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侦探推理 >> 第8章 女童失心案(书号:176111

第8章 女童失心案

作者:如尘岁月
    这天凌晨五点,天还很暗,巡逻的士兵还是跟平时一样一如既往的巡逻。﹢小巷子来躺着一个女童,三个士兵想走进探个究竟,见面目清秀的女童躺着,身体并无残缺,唯独心口处有一条很深的刀痕,因为女童身穿白色衣裳的原因,刀痕十分醒目。一位士兵回衙门报案,剩下两名士兵在原地守着,他们背对着背,眼神四处张望着,生怕下一个就是他们。

    天渐渐亮了,女童的尸体已经被抬回了衙门。

    ……

    三天过去了,女童失心案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又有接二连三的女童的心脏被挖走,这让衙门的人有些着急。

    时过境迁,如今的衙门已经连个断案的人才也没有了吗?

    “知府大人,这也许不是普通人所为。”赵磊说。

    “何以见得?”知府问。

    “侍卫在死者附近找到了这个”赵磊拿出侍卫给他的令牌。令牌是铁的可丝毫没有锈迹,应该是用特殊的锻造方法锻造的。更引人注目的是令牌上的字,令牌上刻着大大的“五”字。

    “应该是江湖上的某个门派所为”赵磊说。

    “江湖上的事江湖人了解,我们应该找个有江湖阅历的人问问”赵磊又说。

    “来人,去找叶先生”知府说。

    “大人,演武场战败,叶先生就已经闭门不出了”赵磊解释道。

    “那任何是好?”知府说。

    “这事就交给我吧”赵磊对知府说。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要快”知府说。

    知府的话无疑是给了赵磊调兵遣将的权力。

    “你要怎么做?”知府好奇的问道。

    “在去找叶(玄关)先生前我要先去拜访一个人”赵磊说。

    “谁?”知府疑惑的问道。

    他不知在战戈和雷老虎等人死后,在这座城市里还有谁有这样的面子,比叶玄关的面子还要大。他忘记了演武场的胜利者,也许能记得剑魔的只有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吧,毕竟那是令人无法忘记的一幕。

    “无锋”赵磊说。

    “无锋?”知府问。

    “嗯,威龙镖局镖主无锋,演武场的胜利者”赵磊解释。

    “哦...”知府为他的孤陋寡闻打了圆场。

    ……

    “去通报你们镖主,说师爷赵磊前来拜访”赵磊来到威龙镖局,对门卫说道。

    “去……”其中一名门卫对另一名门卫说。

    不一会儿,去通报的门卫回来了。

    “请进!”门卫做了欢迎的手势。

    赵磊走进威龙镖局的大厅,见位穿着青色袍子长相峻媚的青年坐在大厅中央。虽说是青年却没有青年的稚气,更多的是成熟稳重。

    “没想到,威龙镖局的镖主竟如此年轻帅气”赵磊看到剑魔便这样说。

    “客套的话还是少说,虽然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剑魔这样回赵磊。剑魔看似对赵磊有些敌意,实则不然,他只是不喜欢别人用这些漂亮话来靠近他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知道真正的朋友是不会用这些漂亮话来恭维你的。或许这些话有的时候真的有用,但揭开虚伪的面具,剩下的就是**裸的嘲笑。

    “好,爽快,我还以为镖主也是喜欢听花言巧语之人,便以官场的那一套用在了你身上,抱歉!”说着赵磊给剑魔鞠个躬表示歉意。

    “无镖主果然与众不同啊”赵磊笑着说。

    “不知,赵师爷来我镖局所为何事?我想我镖局应该没有犯事的吧?”剑魔问道。说是问其实是在试探。

    “哦……不...不...”赵磊急忙摇头说。

    “我是来请你帮忙的”赵磊解释说。

    “帮忙?”剑魔疑惑。

    “不会是查案呗,这个我看不会,”剑魔说。

    “与查案有关”赵磊说。

    “说吧,能帮的我绝不推迟”剑魔诚恳的说道。

    “这个忙,你一定能帮”赵磊十分肯定,因为他让剑魔帮的忙剑魔必然能完成,也只有他能完成。

    “最近衙门有一宗关于女童的案子,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了块令牌,我怀疑是江湖人所为,想请叶先生出山,看他是否知道那门那派所为”赵磊说得很是真诚,他边说着边拿出令牌递给剑魔,剑魔看了看令牌,却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毕竟他活在现在这个时代与他之前的时代有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了。

    “镖主可知道令牌的来历?”赵磊问。

    “不知...”剑魔回答的很干脆。

    “我们现在就去找叶镖主吧”剑魔说着便出门了。

    他不想再多等,哪怕一刻他都不愿多等,他知道他多等一刻孩子们就多一份危险,孩子是这座城市的新鲜血液。

    他也想对这个世界了解多一点,无论正派或是邪派他都想知道。

    长鹰镖局已经散伙,剑魔与赵磊来到叶府。

    “嗒嗒……”

    赵磊上前敲门,出来开门的人剑魔并不陌生,正是演武场上阻止剑魔杀叶玄关的那个少女。少女叫叶微。

    “是你!”少女惊讶道。

    叶微清楚的记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不知道该不该请他进屋,她拿不定主意,因为她分不清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说他是好人吧他又要杀自己的父亲,说他是坏人吧他又放了她和她的父亲,叶微只能称其为“怪人”。

    “你们认识?”赵磊好奇地问。

    “不认识!”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赵磊笑了笑,他选择安静,他是聪明的,在这时候他选择安静是正确的。

    “我们要见你父亲”剑魔对叶微说。

    “不行。”叶微一口回绝。

    “姑娘,我们找叶先生真的有事,麻烦你通报一声”赵磊彬彬有礼的说。

    “看人家比你有礼貌多了,哪像你?哪里有求人的样子”叶微碎碎念。声音很小,但也无法躲得过剑魔这样的习武之人,赵磊也许听不到,但以他的智慧不难猜出叶微在说什么。

    “你……”剑魔有些急。

    叶微给他摆了个鬼脸。

    赵磊一笑而过,他可不想陷入这两人的小矛盾中。

    “在这等着”说完少女把门关上,人剑魔与赵磊俩人在门口等着。

    过不了多久叶微回来开门,请剑魔等人进府。叶玄关在大厅等候着,剑魔二人进入大厅叶玄关便请二人入座。

    “不知二位找老夫有何事?”叶玄关问。他对剑魔还是比较恭敬的,毕竟剑魔的剑法他是见识过的。

    “叶先生可曾见过这东西?”说着赵磊从裤兜里取下令牌给叶玄差看。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叶玄关惊讶道。

    “你认得此物”赵磊惊喜的站起身来。

    “知道”叶玄关久久才平复了心情,缓缓说道。

    “它是何来历?”他更加激动。

    眼观剑魔,反而觉得他很冷静,没有任何波澜。他本就是陪赵磊来的,他无非就是想多了解一些这些所谓的正派邪派。

    “这令牌来自于五毒教,在令牌分为四等级,自下而上分别是铁、铜、银、金,令牌也是他们身份的象征,你拿到的这个是最下等铁令牌”叶玄关详细的解释。

    “五毒教其毒术举世无双,即使是铁令牌的人也并不好对付”

    “不过话说这些门派都属于上层门派,不应该出现在江湖才是啊”叶玄关十分不解。

    “这是何故?”剑魔疑惑的问道。

    “在东武帝国里除了军队和江湖外,其实还有武修者,他们脱离于江湖**存在,实力不亚于帝**队甚至更强,他们都与门派的形式存在,但他们很少踏足江湖。他们分为正邪派,他们脱离江湖**存在,但门派很少,正派有剑宗门、刀影宗,青衣门,而邪派分为五毒教和天魔门”叶玄关细细的说。

    “其实无非正邪,所谓正邪就是修炼方法和行事方法与人不同罢了”叶玄关最后说了一句。

    剑魔静静地听着,看似若有所思。

    “小柔是不是被他们其中的一门派带了去?”剑魔在脑海里想。

    “这令牌赵师爷是何处寻得?”叶玄关好奇地问了一句。

    “叶先生可知道近日发生的女童失心案?令牌就在案发现场附近找到”赵磊说。

    “老夫双耳早不闻窗外事,又怎知晓?”叶玄关说道,仿佛他的话是对剑魔说的。

    “也是”赵磊说。

    “不知叶先生可否协助衙门办案”赵磊请求道。

    “这……”叶玄关看了看剑魔,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一起去吧,或许能帮些忙”剑魔说。

    “好...”叶玄关在剑魔面前没有长者的架子,叶玄关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很危险,他像是一头不爱说话狮子,它不说话不代表它就安全了。

    剑魔等人打算离开叶府去往衙门。

    “父亲,你去哪?”叶微关心的问道。

    “衙门。”叶玄关说。

    叶微把三人都拦了下来。

    “我父亲又没有犯法,你们抓他做什么?”叶微硬着头皮说,她害怕父亲一去不回。

    “喂,小妞,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们抓他啦?”剑魔说。

    “不抓他,你们去衙门干什么,去玩啊?”叶微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再说了我也不叫喂,我有名字”叶微说。

    “有名字,我们真的没有抓你父亲”剑魔戏耍着叶微。

    “我叫叶微,”叶微想要暴走。

    “野味?”剑魔偷偷笑了笑。

    赵磊想笑又憋着,表情着实难看。

    “是叶微……”叶微气得有些想打人。

    “好了,微儿,他们没有抓我”叶玄关说。

    “哦……”叶微嘟着嘴说。

    剑魔给她一个坏笑后就离开叶府。

    入夜。

    剑魔带着威龙镖局的一些高手和赵磊带着的士兵一起埋伏在一家女童家里等着凶手出现。剑魔听了叶玄关的建议,带了华大夫,他们在一旁等着凶手自投罗网。不久,人便真的出现了。人很大胆,光明正大的走近女童家,毫不在乎旁的有没有人。凶手踏入院子时,所有人都围了上去,把他团团围住。他正想向剑魔都等人撒毒时,剑魔飞快的一剑,割破了他的喉咙,和演武场一样,一剑封喉。

    凶手一死,案情也就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