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不准提他

作者:一半盛唐
    幽蓝寒天是被瑶瑶亲自送回到宣灵冰宫的,毕竟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很多时候根本照顾不好寒天哥哥。*>

    福伯看到自家少爷回来了,心里这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少爷~你可算回来了~”

    幽蓝寒天不肯让任何人扶,晃着身子往楼上走,一半温柔和小海就在上面,这时候去跟一半温柔算账还真是连寻人的功夫都省了。

    可没过一会儿,幽蓝寒天就冲下楼梯,嘴里还大喊着,“人呢?小海和那个人呢?”

    这可把福伯给吓坏了,还好少爷的妈妈已经回去了,不然看到这样的情景,一定会担心死的。

    福伯也是手足我错,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来了一句,“小海少爷和温柔少爷昨天就离开了,小海少爷说可以照顾温柔少爷,让我转告的~”

    “什么温柔少爷?他配吗?”

    福伯吓得摇了摇头,赶紧转移话题,“那个,晴天少爷怎么没跟少爷一起回来啊?”

    瑶瑶刚想开口说话,幽蓝寒天直接吼了出来,“从今往后,谁都不准再给我提那个人的名字!谁都不准!”

    福伯和瑶瑶都吓了一跳,剩下的仆人更是牢记心中生怕触犯到少爷。

    瑶瑶被福伯送到门口,“小朋友~谢谢你送我们家少爷回来了,少爷有令不能留你在这,还请你不要介意啊~”

    “福伯~我明白的,寒天哥哥又很严重的洁癖,他不准外人碰他,又怎么会留外人在这呢,我都可以理解的~”瑶瑶礼貌的回应着。

    福伯有些惊讶,因为从刚才到现在,并没有人告诉过眼前这孩子,自己叫福伯这事啊,还有自家少爷有严重的洁癖,可以这么说,整个幽蓝家上下,除了老爷和夫人之外,也就只有自己知道这件事情了,这小孩到底是谁?为什么对幽蓝家这么了解呢?福伯心中不免疑问着。

    “福伯~我就先走了~”瑶瑶召唤出坐骑准备离开。

    “小朋友,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我们以后怎么联系到你呢?”福伯觉得这小孩一定跟晴天少爷有什么瓜葛,反正就是有这种感觉。

    瑶瑶也没有回绝,把名字告诉福伯之后,又跟福伯相互加了好友,“福伯~好好照顾寒天少爷~”说完便骑着坐骑扬长而去。

    福伯回到屋内,赶紧叫人先拿床被子过来。

    “少爷~你怎么样了?很冷是吗?”福伯担心的问着。

    “冷?怎么可能不冷,我幽蓝寒天的整颗心都冷了!我哪里对他不好了?我这么爱他,什么都肯为他去做,什么都可以满足他,只要他能开口要出来,我什么都给得起!可是......可是我为什么不是那个人?为什么不是?”

    “少爷~你先冷静一点,我相信晴天少爷一定会回来找您的~”

    “住口!别再让我重复第二遍刚才的话!再让我听到那个人的名字,你们都别想好过!”

    福伯从未见过这么失控的少爷,昭雪晴天这四个字俨然已经成了幽蓝家的禁忌。

    就连一些侍奉的仆人也备受牵连,比如白天物质需要通风,仆人们像往常一样,两个人一边一个扯住窗帘,唰啦一声,华丽的窗帘就分散到了两侧,俩仆人一个开窗,一个感叹的来了句,“这外边天气晴朗就连空气都新鲜极了~”

    幽蓝寒天现在简直就是精神敏感非常,仆人的声音再小,可是只要有那两个字还是像被放大了音量一般准确的传递到了幽蓝寒天的耳朵里。

    “谁?刚才的话是谁说的?给我站出来!”、

    这一嗓子把客厅内正在打扫的仆人全都吓到了。

    大家都低着头恭敬的站立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

    “赶紧给我站出来!刚才说说话来着?”幽蓝寒天又是一嗓子。

    站在窗边的那两位仆人吓得满头是汗,可这俩人都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住自家少爷的。

    俩人哆哆嗦嗦的往前迈了一步,“少爷对不起!”异口同声的俩人依然没敢抬头。

    幽蓝寒天一点没客气,“从今天起,不对,应该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就不属于幽蓝家了,都给我出去!”

    俩位仆人都跪在地上恳求了,“少爷我们知错了!”

    在楼上的福伯刚把今天的事情布置好,楼梯才下了一半,就看到楼下客厅这副惊人的景象。

    “这......这是怎么了?”福伯小跑过去想问个究竟。

    “福管家,你帮帮我们吧~少爷要赶我们走~”

    “是啊福管家,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保证再也不说那两个字了!”

    这俩仆人哀求着福伯。

    福伯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谁让你们忤逆少爷的?少爷亲自下令不准提那几个字,你们是没听到吗?赶紧先退下去!”

    那俩仆人看到福伯的眼神,一下子也是心领神会,赶紧退下去了。

    “都赶紧干活!谁准你们看热闹了?”福伯故意吼了其它的仆人。

    客厅里又变成了仆人忙碌的样子。

    幽蓝寒天躺回到沙发上双眼紧闭。

    “少爷~吃点东西吧~身子要紧啊~”福伯担心的劝着。

    “福伯,你说我要是把那个人给绑了,是不是就能逼他出来了?”幽蓝寒天说着。

    “少爷~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样做的话,你就不怕......”福伯也是心有顾及,差点把晴天少爷说出口。

    “怕什么?你怎么说话说一半啊?”

    “少爷~那些都是过去了,现在的你才是他真正的爱人啊~”

    “我不是!我从来都不是!替身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我幽蓝寒天只是那个人的替身!他怎么可能对一个替身产生感情呢?”

    “少爷~你明明知道不是的啊~他是爱你的啊~我作为旁观者,是看的清清楚楚,言语可以骗人,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啊~”福伯试图劝说。

    “没错!你这话一点都没错,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他看我的眼神和看那个人的眼神完全就是不同的,你说我是不是太傻了?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知道这件事呢?如果能早一点知道,至少我不会陷的这么深啊!”幽蓝寒天痛苦的卷起身子,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抱着自己安慰自己了。

    “少爷~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可我不相信了!我再也不相信了!”幽蓝寒天几乎是昏睡了过去。

    福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

    再说昭雪晴天,本来昨晚一半温柔只是询问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自己还满心欢喜的把自己有了宝宝的事情告诉给了一半温柔,一半温柔好像比自己还高兴似的,还给自己送了祝福。

    本想把这些都告诉给幽蓝寒天的,可是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偷听,还不听全了,就乱发脾气乱吃醋。

    昭雪晴天害怕幽蓝寒天真的会伤害到自己的宝宝,所以才想着先离开一阵子,其实说白了,这个宝宝自己早就下决心要生下来了,可就是不知道幽蓝寒天哪根筋搭错了,非跟揪着自己的过去不放,实在是太小心眼了。

    这骑坐骑也不知道寻到哪来了,一抬头,居然是暗杀帮会。

    正巧赶上小海回来帮会,“晴天哥哥?”

    “小海~你怎么在这?”昭雪晴天惊讶的问着。

    “晴天哥哥,这话该是我问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哥哥呢?”

    “小海~小海~”一半温柔在帮会一直等着小海,山水和战空也劝不住。

    “温柔哥哥?”

    “晴天?你怎么来这里了?”一半温柔看到昭雪晴天也是有些惊讶。

    小海和一半温柔直接把昭雪晴天带进了暗杀帮会。

    这是昭雪晴天第一次进来暗杀帮会,但是因为心事重重,并没有心思去观察周围的景象。

    “这里是我跟小海暂时住的地方,因为小海认识这里的阿放,所以我们就来到这里了~”一半温柔解释着。

    昭雪晴天点了点头,“温柔哥哥,我不会多打扰的,能先给我弄点吃的吗?我可以不吃,但是我肚子里的宝宝要紧~”

    一半温柔赶紧去准备,还不忘嘱咐让小海先照顾一下昭雪晴天。

    小海乖巧的守着昭雪晴天,“晴天哥哥~谢谢你~”

    “小海~为什么要跟我说谢谢啊?该跟你说感谢的是我才对啊!”

    “不是的~我知道晴天哥哥对温柔哥哥的爱,毕竟晴天哥哥才是温柔哥哥的初恋~”

    昭雪晴天听到小海的话很是震惊,“温柔哥哥把以前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嗯~我羡慕你们的过去,但是我更珍惜跟温柔哥哥的现在,也谢谢晴天哥哥可以放下,不然,以我还是个小孩子的身份,是不可能争得过晴天哥哥的~”小海没有自信的说着。

    “傻小孩~我早就把温柔哥哥当成亲哥哥一般的存在了,温柔哥哥的心里早就没有我的位置了,因为早就被小海给占满了,连一点空间都没有了哦~”昭雪晴天安慰着小海。

    小海的心结被打开了,再也没有顾及和猜疑,而且现在还跟晴天哥哥成了好朋友,这样温柔哥哥也会感到高兴吧~

    “聊什么呢?小海你笑的这么好看,我会吃醋的~”

    “嘿嘿~温柔哥哥~我对晴天哥哥笑你还吃醋啊~”小海问到。

    “那可不~小海对你笑的那么好看,我能不吃醋吗?”一半温柔边说边把食物放到桌子上。

    “晴天~快点吃吧~都是刚做好的~”

    昭雪晴天很是感动,“谢谢温柔哥哥~”

    “晴天~跟我你还客气~说什么谢谢啊~快点多吃一点~肚子里的宝宝要紧啊~”

    其实昭雪晴天是没有什么胃口的,但是为了宝宝还是想多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