    阿拉丁长叹一口气,慢慢的道:

    “那时的我虽然年龄也不小了,但心还年轻着,而身体更是好的没话说。阿娜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喜欢喝点小酒,偶尔找几个女人。当年我是对你母亲一见钟情率了,所以才把她抢来。后来后来因为生气而把她误伤打死。哎这个秘密藏了这么多年,今天暴露也好。阿娜,我们的祖孙情就到今天为止了,请相信我,但我从小把你带大之后,我是真的把你当做了亲孙女一样的对待,对不起。”

    阿拉丁垂下头去,似乎已经不想反抗了。

    狂澜又道:

    “你这样的人渣又怎么会有救世界之心呢?所以你来找降星者,要把降星者杀死的原因是,你早已算出在近期你会死在降星者手中吧?所以你希望命运到来之前,先杀死所有的降星者,这样你的命运也就改变了。只可惜你碰到的是我,狂澜!就算那什么天龙星座的星魂没有落到我的身上,你又打得过吗?真是够白痴的。”

    狂澜说话间拿剑向前,之前列举的理由就足她杀死阿拉丁了,也没必要再说下去。

    阿娜还没反应过来,阿拉丁想反抗却根本来不及动手。

    一瞬间就,狂澜切下了阿拉丁的半个头,直接将他杀死,扬长而去,片刻后到了几百米开外。

    她有些你觉得无趣了,那就将所有人都杀掉好了。

    这一次开启封印磁场,狂澜没想过缘由,直接就是开了。

    她寄生在白胖的体内,当然能够感受到他的想法,准确来说是白胖想要开启封印结界的,狂澜没反对。

    这一次她没有那种暴怒杀人的**,感觉心情平静的离奇,及时杀了很多人也没有一点头脑发狂的迹象。

    看来自己果然是实力大增,这倒是挺让人高兴的。

    “你投过小姐的钱。”

    “你撞伤过人。”

    “你和隔壁老王有事情。”

    “你上学给跟同桌发了五块钱行贿,然后吵了他的作业。”

    “你洗衣服的时候没放洗衣粉,却偏老婆说放了!”

    狂澜就这样用各种奇葩的理由杀着人,一路杀一路走,非常随机没有固定路线,反正这些人都在结界里出不去。

    就你这样,在足足杀了差不多一百多人后,狂澜终于来到了齐浩所在的大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