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侦探推理 >> 第326章 艺术者(书号:160760

第326章 艺术者

作者:文武木子
    大白牛,顾名思义就是丧尸化之后的养殖场跑出来的丧尸牛。ミ>

    和人类不同,动物们丧尸化之后会保持更多原本的特征,体表的颜色并不会变化,只是眼睛猩红。

    因为这小镇附近有一个养牛的养殖场,其中大部分的牛都是黑白相间的,白色的部分偏多,所以康乐他们就习惯性的称它们为大白牛。

    在这座小镇里,大白牛的威胁程度要比人形丧尸大多了。

    它们大多结群出行,锐利的双角冲天而起,皮下壮硕的肌肉高耸雄壮,充斥着力量感。

    丧尸化之后,原本还算温和的特性迅速的转变,残暴而又血腥,以血肉为食,猎杀在面前看到的一切活物。

    不光是人类,只要是活着的,都逃不过它们的铁蹄和利角,只要看到活物,就变得比被挑衅的斗牛还要疯狂。

    巨大的数量,强健的体魄,让大白牛们变成了这里当之无愧的丧尸霸主!

    “哼哼!”

    一只离群的大白牛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洞口,吹出的热气把干燥的土吹到了一边。

    “哞。”

    大白牛叫了一声,包含着急不可耐的杀意。

    铁蹄把洞口刨开,大片大片的土被抛出去,而洞口也被掘的越来越深。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洞中响起,像是某种小型的哺乳类动物在威胁似的,然而挖坑落下来的黄土把这只小型的哺乳类埋到了里面。

    挖土对于一只黄鼠狼来说并不算什么,真正的威胁是外面的大白牛,该怎样从它的嘴下逃生?

    随着刨坑的不断进行,大白牛喘息越来越重,把浮土不断的吹向一边。

    最终,大白牛的蹄子刨出了一丝黄色的皮毛来,正在浮土之下颤颤巍巍。

    大白牛猩红的眼睛里顿时爆发出光彩来,长长的哞了一声,蹄子轻轻的踩在这只黄鼠的身体上,固定住,让它跑不了。

    两只利角刺入地面,猛的一扬,浮土在空中抡出了一道圆来,那只黄鼠则是惊恐的在空中扭动着身体。

    大白牛看到了黄鼠,在它落下的时候张开了大嘴,一口接住,像是嚼草一般的嚼着。

    咔嚓咔嚓的骨碎声以及流到嘴边的猩红,再转到大白牛一脸享受的闭着眼睛。

    这个世界疯了!

    还是觉得活物比较好吃的大白牛细细的咀嚼着,它觉得这可比所有吃过的饲料都好多了,简直美味!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带斗的摩托从公路的远处嗡鸣而至,打扰了正在品尝血肉的大白牛!

    是人类!

    他们的肉可更加的美味,而且他们没有毛发,相较而言体毛很少,和那些动物们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

    没有毛,吃起来口感觉那是相当的不错,这种食材大白牛怎么肯放过!

    噗,大白牛吐掉了口中残留的渣子,猩红的眸子当中是冰冷的杀意,低下头,用两只前角就直接冲击远处而来的摩托车。

    摩托车上,是三个人的影子,康乐,梁宽,以及任雏田。

    不论去什么地方,梁宽始终都是带着任雏田,这也是为什么康乐一直怀疑他俩关系不菲的原因。

    眼瞅着急冲而来的大白牛,康乐的墨镜微微的一抖,从后座抽出来一根手臂粗细的钢管来。

    在空中招摇挥舞了几下,康乐双手松开了把手,越发的捏紧了手中的钢管,他确定自己能一管子就把这头大白牛的头给爆掉。

    而大白牛更加快了几分速度,两只尖叫越发锐利,钢管对利角,这是一场结局悬殊的对决。

    “把好你的方向,不用那么麻烦。”就在这对决将要发生的时候,梁宽从后座按下了康乐,任由风吹动他的头发。

    于是,康乐就很听话的坐了回去,把钢管填回了后座里面。

    任雏田没什么特殊的反应,还是抱着那个小医疗箱瑟瑟的抖着,小医疗箱都快成为她的代名词了。

    梁宽眯了眯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就在大白牛和摩托车将要相撞的时候,梁宽动了起来。

    他在摩托车上猛的一跃,就像是抗日神剧里的大侠一般似的,稳稳当当的坐在了大白牛的脊背上。

    任凭大白牛如何去甩,梁宽就是如同狗皮膏药似的,就是甩不下来。

    梁宽轻拍了大白牛的头一下,足够致麻的激素在大白牛的体内随着血液的流动散发出来。

    随后梁宽双手把住大白牛的双角,猛的一拧,和摩托车堪堪错过,终究没有落得一个车毁牛死的局面。

    “呼呼。”大白牛深喘了几口气,想要控制身体站起来,然而却完全没有反应。

    梁宽的这份剂量足足可以麻倒一头大象,而大白牛虽然身体动不了,但还是能保持神智,足以证明其不简单。

    摩托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调转了方向,直挺挺的朝着大白牛而来。

    “把刀给我。”梁宽一伸手,康乐嗯了一声,把一柄剔骨刀从后备箱里找了出来,双手递到了梁宽的面前。

    梁宽轻轻的点了点头,拿着剔骨刀在大白牛身体的一些部位来回的比划了几下,眯着的眼睛里,变态的光芒越来越炽烈。

    噌,剔骨刀刺进了大白牛的身体里,在那里分明是骨头最多的地方,然而那柄剔骨刀却刺进了骨头缝当中,没有阻力。

    大白牛哞的叫了一声,因为麻药的缘故,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痛苦,然而这却让它想起了小时候看着同类被宰杀的一幕。

    噗嗤,鲜血喷涌了出来,溅了梁宽一手,而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变态的笑容来。

    伸手舔了舔沾染在上面的鲜血,梁宽又捅出一刀,速度很缓慢,无比的享受这个过程。

    每一刀,梁宽脸上的笑意就盛烈一分,坐在摩托车斗上的任雏田发抖就越来越剧烈。

    十几分钟之后,梁宽砍下了最后一刀,束手而立,那只大白牛身上的伤口像是连成线一般,整张皮如同开花一般散开,露出里面的肌腱和红白相间的肉来。

    “完美的艺术,只可惜素材并不是很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