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都市言情 >> 第459章 48.小动作与判断(书号:160201

第459章 48.小动作与判断

作者:我自听花
    季诩在看过玉璃的情况后,便不再停留,转身向门外走去。■>

    一旁,金析南自然跟着起身,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下楼时,一路上金析南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已经变化为常人的眼睛里偶尔闪过幽光,金丝眼镜上微微反光。

    “家族的秘术么。”金析南心中暗忖,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来自宗家的异种能量,而且还是绝对的嫡系,这种带着中和吞噬性质的秘术特性,让他不由得想到家族里作为【阴阳家】的附属被呼来喝去数千年,原来暗中一直在改变着。

    不是直接地揭竿而起,而是潜移默化地使自家的传承秘术越来越强,那种带着愤懑的野望,早在祖辈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

    金析南现在想的,是既然自己传承的【司蛇】秘术,能不能吞噬掉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能量,那种脱胎于【人之卷】的气血之力,仿佛可以冰冻一切的极寒力量。

    他在犹豫,心里却像是发了芽一样地挠心,冒然地出手自然只是找死,可除了这一次会有接触的机会外,金析南很确定,以后两人之间便几乎不可能再有交集。

    因为虽然只是几次接触,但他自认为看透了眼前男子的性格,那种看似谦逊,实则骨子里带着的清高和傲慢,丝毫不比他们这些大家族出身的殉道者少。

    外面下起了小雨,天色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待会儿会不会下的更大。

    一楼里更显昏沉,偏暗的如果是普通人在这,都看不清坐在桌子对面的人的脸长什么样。

    季诩拉开椅子坐下,看向窗外。

    他是不急的,在对待金析南的态度上,因为现在玉璃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虽然说不上是要卸磨杀驴,但想来,如果问她如何处置眼前的这个家伙,想必玉璃会给出一个很完美的答案。

    因此,着急的应该是对方才对。

    金析南坐下后,心情也终于平静下来,虽然他很确信眼前的男子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但来自对方身上的压力还是太大了。

    本以为先前几次在对方身上吃的亏,会因为对方而成为了普通人有所消减,或者说是都快被自己遗忘了,只要别再与他碰面。

    可是,今天对方给自己带来的恐惧,丝毫不亚于以往几次。

    联想到楼上那位的存在,以及今天跟【阴阳家】的星魂碰面,虽然算是‘面商机要’,实际上只不过是让自己配合行动罢了。毕竟,自己是【司蛇】一脉的入世行走,而现在,整个家族也成为了【阴阳家】计划中的一环。

    或者说,只要是华夏殉道者界的各方排的上号的世家隐脉以及势力,都将不可避免地牵扯进来,因为道会的存在。

    而现在,眼前的男子从原本的普通人重新踏上这个境界,还是‘很巧’地在楼上那位出现的时候,若说没有关联,金析南是不信的。

    他所猜测的,同样将之与那个名为季三的男人联系到了一起。

    毕竟,敢于正面直接跟【阴阳家】硬刚的,便是对方领导的那个势力,被成为暗中存在的那些人,他们一直抵御并破坏着【阴阳家】家主的意志,名为‘流砂’的那一批人。

    金析南觉得,如果眼前的男人成为了那个组织的人,那么,楼上的那位大司命,会不会同样地背叛了立场?

    “季三,季诩。”金析南觉得自己的收获还是蛮大的,前提是自己要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可以发下道誓,离开后不会泄露分毫。”他看着季诩,一脸认真之色,“以道途为誓,你总该相信的吧。”

    季诩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淡淡道:“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发誓就是狗屁,而且,你是【阴阳家】的分家族人,当初我中招都防不胜防的,谁知道有没有可以规避道誓惩罚的手段。”

    金析南咬了咬牙,事实上,与天道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要说【阴阳家】没有几种可以小幅度规避天谴的手段他也不信,可是,他是【司蛇】一脉的人啊,身为分家的嫡长子,他对此可是没有丝毫涉猎。

    但看对方不相信的样子,金析南也是知道,跟他也根本说不通,要是自己在对方的立场上,也肯定不会相信的。

    毕竟,当初自己暗算他的时候,那可是悄默声地下手了,别人对自己行事有防备也正常。

    “既然你信不过我,那楼上的那位你应该能信得过吧。”

    金析南说道:“她的伤势虽重,而且还伤到了神魂,但同样的,她的恢复能力也远远超过同境界的强者,最多一天之内,她肯定就能苏醒过来的。届时,可以让她给我上些手段。”

    季诩眯了眯眼,倒不是对于对方所说的时间,而是他知道玉璃还伤到了神魂。那么,这家伙刚才应该没老实,或者说,在施展秘术的时候,还有闲心探查玉璃的体内情况。

    “这家伙,刚刚有没有做什么。”

    季诩心下思虑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虽然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动手动脚是不可能的,但毕竟当时自己注意力都放在玉璃身上,怕她因此而出现异常反应,对于金析南的秘术没有过多探求,也就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其中搞什么小动作。

    所以,原本稍稍放下来的心,在此时又对眼前的家伙产生了怀疑。

    不过,他所说的也算是解决的办法。

    季诩看了看表,现在还不到六点,已经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外面的街上因为雨势渐大的缘故没有行人,车子也很少,雨水噼啪被风吹着砸在落地窗上,声音很响。

    “一天的时间么,那就只能委屈金先生在这儿一起等着了。”

    季诩抬眼看过去,平静的眸子里带着深意,他对金析南无法放心,而当提起警觉的时候,他竟然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

    金析南点了点头,彻底放下心来,脸上也带着放松之色。

    刚才的话他是在试探,而从对方的回答中也不难听出,眼前的男子跟楼上的那位关系匪浅,最起码,也是彼此信任的存在。

    而信任,在世俗中的普通人中都尚且可贵,更别说是他们这个圈子了。

    殉道者界多是利益,至于信任更是奢侈。

    金析南双手放在桌上,金丝眼镜下的眼帘微低,心里已经将季诩和大司命打上了同一个符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