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78 再也没有遗憾7(大结局)

作者:明月涨跌随心
    裴诗茵心里甜甜蜜蜜的,对于程逸奔的安排自然没有意见,浪漫的海上游,以及法国游都是她心中渴望已久的期待……

    而最最重要的,她可是和心中最爱的男人度蜜月啊!

    程希芸睡得很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

    其实她昨晚根本没喝什么酒,只是昨天晚上送完裴振腾之后,她一整晚都睡不着,是好不容易到了天亮才开始睡着的。

    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程希芸的心里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心态面对裴振腾了。

    除了裴振腾,令她头痛的还有唐烨希,两个人的身影不断在她脑海里交替出现,让她几乎都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梳洗完毕,突然就听到手机短信的铃声。

    看着上面的号码,她心情有些复杂的怔了好几秒,才有些紧张的把短信点开。

    “芸,昨晚的事情,对不起,我想,我真是喝多了,请你原谅我的失礼。今天给你这个短信是跟你辞行的,我已经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回a市了,你要多保重,祝福你……”看着短信上的廖廖数语,程希芸的眼眶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温润。

    他决定回a市了,却没想要当面跟她说,是不想她尴尬吧。说对不起的应该是她,一直都是。

    他爱她,她是知道的。

    可是,她没有办法逆转自己的心,给他想要回报的感情。

    裴振腾走了之后,一直盘旋在她身边的压力感也慢慢的消失了,只是她的心里多了一抹沉重。

    唐烨希自从在程逸奔婚礼的那晚闹了一出公然热吻和公然求婚的风波之后,追程希芸的步调更是大张旗鼓的展开。每天早上,程希芸办公桌上的花就足够摆满一桌子,而且一天一件礼物从不简断。

    程希芸始终没有答应他的求婚。

    无论是对他以前的事情还没有做到真正的释怀,还是对他近日来的霸道和高调很有些反感。

    要不是他在大哥婚礼的那天晚上对她公然热吻和公然求婚,怎么会把裴振腾刺激得差点强要了她?这件事情,她不怪裴振腾,心里倒是怪起唐烨希来。

    光阴似箭,日月如梳,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裴诗茵过得可是美滋美滋,程逸奔都把她宠到天上去了。

    由于手术过两次,所以对她的照顾还真是无微不至,出院到至今还吃着补身体的药丸,而且几乎每天都有专业的营养师设好了营养汤水。

    裴诗茵再次的返回b大进修,由于断断续续的再次中断了学业,所以,裴诗茵的任务很重,而且,很快就已经到毕业考了,而这一次,程逸奔还专门请来辅导老师,给裴诗茵补课。因为这一次,学校也给出了直接考试的方式。只要通过毕业考试,裴诗茵就能正式的拿到毕业凭……

    这三个月以来,唐烨希对于程希芸的追求热度是有增无减,程希芸早在一个月之前心就软了下去了,也天天逃不过他的霸道和痴缠,两人终于是走在了一起。

    只是,两个月下来,程希芸对于他的追求攻势就是不温不火,唐烨希前后向她求婚已经不下十次了,可是,她就是没有松口答应。

    他唐少真的是被折腾惨了,他心里就是计划着把程希芸的肚子弄大,好奉子成婚,可是一到危险期,程希芸必定要求他做足措施,不然就不给他碰。

    好不容易维持的关系,唐烨希自然不敢再用强来得罪程希芸,可是,他心里就暗自的焦急,怎么样才能将心爱的女人娶回家?

    想当初,他所做的那些强逼她的事情,实在是很有些混蛋,他心虚,只能百般的对程希芸好,想要补偿以前的过错。

    自从裴振腾回了a市之后,唐烨希少了情敌,心中也舒坦了许多,再也没有做出什么惹得程希芸太过生气的事情。

    可是尽管他每天变着法子想要讨她欢心,但程希芸也没有一丝想要答应他求婚的念头。

    唐烨希急了,一直在商场上运筹为握的他却是对这小女人一丝办法也没有,他又不能强逼她,只是,他真的很想很想跟她结婚了。

    裴振腾的出现给了他足够的危机感觉,虽然他现在不在b市,只是裴振腾一直还在等着她,他不是不知道。而且程家的人貌似都不太喜欢他,这让他更加逼切的想要把程希芸给娶回去。

    意识到奉旨成婚这一招对他来说是行不通了,唐烨希心里不由得便寻求起新的计划来。

    这一天,程逸新跟裴诗茵回程家大宅吃晚饭,程希芸和裴诗茵一向都喜欢吃东坡肉,而这一次,两人只不过吃了几块东的坡肉,就先后作闷的到洗手间吐了起来。

    白宛梅就很有些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程家大厨煮出来的东坡也不会特别油腻,而且用料都十分的新鲜。

    自己女儿和媳妇两人的反应也着实有点诡异,这反应啊,都像极了怀孕的症状呢,尤其是接下来两人都不吃东坡肉了,反而是围着那道酸菜肉片折腾,这两人可一向都不是喜欢吃酸的主啊!怎么今晚一反常态?只是白宛梅对着程希芸和裴诗茵左看右看,却是不敢问出那句话。

    裴诗茵能怀孕的机率很低,而自己的女儿又还没结婚,诶,她询问的话,还是硬生生的哽在了嘴里。

    裴诗茵跟程希芸也觉得自已有些奇奇怪怪的,她们以前真的是不太喜欢吃酸菜的,今晚一沾到酸菜就好像很合胃口似的。

    突然的程希芸的眸光就有点变了,仿佛想到了什么,心里也就莫名的紧张了起来,与此同时裴诗茵的眸光也是起了变化。

    只是两人此时心里翻起了惊涛驻浪之时,却是刻意的平静下来。

    饭后的水果端了上来。裴诗茵和程希芸又一致的都喜欢上了吃草梅,在她们面前的那碟苹果是一块也未动。

    “丫头,你那个上月是多久来的?”程逸奔的语气淡淡的,只是他说的话却仿佛是一个炸雷,羞得裴诗茵的脸一下子的红了起来。

    这家伙,问什么问啊?他这么一问岂不是分明怀疑她怀孕了?而且这样的问题,向来都是女人问的,他一个男人,问起来也不怕害羞?裴诗茵的心跳有些加速了,神情也极其的尴尬,她的月事好像真的迟了好久了,不过,她不是很难怀孕的吗,应该没可能是怀上了吧?

    她咬着唇,马上变得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开口了。

    程逸奔见她那个模样,不由自主的就笑了,“算了,我明天陪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貌似记得你迟了好久了!”

    “……”裴诗茵一头黑线了,这男人,真是脸皮太厚了,居然这些他都知道,还在饭桌上说,这让她的脸儿往哪搁啊?

    况且,要是到时候没怀上的话,她岂不是更尴尬,这家伙没病吧?

    这些日子以来,他可是极其的维护她的啊,孩子的事情,他一句没提过。

    今天看来真是有些诡异了,像他那样心机慎密的人,即便是怀疑她有了,也不应该这么高调才对?难道他真的不怕,万一不是,会让她不开心啊?

    裴诗茵感到风中凌乱了。

    而这个时候听着程逸奔的话心头一震的还有程希芸,程逸奔不问裴诗茵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怀疑了,听到大哥这么问嫂子,她的心马上的就惊跳起来,大嫂迟没迟她不知道,可是她自己的月事真的是迟了好些日子了,足有半个月了吧?程希芸不想尤自可,一想,冷汗便全冒出来了。

    一吃完水果,她就找了个借口离开程家大宅,在家里多呆一分钟都呆不住了,她害怕母亲会问她,而且,她也急切的想要知道会不会真是怀孕了。

    出了程家大宅,程希芸就急急的开着车子去了比较远的一个大药店,然后一口气买了五支验孕棒。

    一次验不准的话,几支总验得准了吧?

    程希芸一整晚都有些心神不宁,其实她一买回来就很着急想要验,不过,据说是清晨的时候验最准确,所以,她也只好耐心等明天一早再验了。

    忐忑了一个漫长的夜晚,程希芸第二天一早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验孕,只是即便是有了完善的心理准备,她还是被那结果震憾到了。

    五条验孕棒都是一致的结果,两条杠!

    她真的怀孕了。

    程希芸的心前所未有的复杂了起来。

    一整天,她都是处于神游太空的状态的。

    家里的人都不太喜欢唐烨希,她是知道的,尤其是程逸海,只是现在,这些都不是问题了,有了孩子,她似乎就没有了退路。

    一直以来,她都无法下定的决心,一下子的就变得坚定了起来。

    她知道,所有的事情,她都可以交给唐烨希来处理,对于唐烨希那家伙处理事情她也自信,只是,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要嫁他而已!

    于是,程希芸在一整天的心不在焉之下,最终约好了跟唐烨希见面。

    唐烨希突然接到程希芸的电话很是惊喜,一向以来,都是他主动打电话约她的,今晚她竟然破天荒的主动约他,他心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很快的两人就约好了下班一起去吃法国菜。

    五点半的时候,程希芸正式下班,当她嘴角含笑的走出逸海大厦的时候,正看到唐烨希手里捧着一束很大很大的红玫瑰,十分高兴的向着她走来。

    程希芸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她甚至在想,要怎么暗示他再次向自己求婚才好?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有所抵触的婚事,现在却变得要她着急了。

    只不过面子可还是不能丢,这婚嘛当然还是得让他求才是。

    正想得有些出神,突然间,眼前出现一辆黑色的车子速度极快的往唐烨希的身前呼啸而过,程希芸还没来得及反应之际,就已经看到唐烨希手下的玫瑰花碎了一地,而唐烨希就翻滚的倒在了路上,鲜红的血刺痛了程希芸的双眼,她整个人就有些站立不稳的几乎跌倒在地上……

    医院里,重症监护病房中,程希芸握着唐烨希的手哭得像个孩子。

    “坏蛋,你给我醒过来啊!你怎么能够这样?你不能死,不能死,你死了,我跟宝宝怎么办?你怎么能够这么坏?这么不负责任!”

    程希芸泪眼朦胧:“你说过的,你很想跟我结婚的,怎么能说话不算话,怎么能这样就离开我,怎么能……”

    程希芸不断的哭,不断的说着,泪流得都几乎有些麻木的流不出来了,突然之间,唐烨希的手却是微微的动了起来……

    唐烨希的求婚成功了,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五天之后,程希芸才知道,其实唐烨希那天的伤只是皮肉伤,他被车撞倒的这件事情,只是他找来的特技师跟他演的一场苦肉计,当然,医院里的医生也是一早就收卖好的了。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想她嫁他。

    程希芸知道这一切之后,简直是又怒又气,不过只是气了几秒的时候,那些气就完全消失,她连随扑倒在他的怀里一阵后怕,天知道,她当时有多么的恐惧。

    简直是以为世界没日要到了,人往往在要失去之后才会意识到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而她,已经清楚明白的知道,她爱他!一直深深的爱着这样男人!

    唐烨希也紧紧的抱紧了她,诚挚的向她认错。

    抱着怀中这个女人,此时此刻,他就是最幸福的男人,因为他知道这个她最深爱的女人不但即将要嫁给他,而且,不用十个月他们的孩子也将出世。

    同时,享受着当父亲喜悦之情的男人不仅是他,程逸奔也以同样的心情将裴诗茵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坐在客厅里看电影。

    裴诗茵的检查结果早就出来了,是千真万确的怀孕。

    当裴诗茵都觉得结果是那么的不可置信时,程逸奔才告诉她,他给她吃的那些补身子的药丸其实是宁敏悦邮递过来给她的,宁敏悦一回美国之后,就跟那边的妇科权威联系上了,并且联手根据她的身体和病历情况研究出来了针对性的药物。

    裴诗茵怀上孩子的事情便变得顺理成章了,而程逸奔一直没跟她说,就是不想她有压力。

    当裴诗茵听到程逸奔所说的一切时,整个人就怔住了。

    只感到全身的周围都流淌着幸福的气流。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拥有了全部的美好,再也没有遗憾!

    程逸奔凝神看她,随后,还递给了她一份资料,裴诗茵接过资料,不禁再度的有些震惊,这是一份产权证明,是原来龙家的大宅的产权证明,可是里面产权的所有人的名字却是龙听深的名字。

    “我知道你其实心里不想对你的亲生父亲做到真正的绝情,这东西,你把它给他吧?杜菁兰、龙昭霖和龙雪瑶都已经死了,所有的恩怨就随风而去吧,他有了房产,也好跟你的爷爷奶奶安享晚年,也当了了你的一桩的愿。至于新龙氏,我想,我不应该帮他。对于他们来说,清了盘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个男人,有了权、有了钱、有了势力,他所想的就更多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恨我们,或者对我们不利,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吧。”

    “对,谢谢你,老公。”裴诗茵心里感动。

    其实,有了房子,再给他们些钱,就足够他们安享晚年了,裴诗茵心底轻轻的叹了一下,此时心中却是无比的甜蜜。

    这样的她,也算是尽了孝道,问心无愧了……

    她挨在了程逸奔的怀里,心底感觉温暧无比,安心无比,幸福满满,在她眼中已经有了一副幅画面,他们的孩子还有程希芸的孩子,还有小菲菲、朗朗,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一起追逐玩耍,而四围荡漾起快乐、童真的欢笑声……

    她有所触动的抚了抚自己的小腹,有些会心的笑了,她静静的挨着程逸奔的胸膛,细细的感应着彼此的心跳,这种感觉,不是爱情的冲动,而是感应到一个小生命在不断的成长……

    江月晴一直在说,她想要离开胡竞垒了,可是却是迟迟下不了决心,然而三个多月过去了,她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裴诗茵知道,她最终是不会离去的,纵然她心底有着再多的不满和埋怨,不过,这些都抵不过爱的力量。她爱朗朗,胡竟垒也爱朗朗,父爱如山,孩子需要爸爸,而最终他们心中的刺都会随着对朗朗的爱而慢慢抚平……

    正是,月正圆,风正轻,柔情似水,正在幸福正浓时!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