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都市言情 >> 正文 第7章 游戏异变(书号:168723

正文 第7章 游戏异变

作者:宝蓝海洋
    ,最快更新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最新章节!黑暗笼罩234宿舍,火光摇曳,笔尖缓缓旋转,每当它转动过程中指中一个人,黑雾就涌动一次。

    罗莽为人比较莽撞,这次遇见危及性命的游戏,他竟有点犹豫了。

    他扪心自问,自己要不要豪赌一把?

    这时,罗莽发现笔尖转动第十四圈时,停在他的方向。

    陈锡、胡景、周文滨的目光都落在罗莽身上,罗莽是234宿舍里的头号猛男,身材高大威猛,是校运会的运动健儿。

    感受到室友的目光,罗莽的粗神经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生命危险,而是男人不能怂。

    “它奶奶的,我罗莽这一生还没怕过谁,不就是灵异游戏的诅咒吗,来吧!”

    罗莽咧嘴,随口扯出一件糗事,“十八岁那年,我跳进臭水沟里摸老鼠,拿回家烤着吃,嘎嘣脆。”

    陈锡本来还以为罗莽会怂,没想到这厮的糗事张口就来。

    谁特么十八岁了,还往臭水沟跳?

    但是陈锡一想到是罗莽这货,还真有这种可能性。

    噗,胡景笑出声,接着室长也笑出声。

    原本沉默压抑的氛围被破坏一空。

    “罗莽你不会真跳了吧,我怎么听着挺像那么一回事呢。”

    “去去,别捣乱。”罗莽摆出一副谁认真我跟谁急的表情。

    噗的一下,罗莽的蜡烛也完成自行熄灭步骤。

    陈锡笑过后,认真道:“罗莽你小心,惩罚应该快来了。”

    罗莽严阵以待,他在室友们诧异的目光中,摆出蹲踞式起跑的标准动作,随时准备瞬间起跑躲刀子。

    然而惩罚的手段并不局限于落刀子。

    这不,陈锡听到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某个人正一步步接近这里。

    两步,四步,六步。

    这个脚步声是如此的清晰、有力,以至于罗莽的全部肌肉都紧绷起来,随时准备暴走。

    三秒钟后,脚步声停在宿舍门外,并响起三声清脆的敲门声。

    砰,砰,砰。

    敲门声很有节奏,仿佛计算好敲门的时间。

    罗莽深吸一口气,仍保持着预备起跑姿势,朝门外喊道:“谁啊!”

    “罗莽同学在不在,有你的外卖,微辣的炒饭。”门外的人喊道。

    罗莽一脸懵逼,看向对午夜凶笔游戏理解较深的陈锡。

    陈锡也是一头雾水的状态,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要不你看看手机,有没有订外卖?”陈锡提醒道。

    经陈锡那么一提,罗莽脸色惊变,“好像晚上八点时候,我订了一份炒饭外卖,可是外卖一直没送来,我把这事忘了,我应该要求退款的。”

    听到罗莽的话,室长的表情很迷,“你为什么要订外卖?”

    “饿了。”罗莽不假思索道。

    陈锡暗暗皱眉,这么巧合吗?

    “那个,现在应该让外卖员滚蛋才对吧,毕竟我们还在玩灵异游戏……”存在感较低的胡景小声嘀咕道。

    罗莽眼睛一亮,直接喊道:“对对,门外的同学,我不要外卖了,你快回去吧!”

    “回去?”外卖员小声疑问道。

    轰隆!

    门外响起打雷的声音。

    “你让我回去?”外卖员的声音分贝突然提高几个档次。

    “老子辛辛苦苦地转了四个小时才送到你宿舍门口。

    四个小时啊!

    你让我送回去?

    你怎么不送一次试试?

    你怎么不去死啊!”

    吼声如雷贯耳,让四人脸色一变。

    陈锡皱眉,环顾一圈后拾起插入地面的水果刀。

    水果刀被拔出时寒光四射,光是盯着那刃口看,就忍不住眯眼睛,不敢正视刃口的锋芒。

    “看来躲不过了,罗莽你拿着,必要时捅他一刀子。”

    “嗯。”罗莽取消起跑动作,起身接过水果刀,神色凝重。

    嘎,宿舍门把动了。

    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为他开门,门把自己在动,就跟黑笔无风自转一样,缓缓往下扭。

    随后朱红色的宿舍门被打开,门外站着一位黄色外卖服的身影。

    轰隆!

    雷光闪过,亮如白昼。

    门口的场景如黑白色的老式照片,外卖员脸色狰狞,睁开的眼睛布满血丝,瞳孔是诡异的黑红色。

    转眼间,外卖员甩掉外卖盒,右手伸入黑暗中,不知从哪里抄来一根漆黑的铁棍,就这么冲过来。

    罗莽见此,心肝都要蹦出来了。

    “上啊!”陈锡和室长双双叫道。

    罗莽深吸一口气,左手抄起椅子掷了过去,右手死死握紧刀柄,大步向前。

    嘣的一声。

    外卖员用黑棍子击打椅子,椅子应声被打飞。

    黄色外卖服男子因此脚步一顿,重心后移,身子略僵硬。

    正是这一秒的停顿,罗莽来了,带着那一把削砖如泥的水果刀。

    “去死吧!”

    罗莽神色疯狂,直接朝心脏位置捅了过去。

    只见寒芒闪过。

    噗!

    水果刀应声捅入外卖男的心脏部位,没有任何悬念!

    随后陈锡、周文滨和胡景三人紧接而至,手中抡着椅子,狠狠暴砸。

    啪啪啪三声,外卖员被砸得毫无反手之力,直接被众人干倒在地,黑色棍子也顺势滑落。

    四人不敢停下来缓口气,罗莽马不停蹄地用手臂锁住外卖员的脖子,室长锁住外卖员的双臂。

    胡景则一屁股坐在外卖员的腰上,陈锡捡起黑色铁棍,随时准备砸人。

    狂暴的外卖员被镇压,浑身发不出一丝力,无法动弹。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应该安全了。

    陈锡看一眼外卖员的背部,有个突起的银尖,仔细一看是水果刀的刀尖,原来水果刀已捅穿外卖员的身体。

    “咦?”

    这个外卖员的伤口没有鲜血,反倒冒出几缕如黑色的烟丝,飞到空中缓缓消失。

    听到陈锡的声音,大家也看了一眼外卖员的伤口。

    刀尖处的伤口不断溢出如柳絮般的黑烟,缓缓融入空中,消失。

    外卖员不是血肉之躯!

    “不是活人!”

    罗莽的手有些颤抖,这种诡异的生命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未知,罗莽同学很不安,生怕这个外卖员突然变身成异形,将在场四人直接撕裂。

    “这货在消失,你们看,烟丝的流失速度加快了。”

    伤口处的黑色烟丝越冒越多,融入到空气中消散一空。

    “还真是。”陈锡惊奇道。

    不过转而一想,人流血的时候,不也是越流越多吗。

    莫非这些柳絮状的烟丝就是此“人”的血液?

    不一会儿,外卖员已经化成一团烟雾消失。

    没有暴走的外卖员,四人紧绷的心弦稍微放缓。

    但没等他们喘口气,室内响起咯咯的声音——黑笔在转动!

    四人的心再次紧绷,游戏还在进行。

    目前还在燃烧的蜡烛有两个,一是胡景,二是陈锡。

    四个人沉默着,回到自己的位置。

    期间罗莽撩开衣服看自己的肌肉,仍是八块腹肌的猛男,看不出具体的增强效果,估计他要试跑几圈才能估测自己的身体素质有没有增强。

    黑笔仍在转动,第七圈时停在胡景的蜡烛方向。

    胡景的嘴巴在颤动,花了一分钟时间才说道:“我九岁那年,妈妈也给我买了一件女童装,碎花小裙那种,有照片。”

    说完后,蜡烛继续燃烧,没有熄灭。

    黑笔则开始转动。

    陈锡三人愕然,蜡烛没有熄灭,没有发生灵异惩罚,黑笔直接开始转动,说明了什么?

    胡景说真话了!

    本想吐槽胡景的妈妈为什么也有儿子女装的心,现在三位室友纷纷沉默。

    看来胡景不敢玩这个游戏,选择安全度过。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挺而走险的勇气,陈锡表示理解。

    黑笔缓缓地挪动。

    七圈,十四圈,二十一圈……

    这次黑笔一直在转,转到二十八圈后仍在挪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室内的黑暗悄然涌动。

    光线变得更加暗淡。

    时间的脚步缓缓向前走。

    罗莽、胡景、周文滨看着慢慢转圈的黑笔,有点困了,说不清是自己在盯黑笔,还是黑笔在盯他们。

    渐渐合上眼皮,头部像钓鱼杆似的,垂落又提上。

    陈锡也有点困,紧张那么久,全身心俱累,他非常想躺床上睡一觉。

    他合上眼皮,头部微微垂落。

    陈锡突然感到不对劲。

    就算是再困,也不能睡,游戏还没结束,他要完整地玩完这一轮,不然游戏会出现差错。

    “你们都困了吗,现在游戏还没结束,不要睡觉。”陈锡提醒道。

    三人的眼皮合上后便没有开启过,好像睡着了,梦呓道:“嗯。”

    黑笔仍在自转,由于刚才的小打盹,陈锡不知道黑笔转到第几圈。

    一圈,两圈,甚至到后面几十圈,黑笔一直转,完全没有停下来指向陈锡的意思。

    陈锡的头上开始冒冷汗。

    灵异游戏进行到这里,开始不按常理出牌了。

    难道他的诅咒还没解除么?

    陈锡想了想,干脆再扎一针,反正滴血不费事。

    于是他拿出一枚针,扎破手指,再次对自己的蜡烛滴一滴血,然后贴上创可贴。

    蜡烛的火焰再次压缩成球,血液在里面翻滚,染成血红之色,准备开花。

    也是这时,陈锡察觉到室内有冰冷的视线,他下意识地看一眼对面的床底,不禁瞳孔一缩。

    他看到黑暗当中有一只眼睛。

    白色的眼白,黑红色的瞳孔。

    正注视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