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侦探推理 >> 正文 第32章 天若有情(书号:176113

正文 第32章 天若有情

作者:高觉清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顾云洲几乎接近崩溃的地步,而苑小慧回到家中,当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烧。*>

    接着是三天愁云惨雾的生活,顾云洲像个蜗牛似的蜷缩在自己的壳里,只是一个劲儿地喝着闷酒,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许惠琴看到他这样颓丧,心里也很是不安和焦急;但她除了要安慰萎靡不振的云洲之外,还得去照顾卧病在床的苑小慧,更何况还有她疼爱的小孙子顾彤彤,所以在这三天里,她俨然成了这个家里最忙的人。

    警方经过了这三天一连串的侦查和搜寻,终于把这些破坏者找了出来。第四天的午后,那名刑侦大队的警长来到了顾云洲的家里,把侦查的结果告诉了顾云洲:“顾先生,我们已经把嫌犯都抓捕归案了,他们也都全部招供了!”

    “都是些什么人干的?作案的动机又是什么?”顾云洲手里握着酒瓶,愣愣地、麻木地问:“为什么?他们并没有抢钱,难道就只为了单纯的砸我的店?”

    “经过我们的审讯,他们这一伙人是附近一带游手好闲的混混;至于作案动机嘛,他们砸店其实是受了别人的指使,那个幕后指使人叫纪本凌,据我们调查,他是万达五金公司的一名秘书,目前我们也已经对他进行了拘捕,不知道顾先生是否认识这个人?”

    “纪本凌......我原该想到的!”顾云洲低低的念着这个名字,摇了摇头,痛苦地说:“想不到他还留有这么一手!”

    “好了,顾先生,现在案子已经告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告辞了。我们也衷心希望顾先生能尽快从打击中恢复过来,重新振作,不要被挫折打倒!”那名警长郑重地说完,然后就和其他警员走了出去。

    顾云洲迷迷惘惘地目送那些警察离开之后,又无奈地啜了一大口酒。这时,许惠琴从楼梯上下来了,她焦急地、不安地说:“云洲啊,是那些警察抓到嫌犯了吗?”

    “是的,抓到了。”顾云洲淡淡地回答,然后又问:“妈,小慧她怎么样了?”

    “唉,”许惠琴轻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着深深的哀愁,说:“我已经拿了退烧药给她吃,她现在还在休息,暂时先不要打扰她吧。小慧,她也真是可怜,那天和你从店里回来后,身体就一直不是很好,店里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她也受到很大的打击啊......”

    顾云洲呆呆地坐了下来,双手抱着头,脸上的表情是痛苦而扭曲的。许惠琴走到他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地说:“云洲,别难过了,等小慧的身体好了,我们把店面重新装修一下,再来开张!妈妈相信你能走出这次的阴影,因为你一直是个乐观的孩子,对么?”

    顾云洲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把头依靠在许惠琴的怀里,许惠琴脸上则带着个宁静的微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顾云洲的头发。然后,顾云洲急急地说:“妈,我去洗把脸,然后上楼去看看小慧!”说完,就到浴室里去盥洗了。

    许惠琴在他身后叫:“记得待会来吃点东西,你都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顿饭了!”

    黄昏时分,苑小慧才朦朦胧胧地醒了过来,顾云洲早已在她的床边守候着她,看到她苏醒了,他惊喜地叫:“小慧,你觉得怎么样,还好吗?”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生病了吗?为什么我的脑袋这么昏沉......”苑小慧虚弱无力地说。

    顾云洲握着她的手,用充满歉意和自责的语气说:“你发烧了,小慧。我......我对不起你。”说完,就低低地、痛苦地啜泣起来。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并没有对不起我......云洲,你怎么了?你哭了吗?”苑小慧伸出手去抚摸着顾云洲的脸颊,触碰到了他的泪滴。

    “对不起,店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你一定也很受打击吧?害你生了这一场病,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顾云洲痛苦内疚地说,然后怕自己的负面情绪会影响到苑小慧的康复,他又急急地、鼓励地说:“但是......但是小慧,请你放心,我们的店还可以重新装修重新开始,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知道吗?”

    苑小慧在枕头上点了点头,嘴边浮起了一个虚弱无力的笑容;尽管那个笑容无力而苍白,但却顿时给予了顾云洲一份微弱的希望,顾云洲更紧地握住了苑小慧的手,低低地、温存地在她的耳边说:“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苑小慧摇了摇头,她愣愣地看着顾云洲,眼光朦胧如梦。

    “那么,再睡吧!”顾云洲轻声说。

    “云洲......请你不要离开我......在我身边陪着我,好吗?”苑小慧用带着泪雾的眼睛凝视着顾云洲,哀求地说。

    “好,我不走,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好好睡吧!”顾云洲说。然后,他就看着苑小慧阖眼睡去;这三四天以来,他自己的生活也过得乱七八糟的,他觉得愧对苑小慧,心里充满了自责和内疚;但好在警察现在已抓到了破坏者,他现在心里头的一个大石块也终于落了地,他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乏和困倦,于是不知不觉地俯伏在床前睡了过去。

    半夜里,外面下了好大的一场雨。

    苑小慧却好像十分难受的样子,那颗秀发如云的头在枕头上痛苦地、煎熬地转侧着,她的脸色白得像纸,嘴里还时断时续的说着呓语;顾云洲俯靠在床边,头正埋在被褥里睡着,这时被苑小慧的呓语声弄醒了,他一眼看到脸色极度苍白、表情痛苦的苑小慧,急忙惊慌地问:

    “小慧,你怎么样了?小慧?”

    苑小慧的头依然转侧着,那神情像是正在做噩梦一般;于是,顾云洲又低低地在她的耳边轻轻呼唤了两声她的名字,然后,苑小慧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顾云洲注意到她那双眼睛里满是憔悴和不安,此外还盛满了泪水;她愣愣地望着顾云洲,轻轻地说:“云洲,我......我可能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知道你很难受,现在外面正在下大雨,等天一亮,咱们就去医院,你一定会好起来的。”顾云洲打气地说,更紧地握着苑小慧的手。

    “呃......云洲......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苑小慧虚弱地说着,睫毛一闪动,一串泪珠就沿着眼角滚落在枕头上。

    “不......小慧,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不许你有事,我不许!!”顾云洲握着她的手大叫,自己的眼眶里也迅速涌上了热泪。但他还是竭力控制自己心里的那份不安和恐惧的情绪。说他恐惧,是因为苑小慧的脸色实在过于苍白,连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突然间,他竟隐隐感到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苑小慧强颜微笑地望着他,低低地说:“云洲,你不能哭了哦!你已经当了爸爸了,不能再随便流泪了,你要学着长大,以后彤彤就交给你了!我......我恐怕......”

    “好好,我不哭了,我不哭了!”顾云洲急急地抹去了眼泪,振作起精神,说:“但是你不许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云洲……把彤彤抱过来给......给我看看!”苑小慧的语气有些急。

    “好好,你等着,我去抱彤彤......”顾云洲答应着,就站起身走到婴儿床边去。

    苑小慧流着泪,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正睡得香甜的彤彤,微笑地说:“云洲,你以后要做个好父亲,知道吗?”

    顾云洲也不自禁地落泪了,拼命地点着头。

    然后,苑小慧转头凝视着暴风雨的窗外,渐渐地,那只手慢慢地从彤彤的脸上滑落了下来,等到顾云洲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苑小慧已经没有了呼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