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侦探推理 >> 正文 番番外(终)(书号:176112

正文 番番外(终)

作者:浅浅的心
    南宫玦弈听了护卫的禀报,静默片刻,开口道:“等他们见过皇后,带他们过来见朕。”

    “是,皇上。”

    “下去吧!”

    “是!”

    凤栖宫

    “娘亲,你曾经为了孩儿差点丧命是真的吗?”小圆子看着顾清苑,双眼通红,声音发颤。

    小团子眼里也带着泪花,脸上带着惊惧,后怕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看着,伸手把他们抱在怀里,柔声道:“樾儿,皓儿,那是每个做母亲的都会经历的,那很平常,也并不重要!”

    “娘亲…。”两个孩子眼泪滑落,脑中却响起那个人的话,那是每个母亲都会经历的,可却不是每个母亲都能做到的。

    顾清苑擦去他们的脸上的泪珠,温和道:“现在知道了答案,那么对于爹爹的当时的举动,言辞,你们现在是怎么理解的呢?”

    两个孩子听言沉默一下,好似思索,又好似懵懂。

    而后,小圆子开口,“爹爹应该是生孩儿的气了,也太难过了,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爹爹他不是有心的。”

    “娘亲,爹爹他对我和弟弟,虽然没像对娘亲一样那么温和。可,比起其他人,爹爹对我们是最为亲近的。宫里的人都说过,我们小的时候爹爹每天都会抱着我和弟弟的。所以,孩儿想,爹爹没有真的不要我和弟弟,就如弟弟说的,那个时候他只是太难过了。”

    听了他们的话,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们能这样想,娘亲很高兴。”

    “你们的爹爹或许无法做到,和很多父亲那样全心全意的爱着你们,可他很在意你们。”

    顾清苑抚着他们的小脸儿,温柔道:“他对你们不是不爱,只是因为他的心太小了,装不下太多的人。偏偏娘亲遇见爹爹比你们早,先住进了爹爹的心里。”

    “所以,不要特意的去跟谁比较。对于你们的爹爹而言,他的在意,已是他的全部。他或许不是最用心的父亲,可他却是一个好父亲。”

    “你们现在还小,有些事情你们未必能理解。但是,娘亲只希望你们记住,不要去探究,怀疑你们父亲的爱。不要比较,也不要揣摩,只要记住他的在意就好,他在意他的孩子,从未想过无故的去伤害他的孩子,娘亲可以保证。”

    “嗯!我们会好好记住的娘亲,爹爹他在意我们。”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你们很乖,娘亲很开心。”顾清苑看着两个孩子心里有些淡淡的酸涩。因为心里明了,南宫玦弈从小所学,所接触的,让无法让他对任何人轻易的付出,再加上他天生性情清冷,还有生产那日的血色,就算皓儿,樾儿是他的儿子,却已注定他无法全心的如一个平常的父亲去爱着他们。

    就算她努力,也只是让他对他们在意几分罢了。他们对于他,只是有价值的存在,只是回忆时,记忆里熟悉的人而已,恐怕无法进入他的心里。父子情,或许注定要成为一份淡淡的遗憾。

    “皓儿,樾儿。”

    “娘亲。”

    “你们的爹爹看着很厉害,其实他很傻,不然不会为了娘亲曾经连命都想要舍弃。所以,请你们谅解爹爹的无法全心。也为了爹爹曾经的痛,希望你们试着包容他的不完美,学着付出,我们一起多爱他一些,不要等着爹爹的爱,如果想得到,我们也可以先付出,好吗?”

    “好,我们会多爱爹爹。”

    “嗯!谢谢宝贝儿。”顾清苑俯身在他们额头上各自印下一个吻,心疼她的孩子,也心疼那个男人。

    母子三人又在一起待了一会儿,两个孩子被南宫玦弈派人叫走了。

    听到南宫玦弈要见他们,顾清苑多少猜到是为了什么。不过却什么也没说,就让他们去了。

    “麒肆。”

    “娘娘。”

    “他们去问的谁?”

    “逸安王爷。”

    顾清苑听了眼里闪过一抹意外,本以为他们会去问太上皇,没想到竟然是南宫珉!

    “替我谢谢他。”

    “是。”

    御书房

    南宫玦弈坐在案前,神色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两人看似还是和以前一样,见到他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畏惧。可有些地方终究有些不同了。

    他们的眼神变了,眼中不再有忐忑,不安,期待,而是显而易见的清明,坚定。还有一抹淡淡的喜色。

    看到那抹喜色,南宫玦弈的眼里闪过什么。

    “南宫皓,南宫樾。”

    “爹爹。”

    不再是父亲,而是爹爹。不同的称呼,虽然是一个意思,可感觉却还是不同。南宫玦弈心里叹了口气,那个丫头她还是希望他和他们之间能更亲近一些吗?可惜,这对他而言并不容易,不是排斥,不是执念,只是因为那样对他们并非是好事。

    因为生在皇宫,就注定要少了一些圆满。而想比历代所有的皇子,他们已经拥有的太多了。有她这样的娘亲,他们比很多人都幸福,也包括他自己,纯粹的母爱,让人嫉妒。

    “丢弃你们的心,不要去依赖。不要全心去爱,不要绝对的相信,对于任何人,你们要的只有臣服。除了你们的母亲。”

    南宫玦弈话出,看到他们眼里有震动,可更多的却是不解。

    “想要活着吗?”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惊疑不定。

    “回答!”

    “想!”

    “很好,既然想活着。那,就把我刚才的话记在心里。”

    “可,那其中也包括父亲吗?”小圆子小小的眉头皱起。

    “是,那其中也包括朕。”看着他们惊骇的眼眸,南宫玦弈起身,缓步走到他们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淡漠道:“朕是你们的父亲,但是不要对朕存在太多的期望,幻想。因为你们对于朕而言,只是延续血脉之人。我会对你们在意一分,那是因为你们的价值,如果有一天你们达不到我想要的。那,你们就失去了让我在意的资格。”

    “等到那天,你们对于朕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不过,我会容许你们活着。但,这不是因为我不忍杀了你们。单纯的只是因为你们的母亲会难过而已。”

    南宫玦弈面无表情道:“有些事情你们应该也已知道了,想必你们不会怀疑此话的真实度。你们之所以活到现在,只是因你们的母亲她安好。如若不然,我不会容忍你们活一天。”

    两个孩子听了,脸上漫过各种颜色,眼中划过多种情绪。然,最终却化为平静。

    父子三人就那样对视着,沉寂良久,小团子开口,“孩儿想知道,父亲所谓的价值指的是什么?”

    此话出,南宫玦弈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却没回答,转眸看向南宫樾,“你有什么要问的?”

    “孩儿什么都不想问,娘亲是因为我才会差点儿丧命,皇叔说:我是这天下最幸运,也最幸福的孩子,超越了爹爹,超越了所有。所以,为了娘亲,孩儿会努力的活下去。不是因爹爹的容许,是因为孩儿想,因为那样娘亲一定会开心。”南宫樾稚嫩的小脸,却有着超越年龄的执着,沉重,还有满足。

    南宫玦弈静静的看着南宫樾,看着他丝毫没有退缩的眼眸,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笑容,然却带着一丝莫测的冷意。

    “关于价值,你们还是提前知道的好。”

    “你们的价值。就是朕现在做的。为你们的娘亲撑起这个天,以她为规矩的天。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天。你们娘亲在世的一天,你们就是为她而活。这,就是你们的价值。”

    南宫玦弈话落,两个孩子心口紧缩,可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孩儿一定会做到,为娘亲守住这片天。”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朕给你们十年的时间。十年后的今天,会有一个人坐上这个位置,接替朕。”

    “是。”

    “但是,这个位置只需要一个人。而另一个要随着我和你们的娘亲离开,和朕一起守在她的身边。留下和离开,你们想要那个?”

    “孩儿想随着娘亲离开。”两人同时开口。

    南宫玦弈闻言,眼里溢出冷色,“看来朕刚才说的话你们还未全部理解。不过,不久你们就会懂了。”南宫玦弈说完,俯身,看着南宫樾,低沉道:“不过,留下的那个人朕希望是你。”

    闻言,南宫樾心猛然一沉。

    “因为你曾经差点让她丧命,因为你差点儿让朕失去了她。你太不乖了,所以要付出些代价。如果有心,就好好的学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好好的为你母亲撑起这个天。”

    “超越了朕,超越了所有。这是你得到的,你该自豪,该满足。”南宫玦弈说着,话锋陡然一沉,“可那却是朕最不容的,你得到的太多了。那么,此生圈禁宫中,就是朕对你的惩罚。”

    南宫樾眼中溢出泪花,可却倔强的没让它落下,“爹爹的惩罚,孩儿接受。孩儿会好好学习,会为了娘亲守住这片天。可是,孩儿在娘亲的心里,曾经比爹爹重要,这是事实,就算爹爹不高兴也好,那也是事实。”

    “不知死活。”

    “爹爹为此气恼孩儿,孩儿接受。不过,就算爹爹对孩儿不喜,孩儿还是会爱着爹爹,不会有娘亲那么多,可同样爱着,努力爱着爹爹,因为那是娘亲希望的。”

    父子就是父子,同样的执着,同样的强势,同样的不凡,同样的小心眼。也,同样的爱着那个女子。

    因为那个女子,皇家父子间第一次有了纯粹,虽然温情不多,却绝对的单纯。皇宫之中,也有了家的温暖,和平凡人的幸福。

    她付出了很多,可也得到了很多。有她,他们是幸运的。有他们,她是幸福的。

    多年以后,南宫樾接替南宫胤坐上了那个位置。

    坐在高高的王位上,年轻的帝王却威慑人心,只是想着已离开的人,心中有些无法抑制的失落,可眼底却是满满的坚定。他会好好的守护着她,能有一个全心付出的人,对于一个帝王来说,这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他也知道且肯定,他的娘亲一定会每天想着他,思念着他。而且,娘亲也说了,会常常给他来信,不定时的回来看他的,这就足够了。

    只愿,娘亲此生辛福!而有那个男人陪着,她一定会过的很好吧!虽然他的强悍,让他很是不喜。

    南宫玦弈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不过,在这皇宫中,他却是最合格的父亲。

    可是,自己最后还是没做到娘亲说的,全心的爱着父亲。不过,从心底里他很崇敬那个小心眼的父亲。因为他可以为了娘亲舍弃所有。

    “皇上,在想太后吗?”

    听到声音,南宫樾转头,看着被留下的麒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是呀!在想娘亲。”

    “我在想娘亲这个时候一定因为朕,在跟父亲生气,就算早就知道我会被留在宫中,可娘亲心里还是会很难受,也会愧疚。呵呵…。娘亲不好受,父亲怎么会有好日子过。”

    看着新皇脸上的得意,满足,还有那抹幸灾乐祸,麒肆有些哭笑不得。

    新皇很像主子,可也很像太后。冷清却又恶趣。在太后离开的时候,新皇有意无意的在太后的面前说些有的没的,让太后清楚的知道,主子因为过往对新皇一直多不不喜欢。这皇位除了因为新皇合格了,更多的原因是,是主子早就给他定下的惩罚。

    太后本来对于新皇一个人被留下,心里就觉得很难受,也很愧疚,那时又听了那些话,对主子如何能丝毫不生气。当时就哭了,说不要离开,要留下陪着新皇。甚至还说,让主子留下继续做帝王,她带着两个可怜的孩子离开。

    麒肆想起,主子听到那话恼怒至极,却又只能隐忍的表情。抬眸看了一眼新帝,叹息,这腹黑又小心眼的性情,怕是比主子更胜一筹呀!

    官道一马车上,有些事情果然如南宫樾预料的那样,真实的发生了。

    南宫玦弈看着倚在车厢上,透过车窗静静的看着外面的顾清苑。面色很平静,可却明显是在生气,因为她不看他,也不搭理他。

    看着,南宫玦弈的眼中闪过怒火,南宫樾竟然在最后一刻将了他一军,真是让人恼火。

    “南宫玦弈,你在生小圆子的气?”

    顾清苑的问话出,南宫玦弈眼里的那丝怒火顿时隐匿无踪,眼中一片平和,看着顾清苑神色刚正,“没有!”

    “说谎。”

    “丫头…。”

    “我现在不是丫头,我是小圆子的母亲。”

    这是潜在的表明她此时的立场了。

    南宫玦弈按了按眉心,眼里有些挫败,“丫头,坐那个位置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难捱。”

    “你当然不难捱,因为有我和孩子陪着你。可小圆子呢!他就一个人。”顾清苑说着不由想掉泪,“其实,我也没资格埋怨你。因为我最后还是舍下他,随着你一起离开了。我不是个好母亲…。”

    “你没有舍下他,你不是还会给他写信,还会经常回去看他的吗?这样足够了…。”

    “南宫玦弈…。”

    “丫头,你不是常说孩子大了就要学会放手的吗?现在,是你该放手的时候了。”

    “你难道不知道什么事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的吗?”

    南宫玦弈叹气。什么话都是她说的有理,他能说什么呢!

    “做爹的真狠心…”

    “是,我狠心。”

    “竟然还在跟自己的孩子记仇,你心眼真小。”

    “是,我心眼小。”

    “你让我身边少了一个孩子,你要赔我一个。”

    “好,赔你一…”南宫玦弈话未说完,猛然顿住,眼睛微眯,“什么意思?”

    “夫君,要不我们再要一个孩子…。”

    “想都不要想。”

    “绝对不行。”

    顾清苑一句话出,两个男声同时传来,语调完全一致,强势的反对。

    顾清苑嘴巴紧抿,看着南宫玦弈沉冷的脸色,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潜伏在车外,此时闪身出现在车厢的神色紧张的南宫皓。顾清苑瞪了他们一眼,“你们真是父子。”

    看了一眼猛然出现的南宫皓,南宫玦弈眼里闪过暗色,不过此时他没工夫去警告他。

    “顾清苑,我告诉你,这个想法你最好从你脑子里面给我抹去,不然…。”南宫玦弈声音沉下,带着不容怀疑的威慑,“不然,我不能保证南宫皓他能待在你身边多久。”

    南宫玦弈话出,顾清苑和南宫皓心口紧缩。

    “南宫玦弈…”

    “最好不要怀疑我说的话。”

    看着南宫玦弈阴沉,紧绷的表情,顾清苑无力垂眸,她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男人心里应该平复一些了,所以才会那么一说的,谁知道!哎,看来她的女儿梦,真的只是梦了。

    “我知道了,我抹去,抹去…”

    听到顾清苑的回答,南宫玦弈脸色微缓和了些。

    一边的南宫皓看着,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对于自己竟然是母亲的软肋,他自然是高兴的。不过,此时他已经开始父亲准许他跟在他们身边的真正用意了。

    父亲他不会为了用自己来牵制母亲,所以,才会带着他的吧!

    生气的时候就把自己抬出来,吓唬母亲一下。高兴又用不着自己的时候,大概就是自己需要隐匿的时候吧!

    南宫皓想着,扶额,他何其有幸呀!不过,能陪着母亲,他比那个被留在宫里的家伙,还是幸运一些的。如此一想,南宫皓心里平衡多了。

    抬头,看到已经开始对他放寒气的父亲,南宫皓微微一笑,识趣的告退,“父亲,娘亲,儿子告退。”说完,闪身消失。

    刚离开,就听到父亲哄娘亲的声音传来,南宫皓轻笑,父亲对母亲从来就会生气太久。很没骨气呀!不过,他最爱父亲的,就是他的没骨气。

    ------题外话------

    番外这可能是最后一章了,开始筹备新文。

    鞠躬谢谢大家一直的陪伴,感动在心,幸运有您们。谢谢亲,希望新文还可以见到大家。

    家里没网了,在网吧写的,简单的感谢,有些潦草,很抱歉。一切记在心,爱你们…。蹭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