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五十八章 怒的旅行——怨姊(三)

作者:terru
    “奶娘,不要丢下她一个人,带她一起走吧……”高纬用小手指着在一旁酣睡的冯小怜,用稚嫩的声音哀求着陆奶娘。u>

    陆奶娘经不住高纬的软磨硬泡,叹了一口气:“唉,好吧。”

    于是,冯小怜带着困意,和他们一起往宋家逃生,只不过对小怜来讲,这是回去。

    第二天晚上,宋府上下皆来迎接北齐皇太子。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高纬身上,过了好半天,轻霄才第一个发现,原来自己的外甥女冯小怜也回来了。

    宋老爷心知肚明,一旦这位皇子得势,他便是唯一功臣。他更是有意要撮合太子和自己的女儿宋黄花。等到风头避过,太子登了机,国丈的名声就是自己的了。只是,这个冯小怜怎么又回来了,而且和皇太子很亲密的样子,两个人的小手一直紧紧拉在一起。尽管宋府上下都不喜欢这个明显被高纬保护着的小女孩儿,但是也不好违抗太子的意思。

    宋黄花趴在门框上,为冯小怜的回来感到万分高兴。她又偷偷看了看那位眉清目秀的皇太子,却不敢上前。宋老爷瞪了一眼宋黄花,对她的冰冷态度十分不满意。

    宋老爷眉毛生气地向上挑:“黄花,没看见太子殿下来了么,快,带太子去院子里逛逛。还有小怜,你一个下人站在太子边上做什么!还不快去厨房找你姑母学着做事!”

    未等冯小怜应声,高纬便一本正经地说:“就让小怜做我的贴身宫人吧,不要她去厨房工作了。”

    接着,他又转过头,温柔地看着小怜:“你带我去附近看看吧。”两个人便跑到了被月光浸染的开满花朵的院子里去。

    宋老爷看到皇太子和自己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冷漠,反而对冯小怜如此上心,气不打一处来。宋夫人看出来宋老爷的心思,待高纬和冯小怜出去后,宽慰道:“老爷莫生气,冯小怜只是一个婢女,到底没资格登上后位,未来皇后只能是我们家的黄花。就算黄花再不顶用,她也终究是皇后的最佳人选。再说了,小孩子之间最喜欢闹着玩,这个年龄的喜怒哀乐都没有个准数,今天冯小怜被太子殿下喜欢,明天可就不一定了。”

    宋黄花仍旧用小手紧紧抓着门,听着大人的谈话,一声不吭。

    睡觉前,陆奶娘将高纬叫了过去,表情严肃。高纬不解:“奶娘,你这是怎么了?”

    陆奶娘指着冯小怜,对高纬说道:“现在唯一能救你命的,是宋家。只有让他们看到更大的前景,他们才会安心收留你。你知道这个前景是什么吗?”

    “等我平安回到宫里,就给宋老爷升官呗。”

    “笨!”陆奶娘生气地将手插在腰上,“只是升官而已,并不够。现在的情况就好像是你的命被宋府紧紧握在手上,只要他们一松手,你就会掉入万丈悬崖,万劫不复,而我们北齐也会彻底灭亡。”

    “那我该怎么做?”高纬一脸不解。

    陆奶娘拉过高纬的手,悉心把利害讲给他听:“宋老爷有意要将他女儿黄花嫁给你,目的是为了让宋家出一个皇后。你要和黄花好好相处,为的是让宋老爷放心,让他觉得他冒险收留你是值得的。只有他看到这点希望,才会尽心尽力地保护你,你还有整个北齐才会得救。”

    高纬挣脱开陆奶娘的手:“什么为了我为了北齐,你只是为了你自己势力。你依附于我父皇,现在父皇的皇位岌岌可危,你便要帮助父皇,帮助我,其实你都是为了你自己!”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高纬的脸上。高纬顿时懵了,冯小怜也吓得直发抖。

    “这是我第一次打你这个为高尊贵的皇太子,这相当于以下犯上,是死罪!我既然想救你,想让你做下一任皇帝,如果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我便不会这样打你来给我增加丧命的风险。你给我听好了,我打你是为了让你清醒,让你明白你现在的处境。还有,你是北齐下一任皇帝,你应该有一种使命感,为了黎民百姓而战斗的使命感,难道你忍心将百姓交给你皇叔那种荒乱无道之人吗!”

    高纬听着陆奶娘的肺腑之言,心在不停地颤抖,他不是不明白这些,只是从来不敢面对。作为一个皇太子,他需要有人去教他,教给他如何做一个好的皇帝。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陆奶娘那张仿佛被泪水浸泡的脸,小手抚摸上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说了句:“奶娘,你有皱纹了。”

    “你要明白奶娘的苦心,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北齐。”陆奶娘死死抓着高纬的手。

    高纬点点头。

    “那么,太子殿下,如果你真的明白了从明天开始,让小怜去厨房做工吧。”

    见高纬又有犹豫,陆奶娘赶忙说道:“记住你的使命!”

    高纬咬了咬嘴唇,从牙齿中挤出一个字:“好。”

    “今天冯小怜就在偏房睡一晚,明天搬走。”奶娘吩咐完,便离开了。在院子里,宋夫人将陆奶娘拉到一个角落。

    “陆奶娘,怎么样?”宋夫人悄悄问道。

    陆奶娘知道现在自己和太子的命实际都被握在宋府的手上,所以对宋夫人也是毕恭毕敬:“宋夫人,老奴已经将太子殿下劝说成功,冯小怜从明天开始就没有什么机会和太子殿下接触了。”

    宋夫人此时的态度也不似刚开始那样恭敬了,语气仿佛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哈哈,那就好,你就给我看着点他们,别让太子殿下真的和那冯小怜产生感情。平日里,你也多撮合撮合太子殿下和黄花。”

    “无需夫人吩咐,老奴自己便会这样做,黄花小姐容貌端庄,大家闺秀,再加上宋府对太子殿下的大恩,小姐便是未来皇后的不二人选。”

    宋夫人笑了笑,却不是那么开心,只叹了一口气道:“什么荣华富贵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我家老爷啊,他想要女儿,我便认了这个他和下人的孩子。他想要功名利禄,我便帮黄花登上皇后之位。你也是女人,想必能够理解我的苦心吧。”

    “老奴能够体会夫人的心情,对于那些碍眼的杂草,我们都希望能够除掉她们。再等上一段时间,等太子殿下对冯小怜没有那么上心时,我便将冯小怜卖了。”

    “好,陆奶娘,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从第二天开始,高纬仍旧会偷偷跑去和冯小怜嬉戏在一起,到底还是小孩子,他没有办法做出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对宋黄花依旧冷冰冰。

    半年后,宋夫人将陆奶娘叫过去,外表悠闲地扇着扇子,实则内心焦虑不安:“我说奶娘啊,这冯小怜的事情,我们可怎么办才好?眼见着她和太子殿下的感情越来越深了。”

    “既然如此,大不了我们做的干脆些,现在就将她卖了吧。”

    “这样也好,太子殿下见不到冯小怜,顶多哭闹几天就好了。但是这能换来我们长久的心安。”

    只是她们不知道,宋黄花就躲在门后偷听。黄花撅着小嘴,心想:那个皇太子本就不喜欢我,我干嘛要自找没趣地讨好他?既然你们要卖了小怜,那我就要把她救出来,我不会让太子和小怜分开的。

    炎热夏天的午后,宋黄花满头大汗地追在马车后面,她疯狂地喊着:“小怜!不要走啊!”

    冯小怜独自坐在马车上,夫人骗她是去隔壁镇取些刀具回来,实则是把她卖到了刀具作坊,车夫就是作坊的人。冯小怜还傻乎乎地不明情况。

    她掀开车帘,疑惑地问着:“黄花,你怎么了?我是去帮夫人办事。”

    宋黄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是,那个女人是要卖了你!”

    冯小怜吓得花容失色,一时惊慌失措。

    宋黄花自小身体轻盈,她饶了小路,站在离马车不远的低矮悬崖上,拿着弹弓将一颗被磨尖的铁钉直直地打入马的屁股上,使其受了惊吓。整个车险些撞毁,车夫忙着安慰受惊的马儿。

    冯小怜趁着车夫不注意,跳了下来。

    宋黄花此时在下面一边跑一边打算接住冯小怜,然而两个不会功夫的小姑娘必然站不稳,纷纷朝着山坡下滑去。车夫看到冯小怜逃跑,却来不及顾得上她,马儿疯疯癫癫地跑向了远处。

    宋黄花和冯小怜本都以为自己要摔死了,却突然感到身体碰撞到了一片柔软的地方,睁开眼来看,她们相拥躺在一片稻草上。两个小女孩子都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并没有大碍。

    “姐姐,我们没事了。”冯小怜扶着宋黄花的胳膊,笑得开心。

    “可是,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车稻草呢?”宋黄花正疑惑着。突然,一个少年的身影闪现出来,正是高纬。

    只见高纬一脸得意,其中又包含着担忧:“黄花,你怎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我,单凭你一个人如何能就得出小怜。幸亏有我在,否则你们两个都要完蛋了。”

    宋黄花并没有回答高纬,撇了撇嘴,把头别了过去。一想到爹打算把自己许配给这个并不喜欢自己的高纬,她就不开心。她更是不太想和高纬说话,只是给冯小怜掸着身上的土。冯小怜则朝高纬甜甜地笑着:“纬哥哥,你真厉害呀。”

    宋黄花掰过冯小怜的身体,鼓起嘴有些生气地看着她:“我冒生命危险来救你,你竟然一句感谢的话都不对我说。你说实话,我和高纬谁更厉害?”

    “唔~黄花和纬哥哥都厉害,小怜少了你们哪一个都不行。”

    “噗~”宋黄花看着冯小怜那可爱的小脸,笑了起来。高纬也在盯着冯小怜的脸庞痴痴地发呆。

    当三个人一起走回宋府时,宋老爷夫人,以及陆奶娘,都被他们气得够呛。高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求你们不要把小怜送走,求求你们。”

    宋老爷和宋夫人哪里受到过太子殿下的膝盖,这下他们可是慌了神,赶忙将高纬扶起。这种情况下,不答应留下小怜也是不行的了。

    就这样,三个孩子在宋府一同长大,冯小怜负责做皇太子高纬和未来皇后宋黄花的玩伴。三个人幸福地生活了很多年,直到十年后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