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2章这可恶的小家伙总是坏他好事

作者:安小兔
    “不……不疼。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安小兔摇了摇头否认,有些无力的双臂仍紧紧抱着他的身体,“就是有些承受不住太猛烈的欢愉感。”

    闻,唐聿城沉浸在恩爱中的情绪清明了几分。

    还是他太急躁了,她身体才恢复,又好几个月没有**之欢了,她娇弱的身子一时间肯定承受不了自己的强势掠夺。

    “那我温柔些,放慢些动作。”他吻去她眼角的泪珠,柔声说道。

    安小兔依然默默流着泪,却热情地回吻住他,“不用顾忌我的感受而刻意压抑自己,我很幸福,聿城!”

    “不许说话了。”他有些霸道地命令。

    她要是再用语来诱ll惑自己,他真的会为她彻底失控的。

    “好!不说了,用行动来证明。”她笑中带泪,俏皮说道。

    “你故意的。”唐聿城咬牙隐忍着说道,“你最好做好明天下不了床的觉悟。”

    他说完,在不伤到她的情况下,完全放开了自己,将这几个月隐忍压抑的思念,狠狠地发泄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

    婴儿的哭啼声在房间里响起。

    沉沦在他宠爱中的安小兔还并没有察觉,倒是感官机敏的唐聿城听到了。

    黑暗中他动作一僵,脸色黑了几分。

    暗骂:该死的他一定要尽快将那小家伙弄到隔壁婴儿房去!

    暂时草草了事之后,他在她耳边说道,“儿子醒了,中场休息。”

    说完,他翻身下了床开灯,然后随手拿起一条浴巾围在腰间,走去将儿子从地铺上抱起来。

    安小兔听到他的话,又听到儿子的哭声,理智迅速回笼,从床上爬起来。

    “我、我去冲个澡,再喂儿子。”她说完,披着睡衣快步走进浴室。

    小家伙一双泪湿漉漉的大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抽泣了几下,小模样看着有些楚楚可怜,教人心疼。

    由于唐聿城上身并没有穿衣服,小家伙的目光在他的胸膛上逗留了几秒,小嘴嘬了嘬,抬起小手就要去抓他胸膛上的红豆。

    “……”唐聿城。

    他儿子是不是智商有点儿问题?吃了母乳快三个月了,居然还区分不出他和小兔之间的区别么?

    小家伙见他毫无反应,便嚎嚎大哭了起来,唐聿城哄都哄不停。

    被某个男人折腾得很累的安小兔,在浴室里都能听到儿子的哭声,她手忙脚乱地挤了些沐浴露,将身上的汗水冲洗干净,便穿着干净的睡衣走出来了。

    小家伙泪眼朦胧中瞥见安小兔的身影,两条短短的小手臂立刻伸向她,求抱抱。

    “可以把儿子给我了。”想到前一刻还和他那什么,安小兔此时不敢看他的脸,垂着眸子说道。

    “嗯,我去洗个澡。”

    他把孩子交到她手里之后,转身走进了浴室。

    安小兔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儿子吃母乳吃得有些急,因为刚才哭的缘故,泪水沾浸湿了睫毛,眼角还挂着泪珠,小手紧紧攥着她的睡衣不放。

    想到萧雅白在司空琉依手上……瞬间,安小兔红了眼眶。

    儿子只喝她的母乳,不碰奶粉,或者是别人的母乳,如果她不在儿子身边的这段期间,儿子饿了该怎么办?

    小家伙感觉自己的脸颊被人触摸着,停下了喝母乳的动作,抬起眼眸看着安小兔。

    “好好,不动你了。”安小兔赶忙移开了手,收起眼里的泪意淡笑着轻扶他的小脑袋继续喝奶。

    小家伙嘬了几口,又把脸转开,眼巴巴地看着她。

    望着儿子那张神韵和某个发男人有些相似的小脸,安小兔感觉鼻尖一酸,她吸了下鼻了。

    “怎么了?倒是吃啊。”她忍住喉咙间的浓烈酸意,强挤淡笑说道。

    可小家伙还是没有转过头继续喝母乳,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然后把小手指伸进嘴巴里,吮了起来。

    安小兔赶忙将他的小手指从嘴里拉出来,不让儿子养成吮手指的坏习惯。

    小家伙见自己的小手被禁锢着,小嘴一瘪,跟着就哭了起来。

    以最快速度洗了个战斗澡的唐聿城从浴室走出来,正好看到小妻子有些手忙脚乱地哄着儿子。

    “喂好了么?”他走了过去询问。

    “没有,这小家伙要吮手指,我不准,他就哭了。”安小兔眼眶有些泛红地说道,至于真正让她想哭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唐聿城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红着眼眶的模样,以为她是心疼儿子哭,也跟着想哭,于是赶忙把儿子抱过来哄。

    “再惹你妈咪哭,我就要揍了你。”他黑着一张英俊如斯的脸,佯怒威胁道。

    他都舍不得他家兔子掉一滴眼泪,这欠揍的小家伙总能轻易地惹他老婆红了眼眶。

    小家伙今晚有些反常,一离开安小兔的怀里,被唐聿城抱着,非但没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你这么凶,吓到儿子了。”安小兔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眶红红的跟兔子的眼睛一样,瞪了他一眼,将儿子抱了回来。

    闻着熟悉的奶香味儿,小家伙很快停止了哭泣,小脸在安小兔胸前蹭呀蹭的。

    见状,安小兔重新在沙发前坐了下来,撩开衣服继续喂孩子。

    小家伙这回终于安分了,安静地待在安小兔怀里进食,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唐聿城在一旁她喂孩子,心里有些吃味儿。

    这可恶的小家伙不仅坏他好事,现在还霸占着他的妻子。

    他决定:从明天开始,就把儿子丢去婴儿房去。

    某女要是知道嗜妻如命的唐二爷的这个想法,绝对会跳起来大骂他简直残忍无情,并且打爆他的狗头的。

    和某个男人折腾了半个晚上,又洗了个热水澡的安小兔坐在沙发上一边喂着儿子,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唐聿城望着她睡着仍不忘牢牢地抱住儿子,儿子则吃饱了之后,小手仍攥着她的睡衣,安稳地待在她怀里熟睡的美好画面,感觉胸腔内一整个心脏都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填得满满的,那种感觉带着点儿酥麻、又暖暖的,还夹杂着一丝甜意,让他觉得特别舒服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