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第528章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作者:一缕温馨
    “不过……你不会真的把马志豪揍一顿吧?”

    “你在学校时刻保护自己行,其它的事,你不用管。”

    “嗯。”唐槐拽了拽景煊的皮带:“现在蝎子随时随地都可以出来,你不用担心我。”

    景煊扬唇,眼里笑意渐浓:“我知道唐槐很棒,没有我,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

    回到餐饮店。

    杨经海早为唐槐和谷佳佳准备了宵夜。

    现在十点钟,在市里,晚十点钟,正是人们出动的高峰期。

    很多进厂班的,这个时间点开始下班了。

    餐饮店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

    唐槐的宵夜,是咸骨粥。

    杨经海把排骨切成小段,然后放香油,盐,酱油,从早腌到晚。

    然后烧了开水,把排骨味煮出来,再放米熬粥,粥带着排骨的香味,美味至极!

    而且还是用瓦锅熬出来的,粥很稠,喜欢葱味的,洒点葱花下去,会更美味哒~~

    唐槐和景煊面对面坐着,你一口粥我一口粥,含情脉脉的你看我我看你。

    完全不把任何放在眼里,狗粮撒得到处都是。

    谷佳佳和钟星风风火火走进来。

    他们虽然不同学校,不同年级,但结束晚自习的时间是一样的。

    只是大城学和幸福餐饮有点远,唐槐先谷佳佳回到。

    “我知道今晚有宵夜吃,晚饭特意不吃饱,留肚子回来吃。”

    唐槐还没见到谷佳佳的人,听到谷佳佳的声音了。

    闻声抬头,见到钟星时,唐槐诧异:“钟星你也转学了?”

    钟星拉椅,在景煊面前坐下:“随爱而来,没办法。”

    说到“没办法”三个字时,钟星摊了摊手,好像转学是他的无奈一样。

    景煊偏头,凉凉地看着钟星:“谁让你坐在这的?”

    钟星抬头,看看他又看看唐槐:“我坐在这有问题吗?”

    “你没看到我头有盏灯泡了吗?”

    钟星抬头,他们的头顶,真的有一只小小的灯泡……

    钟星疑惑:“我坐这,也没挡到你头顶的灯啊。”

    唐槐缄默,啥都不说。

    谷佳佳刚开始也没反应过来景煊的意思,听了钟星的话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人家景少这是不欢迎他们呢。

    谷佳佳识时务地转身,脚步轻飘飘地走到碗柜前拿碗。

    景煊凉凉地扫了一眼钟星:“蠢。”

    “蠢?”钟星又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灯:“确实没挡住灯光啊,干嘛说我蠢?”

    钟星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下灯光:“这灯……应该是市面最新款,最好的灯,无影,又亮又省电……我算拿扇遮住它,也不会影响亮度……”

    钟星阿爸是开酒吧的,几家酒吧的灯都不一样,这里的灯,跟其一家酒吧的灯是一样的,所以,他知道这个灯。

    真是蠢……

    唐槐疼惜般地看着钟星,真是蠢得可爱。

    谷佳佳拿了两副碗筷过来,一副给钟星:“蠢猪,给你。”

    谷佳佳能够帮自己拿碗筷,钟星很开心。

    可是她叫他蠢猪,他不开心了。

    他一拍桌子,佯怒道:“你们个个见我太帅想欺负我是吧?我坐在这里确实没挡住你们的灯光啊,你们个个都说我蠢,是什么意思?”

    “景少的意思是,嫌弃你了。”谷佳佳给自己装粥,满满一锅,他们四个吃不完的。

    钟星看向景煊:“嫌弃我干嘛?我又不跟他抢女人,他喜欢的是唐槐,我喜欢的佳佳。”

    “嫌弃你当电灯泡。”

    “……”钟星一听,背脊一僵,大概过了十秒,他才愤然的“我靠”一声。

    然后,表情瞬间恢复正常,一副的正人君子,优雅地盛粥。

    要斯,在喜欢的女孩面前,不能这么粗鲁,我靠我靠的喊,会失风度的。

    看着他装逼的样子,唐槐和谷佳佳想笑。

    钟星盛好了粥,扫了一眼俊美无双的景煊,然后学着他阿爸平时说他的表情,老气横秋的道:“无论是朋友还是合作伙伴,最主要的是讲意气,讲诚信!为朋友两肋插刀也在所不惜,所谓食性也,恋爱可以谈,但朋友也要交,尤其是男人,不能望色负义,重色轻友。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我和你是朋友吗?”景煊怎么会忍受钟星在他耳朵唠唠叨叨?他偏头,如鹰隼的眸,淡淡地扫过钟星。

    “……”钟星一噎,都不会继续说下去了,词穷了。

    本想在谷佳佳面前表现的,让谷佳佳看到他的优点,虽然他没景煊这么高冷高冷,但他景煊会做人。

    没想到,竟然被景煊给无情的打断了。

    钟星咽了咽口水,太让人丢脸了:“我和你不是朋友,可唐槐和佳佳是朋友啊,你说我是电灯泡,等于说佳佳是电灯泡,你这是干涉到唐槐交朋友了知道吗?”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景煊挑眉。

    “……”钟星似乎看到了谷佳佳拿刀对着他淫~~~笑的样子。

    他看了一眼谷佳佳,呃,谷佳佳正在美美地吃着咸骨粥——

    “在我这,衣服手足重要。”钟星为自己辩解着:“你可以把我手脚给砍了,但你不能让我裸~~~~奔。”

    谷佳佳正端起碗,喝着粥汤,听她听到钟星后面那句话时,忍不住噗嗤一笑,然后……

    坐在她对面的钟星,衣服,脸,他碗里没吃的粥,都沾染了从谷佳佳嘴里喷出来的粥汤……

    四人的时间,仿佛停止了。

    谷佳佳张着嘴巴,怔忡地看着沾粥汤后一点都不帅气的钟星。

    景煊挑起眉梢,有些嫌弃,不知是嫌弃钟星脸的粥汤难看,还是嫌弃自己碗里也被喷了粥汤影响食欲。

    唐槐同情般地看了一眼钟星,一直努力在谷佳佳面前表现的他,如今,形象全无。

    脸的粥汤……真的好难看!

    有一粒米粥,顺着汤水,慢慢往下滑,滑到钟星的嘴角边……

    钟星突然舌头一伸,把这粒米粥给舔了进去。

    唐槐和谷佳佳一见,风凌乱了,两个女孩,狠狠地抽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