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侦探推理 >> 第194章 第七重塔(书号:176120

第194章 第七重塔

作者:黎尹
    一天和古芸登上第二重塔,境况几乎一模一样,长老重伤倒地但伤不致死。↑过,直奔第七重,路上一天也帮古芸拔出了雪剑。

    “第七重到底有什么?”一天一边赶路一边问古芸。

    “不清楚,七重塔只有达到渡劫期的弟子才有权试炼,不过按照前六重的情况,应该是一名持有本宗法宝的长老主持试炼阵法。”

    那么就是说长老手里的法宝是他的目标?会是什么呢?

    二人几未停歇,终于到达了第七重,光阵之中,一名黑衣人刚好将守关长老打倒,一脚踏在长老的胸口,看到一天和古芸,黑衣人将目光投来。

    黑衣蒙面,加上有意以元力遮掩,根本无从辨别其相貌,不过那种眼神以及睥睨天下的气势,毫无疑问,是渡劫强者无疑。

    既然是这种局面,那就不可能是四皇子布的局了。擅闯浣神塔并且打伤浣神塔七位守关长老可不是四皇子担负得起的。不过四皇子的比武的彩头是要进入浣神塔修炼,那么那便有可能是他的暗示,这么说来,他是这件事情的知情人。

    如果真的如此,他会瞒着宗主和各护法吗?

    就这种情形看,应该是不可能。更何况,浣神塔是九天玄宗的重地,如果出事,宗主应该第一时间就会知道,知情而不阻止,也许,这才是宗主想看到真正的试炼。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贼人已经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切断了浣神塔与宗主的联系。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何方歹徒?竟敢擅闯我九天玄宗?”古芸手持雪剑,怒喝道。

    “哼!黄毛丫头也敢放肆?”黑衣人并不理睬二人,反而问道脚下的长老:“你不说我也知道惊天古碑在哪!”

    “惊天古碑?”一天胸口仿佛遭到重击。惊天古碑竟然在这第七重塔之中?

    黑衣人手中的长刀元力翻滚,忽然朝着两根立柱之间的空荡空间挥去,元力轰砸下,空间宛若玻璃一般碎裂,掉下来一块黑体白字的七尺古碑。古碑落地,震得尘土飞扬

    “你……”被黑衣人踩在脚下的长老难以置信,他怎么可能知道古碑的位置?“即便是空间灵修者以及阵法大师毒不可能侦测到这个空间宝匣?难道?”

    “你没猜错,九天玄宗有我们的人,哈哈哈哈。”

    黑衣人正在得意之时,一天和古芸已经眼神交流过了。一天挥动着饮天剑,狂奔过去,速度快若奔雷,黑衣人见来者不过是个灵鉴级的小子,根本没放在眼里,随意挥刀应对。不过一天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超乎他的预料,即便被他打退,也险些将他的刀振脱。

    元力爆炸,不过一天的攻势尚未结束,刚刚被打退几步,立即反扑,气势更胜方才。

    黑衣人的眼神之中的惊讶瞬闪即逝,他的脚从长老的胸口移至他的身下,一个轻抬,便让后者腾飞起来,挡在他和一天之间。

    一天却笑了,就知道你会这样。

    早在一旁的古芸飞身横穿而过,救走了重伤的熙长老。

    黑衣人的挡箭牌没了,不得不再一次面对一天的重击。只是说到底,一天的元力强度不过是灵鉴中期,怎么能拿他怎么样呢?

    二者再一次战了个五五开,各自后退五步。

    “没想到你一个新来的,竟然有这般底蕴!”黑依然半开玩笑地说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叛徒。”一天从他的话中推断出,对方应该就是九天玄宗的弟子。一天入宗才几日,如果是外人闯入,怎么可能会认识他这么个人。

    黑衣人似乎并没有半点害怕之意,只不过有些后悔自己的话,毕竟对面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呵呵,确实有点脑子,不过凭你灵鉴的实力,能拿我怎样?得到惊天古碑之后,我依然可以隐匿在玄宗之内。”

    “哈哈哈哈!”一天大笑,“你想多了,宗主及各大护法已在塔外,今天你插翅难逃!”

    “哼,你唬不了我,宗主他们这时候正在静修,这里哪怕是翻了天,他们也不知道。”

    “哦……原来如此,难怪你有恃无恐。”一天猜到他是在宗主以及各位护法那边做了什么动作。

    黑衣人被一天套了话,却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小聪明不少,可惜了。”

    古芸安置好熙长老,与一天并肩而立。

    “芸儿你的雪剑果然已开。”

    “少废话!芸儿不是你能叫的!”古芸挥剑而上。一天也跨步上前与之联手。

    雪剑一出,顿时空间的温度下降至冰点,一天的湮天元力却丝毫不受影响,蓄势待发。黑衣人见两人亮了实力,却仍旧不太重视的样子,随意摆开阵势,来吧。

    两人配合一左一右进攻黑衣人。对方始终与他们周旋,并没有要伤他们的意思。

    他到底想做什么?

    “哼,我可没空陪你们玩!”

    黑衣人欲将惊天古碑收入空间法宝。

    “快!”一天和古芸对视一眼,要发起攻击。

    雪剑起舞,冰系元力袅袅聚形为风,乃是灵级武学冰凤之怒。

    一天也动用了他的惊天六十四尘剑。

    两人合击,人与剑瞬间即至。

    黑衣人在最后的时间内并没有主动硬接,而是将惊天古碑拦在了两人之前。

    他是故意的!一天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原来他是想借两人之手开启惊天古碑?

    要撤回已来不及,冰凤与六十四尘剑击中古碑,与此同时,还有一天的饮天剑和古芸的雪剑。

    元力轰炸开来,光芒耀眼,古碑被轰飞,撞在试炼光阵的阵壁之上,直接让阵法粉碎。而古碑的去势未止,直接撞在浣神塔的塔壁上,塔壁瞬间破裂,就连塔外的众弟子也听得到巨响,看得到塔壁碎裂的碎石掉落下来,惹得一阵骚乱。

    惊天古碑逢此重击,似乎有了点反应。杯体之上的寥寥白字竟然开始泛出些许光芒。

    “哈哈哈,果真如此……万载之期至,古碑终现世!”黑衣人兴奋地笑道。

    而此时的一天注意力并不在古碑之上,而是他手中的饮天剑。就连古芸也难以置信地望着手里的雪剑。

    饮天剑通体的黑色裂开数道光纹,仿佛要碎裂一般。

    一天忽然想到左良的话,饮天剑真的就是是惊天剑吗?正疑问之时,饮天剑自动浮起,脱离他的掌控,黑色的碎片一片一片剥落,露出些许神圣的白光剑体。

    古芸那边,雪剑也被通体的白光所笼罩,脱离他她的掌控也漂浮起来。

    惊天古碑上一共二十字:沉浮乾坤路,洞虚阴阳桥。万载剑出鞘,千世转灵霄。

    这二十字,虽不明其含义,不过随着古碑也漂浮起来,一天大概也猜得到结果。惊天古碑真的要开启了吗?

    “一天!”古芸见黑衣人似乎松懈下来,想要趁机联合一天抓住他。

    一天会意,借用灵空鼎的瞬移能力,再加上之前准备好的五阶阵法,将其锁在原地。黑衣人猝不及防地被一层紫金光幕画地锁牢。

    “谢了!”一天向黑衣人道了一声谢,而后继续观察两把剑与古碑的变化。

    而这一切,古芸丝毫没有准备。怎么会?那可是渡劫强者啊!

    “凤袭银针?阵法?你怎么?”古芸怎么也不明白凤袭银针在他手上,也想不到他竟然有五阶阵法,更想不到的是,这么轻易就制服了渡劫强者。

    一天抬手阻止她继续说话,使了个眼色让其注意古碑。

    二十白字漂浮起来渐渐糅合在一起变成一团白沫。不过再散开之时,却变成另外几个字:惊天已矣,重剑犹生。星星点点的白字只展现了一息的功夫便化作星光点点,坠入下方斑驳的饮天剑剑体之上。

    一天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窒息般的抽痛,饮天剑传来一条讯息:“终于,破封了!”

    破开封印的饮天剑光芒大振,在原地翻转数圈之后腾至高空,所有的黑色碎片在一瞬间消散,青光涟漪呈环状向四周扩散开去。

    此时,一天神情呆滞,目光游离。焕然一新的饮天剑有一种难以掌控的错觉,亦或是哪里出了问题?曾经相伴的亲切之感变得凌厉而疏远。

    “你是饮天?还是惊天?”一天以意念询问着悬浮空中的玉青色的巨剑。

    巨剑未作回应,高挂空中,吟吟作响。一天便尝试以湮天诀的元力强行召回,只是仍旧无功。经过惊天玄心法强化的湮天诀元力原本与饮天剑很是契合,而此时竟然出现了意外状况。

    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疑惑之时,被困在五阶阵法之中的黑衣人悄悄破开了阵法,手里的大刀裹杂着恐怖的渡劫元力砍向一天。

    “去死吧,小子!”

    “危险!”一天忽然回过神来,却看到一片落叶一般的白影倒向自己。

    这幅画面,似曾相识,仿佛历史的重演。

    “芸……为什么……”

    “我……我不知……我也……不知道……你没事……就好……”古芸带着一丁点的满足,轻轻闭上眼,不省人事。

    黑衣人见古芸挡下了偷袭,略微一震,真没想到倚天门下最杰出的弟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刚入门的男子不顾性命,到底终究是雪剑传人,永远逃不过情劫。

    而此时的一天可以说愤恨到了极点。他曾发过誓,不再让女人挡在他身前,如此的悲剧仅仅是因为他失了神,如果他能注意到那黑衣人,或者提前预知他破阵的能力,结果就不会这样了。

    “啊……”一天抬头怒吼。“给我回来……”

    饮天剑似乎听懂了他的呼唤一般,笔直地窜回他的手中。他放下重度昏迷的古芸,脸色黑得可怕。

    饮天剑之上翻滚着青紫色与无色交杂的能量,似元力又比元力更加可怕。黑衣人隔着几丈之远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恐怖气息。

    好不废话,一天再次施展起惊天六十四尘剑。全新的饮天剑蕴含着独特的功效,六十四尘剑比之前更加的气势逼人,再加上,此时的尘剑可是元力与鸿之力二者兼具。

    黑衣人心道不好,不得不认真面对,也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浴火蛟龙!

    不过令其大惊失色的是,一天的六十四尘剑并不是飞射而来,而是瞬间出现在他身前,他的武学还不曾施展,就被六十四剑贯穿。

    他意识消失之前,艰难地吐出四个字:凤—袭—银—针。

    黑衣人倒地,一天转身,将饮天剑和雪剑一并收入灵空鼎,抱起古芸走下塔去。

    恰逢一同进塔的其他六人刚好上来。六人望着毫无表情的一天抱着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古芸一步一步走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