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正文 43.贫道很帅(书号:168720

正文 43.贫道很帅

作者:宸古
    ,最快更新给你一个镇山河[综long8.cc]最新章节!气小纯:一人我饮酒醉, 醉把教主榻上睡(凑够订阅看正文哦)

    总之, 和道教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扯到一起, 很多东西都很难用常理去比较。

    纯阳宫的创始人吕祖不正是修着修着就得道飞升了嘛。

    李含蕴盘膝坐在思过崖上的崖洞内, 放空思想,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想到了纯阳宫到底是一群修仙的还是一群习武的问题上面去了。最后他也没得到一个答案, 只能自嘲一下自己便将此事暂放一旁。

    脑海中心法逐句浮现, 李含蕴稳固心神,吸收空气中的灵气, 让“气”沿着经脉细细走过, 十个小周天再加一个大周天, 最后汇于丹田。

    这时李含蕴发现丹田中有两股“气”, 一个是他之前练的华山基础内功, 一个就是他现在练的紫霞功。两股“气”并不能相融, 李含蕴更害怕强行融合内力会出现五毒教教主曲云的情况, 不敢贸然行动。

    紫霞功的级别要比基础内功要高,只是现在只有点点大,基础内功虽然低级, 但李含蕴好歹也练了快十年, 基数那么大不容小觑。

    他一直单修紫霞功, 所以并不了解其他一些双修身兼两种内功心法的道友是怎么做到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让两者尽快保持平衡,那样才有可能不出问题。

    不过他曾经听说过一种封印丹田的金针渡法,只是他现在还要练紫霞功, 同样的基础内功也不能消失, 否则哪一天动起手来可就傻眼了。

    正道上最忌讳的就是偷学他门武学, 除非等他紫霞功学有所成,不惧这世间正道,这样他就算暴露出了其他武学,也没人能惩治得了他。

    为了防患于未然,李含蕴收功在脑中呼唤龙8国际娱乐官网:[龙8国际娱乐官网,我现在丹田里两股内力,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龙8国际娱乐官网:[龙8国际娱乐官网由衷推荐自绝经脉这项绝技!]

    [你给我老实点,我还要这一身经脉和修为。]李含蕴呵呵一笑。

    龙8国际娱乐官网:[方法其实很简单,将主人你想留下来的内力封印在丹田里的一部分中,外面零散的是不要的,到时候找个内力高深的把功散了就行了。]

    李含蕴眼睫微垂,沉思状。看来这件事急不得,至少得过个五年左右他的紫霞功修为大圆满再说。毕竟江湖上内力高深称得上宗师的就那么几个,甚至他还要过现在的师父岳不群这一关,才能达成所愿。

    他总不能过去跟人说,请把我的内力废了,我有更高深的内力……这不是自寻死路嘛,他好不容易才混进华山派的。

    现在华山派首徒令狐冲的名号还没传出去,他怎么能先把后路给断了。

    看来要找个机会下山,做几件侠义之事,让名号先传出去再进行后面的事情。相对来说,他若是能下山,对他紫霞功的修习也更有好处。先在思过崖上把内功的底子打好,以便后续行动能有自保之力。

    都说山中无年岁,李含蕴在思过崖上待着既没有人管,一日三餐还有人送上门,可以说是潇洒非常了。整个人是一点也看不出在苦修的可怜感,再加上他现在修习了紫霞功,周身更为淡然,恬淡。

    哪怕这都是披在皮上的面具。

    李含蕴在思过崖一待就是半年,本来岳不群是想着小惩大诫一番,关个一个月就把人放出来。但是耐不住岳灵珊天天在他耳边念叨“要把大师哥放出来,爹爹太残忍了”的魔音灌脑,所谓物极必反,岳不群听得耳朵都生茧了,并且还在心里猜测是不是大徒弟把他听话的女儿给带跑了,怎么张嘴就是大师哥,到了爹爹就是坏。

    不可否认,岳不群有点小吃醋,于是就怒斥了岳灵珊一句,时间再一久,他的心思就全放在东方不败身上了。

    江湖上现在传来的魔教新任教主东方不败挑战少林方丈,最后与其平手,放言要吞并中原武林,号称“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与此同时少林方丈称道,“东方不败招式诡谲,绣花针使得出神入化,再等其发展,必成江湖大患。”

    少林武当两派流传已久,是除去五岳剑派外正道的另外两个中流砥柱。

    老话说:天下武功出少林。

    这也就奠定了少林在武林上的地位,现任少林方丈虽久不出世,但是他的武功是江湖上公认的高高手,他所说的话让整个正道都为之一颤。

    江湖上发生的这些事李含蕴是不清楚的,送餐的师弟们上来也没有告诉过他,只说了师父这段时间总是愁着一张脸,似乎在被什么事困扰着一样。

    岳不群现在并没有将东方不败给这个武林带来的震动告诉门下弟子,那群弟子多数还是少年人,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很容易让人心不稳。他只多番强调了门下弟子要是下山最好结伴同行,不要多生事端,惹来是非。

    也是这个时候宁中则提醒了岳不群思过崖上还有他们的大徒弟在关禁闭呢,算算时间也有半年了,该把人放出来考察考察武功情况了。

    宁中则心中倒是一直念着李含蕴,毕竟李含蕴给她留下的印象一直是虽然皮了点但还是个听话的孩子的。只是近来华山派又多了两个小弟子,再加上江湖上发生的事情,每次她要出口就被岳不群的问题给堵了回去。

    这会闲下来了,宁中则就提了一嘴,李含蕴也就被放回来了。

    岳灵珊绕着李含蕴转着,“哇,大师哥你骗我,还说等我学会了基础剑法你就能回来了,我练会了剑法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大师哥你才回来!”

    转着转着岳灵珊就抱住了李含蕴的大腿,“珊儿可想大师哥了。”

    李含蕴逗趣儿道,“怕不是想念师哥给你做的烧鸡了吧。”

    “吸溜~哈哈……”岳灵珊眨巴着杏眼,“想烧鸡,但是更想大师哥啊。”

    “冲儿。”宁中则柔声唤道,“耍两把,让师父师娘看看你这半年有没有荒废掉。”

    李含蕴执了个弟子礼,“是。”他从旁边的树上折了一只细木棍,起手练了起来。

    岳灵珊也很识趣的远离了李含蕴,挪到了宁中则身边,还对着板着脸的岳不群做了个鬼脸。

    岳不群轻瞪了对方一眼,“你啊!”他转开目光看向已经成年的李含蕴,看着对方行云流水的剑招,力道劲道都很足,该收的地方也不拖沓,赞许的点头。

    “一晃眼冲儿都成豆丁长的这么大了……”岳不群感叹了一句,“我们都老了。”他侧头看向宁中则,希望能得到赞同。

    “要老你自个儿老去,我还年轻呢。”宁中则白了岳不群一眼,拉着岳灵珊的手,走了。

    “对对,我们年轻着呢!”岳灵珊有样学样,跟在母亲后面,哼哼道。

    岳不群怔愣着,他的娇妻乖女呢?怎么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这时李含蕴已经扔了细木棍,又拍了拍手,走到岳不群旁边幽幽的说道,“不知道年龄是女人的一大忌嘛,哎……”

    岳不群盯着李含蕴,露出身为师父的气势来。

    李含蕴做了个闭嘴的动作,卖乖。

    这倒是逗乐了岳不群,他笑骂道,“就你聪明,什么都知道。”摇摇头追上妻女。

    李含蕴缓缓跟在后面,眸色转深,面色沉着。

    现在又怎么看得出来这样的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将来会为了权势名利做到那一步呢。

    他无法对岳不群的做法做什么评判,但他是一个重视亲情家庭的人,就这一点让他无法认可对方的选择。

    大厅内,岳不群召集了全体弟子对现今江湖发表了一些看法,以及对弟子们的一些建议。

    “前段时间魔教发生内乱,现今已经结束,并且新上位了一个教主,东方不败。对方挑战了不少掌门,都赢了,并且称要吞并中原武林。华山和黑木崖隔得不算远,你们今后下山一定要多加注意,不要逞一时之勇,招来祸患。”岳不群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你们也不需要太过灰心或担心,东方不败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我们正道那么多人,合力打败一个东方不败绰绰有余!”

    “是!”众弟子齐声道。

    “冲儿,你也成年了,是时候去江湖上闯一闯了。这次为师交给你一个任务,待会为师会交予你一封信,你务必要赶在一个月之内将信送到嵩山派左掌门的手上。”岳不群唤出李含蕴,吩咐道。

    李含蕴心中会心一笑,正想着要找个机会出去,这机会就落到他头上了。他立即低头应声道,“是,师父。”

    “冲儿,你的干粮还剩多少?听伙房那边的人说你只带了一个月的干粮上来,男孩子胃口大,应该剩不了多少了吧?”宁中则问道,“山上夜间温度低,你带的衣物可够,你也真是急性子,那一大早的就一个人跑上来了,师娘本来还打算给你准备几套新衣的。”

    李含蕴笑道,“师娘,你不用替我担心的,我都这么大人了,怎么会照顾不好自己呢。那天起得早索性就早点上来了,心想着让师娘多睡会,倒是害得师娘为我担心了。”

    宁中则笑弯了眼,面含欣慰。

    “对了大师哥,昨天我和陆猴儿上来的时候还帮你带了一个月的干粮,大师哥你一个人在思过崖可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岳灵珊说道,“我会在山下好好练武功的,等你下山了肯定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