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正文 70.理想狂徒(6)(书号:168715

正文 70.理想狂徒(6)

作者:玫织
    ,最快更新[综英美]超英美梦最新章节!“呜呼——看到了——就在那里!”

    “好漂亮啊!”

    “我听隔壁数学系的乔丹说, 这还不是教授投资的那些别墅, 这里只是他的祖宅……”

    “那教授得多有钱啊……”

    ……

    波佩被男女兴奋的交谈声吵醒,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坐在疾驰的敞篷车上, 道路两侧是飞速逝去的笔直高大、错落有致的法国大梧桐,星光从它茂密树冠泻下, 两侧是明亮的雕花路灯,它们让这条梧桐大道浪漫又明朗。

    “咝——”波佩握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发现那颗红心胎记居然在发烫。

    “醒了吗,波佩?”她最好的朋友多洛莉丝将视线从前方那座古典瑰丽的建筑上移开,微微凑近她,想要检查一下她握住的手腕,不过指尖在快要触碰到姑娘时不动声色地被她收回。

    不可以触碰她, 否则就会被销毁, 多洛莉丝脸上流露出些许的恐惧,又被她马上藏起来, 金发姑娘露出开朗活泼的笑:“你看, 波佩!那就是泽维尔教授的家。”

    查尔斯……波佩听到熟悉的名字有一瞬间恍惚,思绪却被从副驾驶探出头笑嘻嘻的艾伯塔打断:“波佩, 你的文学课报告写了吗?今晚肯定会疯到很晚,只有明早借鉴一下你的啦!”

    “菲兹教授又不是傻子, 她又会让你去打扫厕所。”驾驶室传来年轻男孩子的声音,带着不加掩饰的对波佩的维护, “你就算了, 万一罚到波佩头上我才是要你好看。”

    “加我一个!”多洛莉丝挥挥拳头表示赞同。

    “要是被发现了我会自己一个人承担的好吗?”艾伯塔涨红脸看向波佩, 希望得到她的肯定。

    波佩看着他们闹,冲艾伯塔露出笑容:“没事。”

    “我们快到了。”文森特放慢车速,准备进入庄园。

    “哟————”一辆老爷车从他们车边疾驰擦身而过,率先进入了大门,一个银色头发的男孩子半个身子都探在外面,看到波佩时眼睛发亮,挥着手大喊道,“我爱你——波佩!”

    波佩无奈地笑笑,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那座带着优雅的雄奇建筑,奇怪地发现虽然她才第一次参加泽维尔教授的聚会,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异常的熟悉。

    “蠢货。”多洛莉丝嗤笑一声,毫不意外地看着那个冲动的银头发化作了烟尘消失了。

    “多洛莉丝,你不觉得这里很熟悉吗?”波佩没有看见那个插曲,她微微探出头去看两侧的花草,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可能是因为庄园都相差不大。”金发姑娘不在意地耸耸肩,背后却冒出了冷汗。

    随着敞篷车逐渐靠近宴会场地,喧闹的声音也渐渐渗入来人的耳中,修剪良好的绿色观赏植被指引着客人进入环形花园,古希腊石膏雕塑喷泉伫立在花园中央,明亮的灯照亮了整个世界,仿佛让人置身白昼。

    来来往往的教授和精英学子们脱下白日沉稳礼貌的外衣,盛装出席这盛大的宴会。

    “我去停车,等会儿来找你们。”文森特将车停在外围,回过身冲他们点头。他们来得有些晚了,此刻屋前的花园里、屋里的大厅中肯定到处都是推杯换盏、交谈愉快的人。

    波佩下了车,这才注意到自己穿着一条白色的丝质长裙,柔顺的黑发被钻石链简单束在脑后,一字肩领口的设计让她天鹅般优雅的脖颈露出,一根细长的绿色丝带系在腰间显出她窈窕纤细的身型,白瓷般的肌肤胜过了双手上象牙白的蕾丝手套。

    她美得惊心动魄。

    来来往往喧嚣异常的人群在她出现时有一瞬间的寂静,随后又恢复了交流谈笑,只是有时控制不住地要将视线投注在波佩身上。

    真的好奇怪,自己未免太过引人关注了,波佩轻轻皱眉。

    “格林莱特公主,主人请您进去。”穿着深色燕尾服的中年管家微微欠身,微曲右臂为波佩指引路线。

    原来自己是公主,波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好笑,但面上不动声色地向管家微笑点头,跟着他向大门走去。

    管家停在门前微微躬身,正要打开门突然听到波佩问道:“我的那些朋友不进去吗?”

    “主人的指令只是请您去见他,其他我无权置喙。”管家的笑容完美得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他躬身打开门,一支熟悉的小调从渐渐敞开的门后传来。

    “真好听。”波佩真心实意地笑起来,迈步进入了宴会大厅。她没看到的是,管家在她身后关上门的那一刻,花园中所有的事物都停止了运动,蜜蜂停止了扇动翅膀、喷泉的水柱悬停在半空、漂亮女孩大笑的面容凝滞……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物,只为了波佩而存在。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波佩被宴会大厅里新奇热闹的氛围吸引了注意力,香槟塔、巧克力喷泉、四处飞舞的亮片彩带、中间还有舞娘正欢快地跳着踢踏舞,时不时伸手去勾路过的男士。

    波佩笑着向前走了几步,轻快地转了一个圈将大厅里所有的快乐好奇地打量一遍。

    “主人在那里,公主殿下。”

    波佩收回打量的目光,笑意盈盈地顺着管家指引的方向看向前方。

    几步之遥外,一个男人背对着她站在大厅宽大奢华的复式楼梯上,黑色燕尾服服帖地包裹住他笔直挺拔的身躯,他棕色的短发整齐地梳在脑后,阴影中只有尾戒闪闪发光,看上去危险又神秘优雅。

    “查尔斯……”波佩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明明是这次极乐宴会的主人,却孤单得一个人在黑暗中等待,所有欢乐喧嚣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到来而做的准备。

    听到波佩的声音,男人转过身来暴露在光线中,在大厅中玩乐大笑的人们挤挤挨挨、人头攒动,但她就像在发光,即使身在万人中也能看见她泪光闪烁的双眼。

    而在波佩的眼中,查尔斯真的太美好了,整个人挺拔笔直,一举一动优雅又带着不羁,他的双腿笔直修长,棕色短发梳在耳后,露出他俊美得仿佛被上帝亲吻的脸庞,蓝眼睛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透亮清澈,情意绵绵。

    他一看见波佩就笑,将手里的香槟随手放在大理石扶梯上,快步走几步伸出手拉住波佩。

    “怎么哭了?”查尔斯温柔地注视她,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

    原来是这样,是的,波佩想起来了,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她的真实身份。她强忍眼泪看向查尔斯,微笑着反手紧紧握住他的手,看着他的蓝眼睛轻声道:“你太耀眼了,晃花了我的心。”

    原来是这样,波佩在见到查尔斯的正脸时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查尔斯内心世界会是这样。

    她是公主,因为查尔斯要她身份尊贵、无忧无虑,身居高位又无需操心政务,永远都不会受到世界上一丁点恶意的侵扰。

    他的容貌年轻英俊,双腿完好、身体健康,继承了家族的财富、学识过人,盛大的宴会证明他有良好的交际手腕和权势,这样的他几乎会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

    查尔斯闻言笑起来,握紧她的手:“你想去看看我的私人收藏吗?”

    “好。”波佩迫不及待地要和他独处,脑海里成型的念头让她非常难过。

    他在自卑。

    波佩不敢相信这个答案,但查尔斯的内心世界每一处都在佐证她的结论,最大的证据……她看向身边年轻的脸庞,就是他为姑娘塑造的内心形象。

    没有现实中失去的双腿,没有到了三十岁后美丽容貌生出的细纹、没有他经历挫折后无法抹去的沧桑,二十多岁的查尔斯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时候,是他自己认为最好的时候,是他认为最……配得上波佩的时候。

    他同瑞雯见面时,是坐在轮椅上的,但是波佩进入了他的内心世界,他就化作了二十多岁的自己。

    查尔斯不是没有接受自己已经瘫痪的事实,是他没有信心以这样的身体和波佩度过一生,在梦中他可以,所以他不愿醒来。

    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时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

    波佩花了极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大声哭出来,她假装感兴趣地侧头观察路过时墙上的油画,紧紧地握着查尔斯的手。

    视线略过远远跟着的管家,波佩突然想起她在查尔斯内心世界的姓氏,格林莱特(GREENLIGHT)——绿光。

    那是盖茨比追寻一生,也无法触及的虚幻光芒,是他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美梦。

    “哇——”波佩大哭,拼命往身边查尔斯的怀里钻,紧紧地抱住他紧实的腰,她的脸埋在男人的胸膛中,情绪激动,“我原谅你了,我要跟你回去,查尔斯——我想和你在一起……”

    “说什么胡话?”查尔斯抱着她像小孩一样轻轻晃动身体,“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啊。”

    “嗯……”波佩意识到这样突兀地请求查尔斯醒过来是不行的,她得解开他的心结,姑娘抽抽噎噎平复自己的情绪,拉着他不愿意放手。

    “明天想去骑马吗?马场来了一头雪白的小母驹,漂亮又温顺。”查尔斯牵着她继续往前走,神情温柔,“或者出海吗?现在是海豚迁徙季节,幸运的话可能还会遇到水母……”

    “可以和你一起走走吗?”波佩停住脚步笑着看向他,“不去做那些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绕着家走一大圈好吗?”

    查尔斯敛去笑容看着她,轻声问道:“你不想去玩吗?”

    “我们现在就去走走。”波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拉着他从后面的门离开的宅子。

    世界很安静。

    月亮高悬天空,落下的是皎白的月光和星光,有风吹来,查尔斯将自己的外套搭在了波佩的肩上。姑娘牵着他冲他露出笑容,慢慢地同他向前散步。

    没有觥筹交错的大声谈笑,没有推杯换盏间碰出的清脆玻璃声,没有吵闹的汽车引擎轰鸣,没有任何人的思想出现,更没有任何人出现。

    查尔斯摒除了这些所有的声音,万籁俱静,就重新听到了姑娘心中哼着的那支小调。

    “明天要去百货大楼里逛逛吗?上次路过时看到里面有颗白宝石非常漂亮。”查尔斯向波佩确认行程,他太想波佩留在他身边了,以至于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你不喜欢一起散步吗?”波佩的声音很轻,怕惊扰了这宁静的月色。

    俩人走进了大榕树树林,风吹得叶子沙沙作响像在下雨,光斑和树影轻轻晃动,一顶帽子从树尖滑落恰好落在波佩的脑袋上。

    她一惊,看清后笑起来:“你还记得它呀?”

    “我以前喜欢骑马,喜欢踢球,喜欢游泳,喜欢很多运动,偶尔也散步。”查尔斯看她高兴起来摆弄帽子,他无法隐藏自己的笑意,“但我现在最喜欢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

    无论要去做什么,只要有你在身边,事情本身已经无所谓了。

    “那那些事只是为了我?”波佩轻声问道。

    查尔斯没有回答,他早就知道自己在梦中,但他……不愿意醒来。

    穿过静谧的树林,书房中能望见的那片湖出现在两人面前,它静静地伫立,沉默敏感深知主人的爱意。

    “你有认真听过我一见到你,心里就会唱起的那首歌吗?”波佩在月光中微笑着注视他,“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爱呢?”

    她放开查尔斯的手,一步一步向后倒退:“因为我太年轻了吗?因为年轻的爱容易改变吗?”

    查尔斯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的爱太深刻,他以为自己对波佩的爱超过了姑娘对他的爱。

    “我的心,我的爱情,不会因为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一个久久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而消失或者转移。”

    波佩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眼中有泪涌出模糊了她的双眼,但她努力睁大眼睛直视查尔斯,要他看清自己赤.裸诚挚没有一丝保留的情感。

    查尔斯屏住呼吸,她什么都知道,他藏在《精灵宝钻》中的那首诗,他的担心,他的痛苦,波佩什么都知道。

    “我爱你,身体残破不能让它褪去分毫。我爱你,容貌不再不会使它枯萎凋谢。我爱你,身无分文也不能让我胆怯后退。”波佩笑着将她的心剖开给查尔斯看,“我害怕人间的苦难,这是真的,但因为爱你,我永远不会胆怯直面它。”

    “查尔斯,我真的——非常非常——爱你。”

    波佩张开双臂冲他笑,闭上眼平静地倒入了冰冷的湖水中。

    查尔斯失神般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湖边,眨了眨蓝眼睛,几秒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跳起来疯了一般撞进了湖中,忘记了自己能够主宰一切。

    湖水中月光闪烁,她的长发飘散在其中,面容平静温柔,美得如梦如幻。

    查尔斯奋力向下,试图触碰波佩,指尖相交却又错过。

    他要疯了,连眼泪流出来都未能察觉,一只手往上伸出——波佩重新握住了他的手。

    终于抓住她了。

    查尔斯揽住波佩的腰往上提,两人狼狈的将头露出湖面,查尔斯哽咽到无法发出声音,他眼睛通红,脸颊上水珠划过,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湖水:“我信……我信……波佩……我信……”

    波佩爱怜地吻住他的额头,琥珀色大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爱意:“你听清楚了那支歌了吗?”

    它的每一个单词、每一个音符、每一次呼吸的停顿,从一开始,就将波佩的爱意倾泻而出。

    “为你,我愿意唱千千万万遍。”她笑起来胜过世间所有,波佩环住查尔斯的脖颈,额头相抵,轻声的、断断续续地唱起来。

    “I h□□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我用尽生命中的每一天只为等你出现

    darling, don\'tafraid

    亲爱的别害怕别孤单

    I h□□e loved you fohousand years

    我对你的爱已跨过千年时间的考验

    I love you fohousand more

    就算再有一千年我心也不变”

    世界从远处开始化作虚无,一寸一寸极快地向他们逼近,查尔斯看着姑娘的眼睛,看到自己恢复了现实世界的外形,但这一次他没有难过和犹豫,而是笑起来,蓝眼睛里藏了星光:“波佩,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查尔斯。”波佩也冲他笑,“我会跑得非常快,很快就回到你身边了。”

    查尔斯落入一片虚无中,他费力地转动眼珠,缓慢地睁开眼看向左边,慢慢地笑起来——波佩睡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