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争锋相对

作者:七十二编
    当第二天钱益多酒醒之后,事态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

    他在酒桌上的话,被那个记者添油加醋地报道之后,迅速被多家媒体引用,并且里面的每一句话,都成了记者们的弹药,各种解读。

    说是解读,其实就差摆明了在脸上写五个大字:“我这是挑拨!”

    《长大主教练跑轰瀚大。》

    《铁山只是小辈?》

    《长大主教练豪言许诺,长大稳进前四!》

    《论带队,铁山还差点!》

    各种各样的报道铺天盖地,有称赞长大豪气自信的,有说钱益多狂妄自负的,有中立客观分析双方实力的,有假模三道明褒暗贬的。

    媒体是惯会利用形势的,不说挖什么后继消息,彼此间先就打了一架。

    你站在长大阵营,我就站在瀚大阵营;你力挺钱益多,我就维护铁山。反正大家伙儿心里都明白,这是为了吸引读者关注,把场子炒热!

    私底下吃饭喝酒的时候,说不定还给“对手”出主意,说你下一篇报道应该攻击我哪里,怎么写。而我的反击,就可以怎样怎样……

    可偏偏读者就吃这一套。

    随着媒体的大肆炒作,风浪一下就掀了起来。两校的拥趸自然加入了骂战,就连普通读者也下意识地就分了阵营彼此攻击。

    所谓千里大地毁于蚁穴。

    钱益多这番话,直接就将各大学院形成的缄默状态给破坏了。没过两天,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出来了,一时间好不热闹。报纸销量,新闻收视率,也是蹭蹭地往上涨。

    记者们见状后越加兴奋,几头撩拨,忙得不亦乐乎。

    而就在这时候,有记者挖出消息知名教练黄岐晓此刻正在对瀚大进行秘密集训。

    这个消息一曝光,顿时火上浇油,让这场争论彻底燃了起来,就连一些专注于顶级联赛的大媒体,都在次要版面或新闻中加入了评论和关注。

    热议程度再上了一个台阶。

    原本有读者还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经过连篇累牍的报道科普,也都知道了长大和瀚大之前爆发的那一场风暴,了解了黄岐晓在其中的牵连。

    如此一来,大家就更感兴趣了。

    “听说了么,前一段时间,黄岐晓原本已经一只脚跨入长大了,到最后,居然因为长大的斗争而出局了。”

    “人家留用了主教练钱益多,根本就没给黄岐晓这个面子。这脸算丢得莫名其妙。”

    “什么莫名其妙,谁让他跟王霄生搅合在一起?”

    “现在黄岐晓出现在瀚大,这简直摆明了是要给长大颜色瞧瞧啊。而偏偏,长大那位钱教练还大放厥词。”

    “这下有好戏看了!”

    人们议论纷纷,各种八卦。

    而毫无下限的记者们,则蜂拥到了瀚大,对黄岐晓和铁山围追堵截。

    要堵到这两位,自然是需要费一番功夫的。不过,让大家伙儿惊喜的是,才第二天,黄岐晓和铁山就主动出现,接受了采访。

    “我们银河天行界,的确是讲究论资排辈的。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传统,是对前辈的尊敬嘛。不过,这论资排辈,首先得论资,也就是说,你得有这个资格。而资格呢,是拿成绩说话的。像黄教练这样的大家,我铁山就很服气,至于钱益多……抱歉,我以前真没听说过他。”

    “至于说瀚大和长大的比赛,我觉得,这几年的战绩已经足以说明一切。成绩不是靠嘴巴吹出来的,不要脸的话,我可以吹我们长大能战胜天使之翼俱乐部,这可能吗?明显是吹牛嘛。这方面,我就不多回应了,到时候别哭就好了。”

    “夏北?这个人不是我们战队的成员,我不了解。至于说天才?呵呵,不是运气好,得到一本金边功法就能称为天才的,这是两回事。反正有些人嘴巴大,什么都敢说,大家听听笑笑也就算了,千万别当真,不然的话,你们还以为我们瀚大丢了多大的宝贝呢?”

    这是铁山对记者们问题的回应。

    毫不夸张地说,铁山这是火力全开了,让记者们都兴奋不已。

    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最后黄岐晓的话,更是惊爆!

    “我来瀚大,只是因为私人交情,帮铁山教练为瀚大战队担任麻烦制造者,其个拾遗补缺的作用而已,没大家想的那么复杂。不过,对于长大和那位钱教练,我的回应并不准备客气……他和他的战队,都是垃圾。”

    轰的一声,记者们当时就炸了锅。

    而黄岐晓在离开的时候,只冷冷丢下两句,“我这是就事论事,不信的话,大家只要把以前的比赛录像拿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最后请大家帮我转告一声,校际大赛的时候,希望他们能支撑到碰见我们的那一刻为止。如果还没碰面就被淘汰了,我会很失望的。”

    当时,记者们都听傻了。

    如果这番话是从别的人嘴里说出来的,包括铁山在内,大家恐怕都觉得有些大。

    可偏偏,这是从黄岐晓口中说出来的。

    这可是带了两支队夺得过b级联赛冠军,冲上a级联赛的著名教练啊。在职业联赛混了一辈子,那水平可不是吹出来的。

    他说这样的话,没人会认为是大话。

    而一些了解黄岐晓性格的人更知道,这个人刚愎蛮横,睚眦必报。以前在职业联赛的时候,谁若是招惹了他,他都会用最激烈的方式报复回来,手下一帮职业星斗士,个个被他逼迫调教得如同疯狗一般,肆无忌惮。

    打架,骂人,喷脏话,奚落,挑衅……

    而如今,黄岐晓来了瀚大,那接下来长大和瀚大撞上,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啊。

    采访一结束,记者们就疯狂赶稿,一些人甚至在校园随便找了个地方一坐,就写了稿子发回去。

    没过多久,随着各大媒体争先恐后的报道,消息瞬间传开了。

    一片哗然。

    ……

    ……

    长大俱乐部主教练办公室里,老钱愁眉苦脸地看着摆在茶几上的一大叠报纸。

    报纸是何煦抱回来的,现在他和夏北正苦笑着坐在老钱的对面,看着这个不着调的主教练自己在哪儿一脸讪讪地抠头皮。

    事情闹大了。

    如今无论是电视,还是报纸和网络,铺天盖地都是长大和瀚大之争的报道。

    老钱说的那番话,和铁山,黄岐晓的回应,依然碰撞出了火花。现在外面无数人都在兴奋地议论,谁才是这一战的赢家。

    而如今,距离比赛只有不到一个星期时间里,明天就是抽签的日子。

    大学校际大赛,天南星赛区一共有一千多所大学,排行榜前十名可以享受优先免赛晋级的待遇,不参与预选赛和晋级赛。其他的大学则需要经过几轮较量,最终选出二十二支队伍,加上前十的种子队,组成三十二强。

    而三十二强赛,则是抽签,两两对决。

    这是一对一的淘汰赛,没有积分。谁赢谁上,谁输谁走。残酷无比。

    而到这个时候,除了上一届的前四名拥有种子资格,会被刻意分开之外,其他队抽签都是随机的,抽到谁做对手都有可能。

    如今,晋级赛的二十二支队伍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产生了,明天就要抽签,准备三十二强决战了。

    这个时候,正是职业联赛的休赛期,因此,各大媒体都会把目光集中在校际大赛上,在这样的情况下,钱益多那张大嘴引发的震动和关注,可想而知。

    当时得到消息的时候,何煦和夏北都傻眼了。

    老钱这几天心情不错大家都是知道的,可谁也没想到,这边老头还在要求队员们管好自己的嘴,要求全队上下默默积攒力量,准备最后爆发,那边他就放了这么个大炮出来!

    这老头能靠点谱不?

    “这个……”老钱尴尬地看着两人,说道:“那天多喝了一点酒,也没想到居然有个家伙是记者,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热情呢,一杯又一杯的跟我碰,他还骗我说是什么搞贸易的……”

    见何煦和夏北都一副“我信你算我输”的模样,老钱一阵泄气,问道:“你们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回应?”

    何煦和夏北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事情现在已经闹起来了,再把老头瞪着也解决不了问题。

    “徐校长那边怎么说?”夏北问道。

    “问了问战队的情况,让我管住嘴,说我太高调了,万一输了比赛长大上下恐怕不好下台。”老钱讪讪地道。

    实际情况,是徐恩和把他叫去,一通臭骂。

    不仅如此,就连大老板周勇夫也打了电话来,把钱益多骂了个狗血淋头。

    毕竟,比赛能赢还好,若是输了,那身为校长的徐恩和,以及身为董事会主席的周勇夫,颜面都不会太好看。

    况且,还有齐铭盛这种人等着看笑话呢。

    想到这里,老钱都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两个嘴巴。这种事,稍微有一点经验的人都应该低调,都应该把对手捧上天,都应该说自己的不足……

    可自己灌饱了黄汤,一张嘴就每个把门的。

    而关键是,对方并没有客气,直接就放话打脸,争锋相对。

    现在,皮球已经踢回来了,一大帮记者整天在校园里转悠,找机会就想混进俱乐部来,找自己问对黄岐晓和铁山那番话的回应。

    回应肯定是要回应的,问题是应该怎么回应?

    寂静中,夏北又翻了翻报纸,笑了笑道:“都被人家骂成垃圾了,还能怎么办,嘴贱就治他们的嘴呗。”

    钱益多跟何煦对视一眼,问道:“你的意思是……”

    “让裴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