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二十二章:征途遇险(书号:176124

第二十二章:征途遇险

作者:儒襟肆风
    

    梁山接着分析道:“其二,方才你也说了,黄帝铸剑的传说与铸鼎的传说几乎一模一样,都是首山采铜荆山铸造,我倒是觉得,黄帝铸的还是鼎的可能性较大。 而至于轩辕剑,我是这么认为的。”

    梁山说着干脆站子起来,边思索边道:“涿鹿之战失利时,黄帝向天界求援,天界曾下派九天玄女助战。而在再次失利之下,黄帝会怎么做?”

    大仙儿也听得认真,直接答道:“再求援呗。”

    梁山点头道:“没错,是再求援。于是,天界又帮了黄帝一次,而这一次给的是轩辕剑。你们想想: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日月星辰既为天,山川草木既为地理,而农耕畜养以及一统之策,本是人知识。黄帝本被后世誉为人之帝,而他的知识,想必与这把轩辕剑有关。”

    梁山见大家纷纷点头赞同,接着分析道:“黄帝以轩辕剑战胜了蚩尤,并开创了人新时代,在其晚年时于首山釆铜荆山铸鼎,鼎成之时天界降黄龙以迎接黄帝……大家细品一下,这个过程是不是与之前的轩辕剑有所关联?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天界以黄帝为媒介,向世人传播人知识,而黄帝不辱使命而后被天界所嘉奖……你们说呢?”

    这次,连韩诗诗也点头表示有这可能,梁山精神更为一振总结道:“所以我认为,轩辕剑来自天界,黄帝铸鼎为信而去了天界。后世之人只知在战争的关键时刻多了一把轩辕剑,却并不知其来历,于是久而久之与轩辕鼎的传说混为一谈了。这应该是事情的真相了。”

    梁水见哥哥说的精彩,忙带头鼓起掌来,却惹得大伙儿一阵大笑,笑声有对梁水的可爱表示认同,更多地却是对梁水的思维之缜密而表示钦佩。

    程涛却不无担心地问道:“可是轩辕剑如今下落不明,要到哪里去找呢?”

    “其实现在关键的不是剑,而是地点。”颜臻思索着道。“轩辕剑也好、轩辕鼎也罢,与天界的联系有两个关键因素。其一是采首山之铜。其二铸鼎荆山下。”

    颜臻随手打开手机地图道:“你们看,首山在襄城县,荆山在灵宝市,两地虽都在河南,却相距三百多公里,他釆了铜之后,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铸鼎呢?或者说其本意是要铸鼎之后进入天界,为什么要跑到三百多公里外的首山去釆铜呢?这两个地点之间,是否会有某种联系?”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被颜臻这么一说,也都觉得黄帝当时有些刻意为之的味道。相顾四望,眼神心照不宣,不用说,这次是要去趟河南了。

    马老道轻叹一声,暗道:这刚回来,又要走,这奔奔忙忙的……年轻真好!

    从事发到如今,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颜臻心里着急,第二天众人休息准备了一天,第三天整装出发了。这次一起出发的人多了起来,不仅梁山梁水要跟着去,连韩诗诗也一起凑了热闹。赢勾已除,家里没什么威胁了,马老道也赞成韩诗诗的意见。况且如今事情的方向还不明朗,带一位历史专家也是很有必要的。

    事情有了眉目,级也重视了起来,程涛干脆报请级,以官方的名义为众人都出了个聘任函,聘请众人为特约顾问,不仅原工作保住了,而且还会有国安提供的薪酬。另外是众人的活动经费也给特事特办批了下来——一箱毛爷爷,外加一辆商务车。

    此去河南,离最近的灵宝市也有一千一百二十公里,众人驱车一路高速,第一天走了六百多公里。但到了日兰高速荷泽段时,车却坏在了半路。找人、拖车、维修……折腾了一夜,车却还没有修好,众人干脆在修车厂对面的小饮品店喝着饮料聊着天儿休息了起来。

    小店老板娘叫姚瑶,是个明艳动人的小姑娘,年龄与众人相仿,一看是大学生创业的那种女强人,热情开朗很是健谈,跟众人聊得热火朝天,倒也没让众人觉得无聊。

    当众人问起荷泽什么最出名时,姚瑶侃侃而谈了起来。

    “荷泽最有名的当属涂山化。《吕氏春秋音初篇》记载禹时涂山氏之女唱“候人兮猗”,这是有史可稽的国第一首情诗。等候人的是女娇,被候的是大名鼎鼎的治水英雄大禹。

    相传大禹为治水而东奔西走,三十岁时,在涂山遇见了涂山氏之女女娇。春暖花开,绿染桑林,纯洁而健康的男女,在野外一见钟情。不过因为大禹奔走天下治理洪水,只能暂做门女婿,“夫从妇居”。然而以治水为己任的大禹在成亲第四天率众离开涂山,从此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直到治水成功。

    对禹来说,治水的业绩决定着前途;但是对女娇来说,爱情是惟一的。禹出门在外的日日夜夜,女娇独守空房,不觉忆起了初次见到这个“身九尺二寸长”的魁梧男子的情景,一缕笑意袭弯弯的嘴角,恰如那天边的一勾新月。触景生情,这个野生野长的不识字的女子,居然触动灵机,发为心声地唱起了诗:在那弯弯的月亮下面,我等候着心爱的人儿。爱情多么伟大,多么神,它不仅开启了这个痴情女子的心智,而且书写了汉语爱情诗的最初篇章。

    后来,女娇相思成疾,再也顾不得世俗规矩,亲自跑到了禹的家乡。如同小说家们喜欢说的那样:悲剧发生了。女娇有一天给禹送饭,看见了化身为熊的禹,十分羞惭,遂化为石头,禹向此石索要儿子,石头裂开,禹的儿子启诞生了。”

    姚瑶说完,满眼都是小星星地望着众人,等着众人的感慨。梁水的表情几乎与姚瑶一样,却是在偷偷打量着颜臻。而颜臻却是被姚瑶夸张的修词激得一身鸡皮疙瘩,却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梁山微闭着眼睛像是在回味故事的意境,却暗地里揪紧了衣角,看样子也是被恶得不轻。大仙儿?那货对谁都觉得人故事娇。还是韩诗诗正常点儿,像看学生般含笑鼓励着姚瑶,还没从老师的角色走出来。最干脆的当属程涛,像听了笑话般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你笑什么!”姚瑶严肃地问程涛道:“很好笑吗?”

    “变……变成石头?哈哈哈哈……”程涛还是止不住大笑道:“想想当时的情景哈……禹说:还我儿子!然后那石头咔嚓裂开一道逢儿……那启吧唧掉到地了……”

    众人一阵绝倒,都被程涛这几个很有画面感的象声词给逗得哈哈大笑。可姚瑶却冷面含霜地道:“请注意你的言词,女娇是九尾一族,变成石头有什么怪的吗?”

    “九尾?”程涛还是忍不住笑,听了好反问道:“是狐狸吗?”

    那姚瑶气得小胸脯巨烈地起浮着,冷冷地喊道:“滚蛋?都给老娘滚出去。”

    正在此时,对面来人通知说车修好了,众人还要赶路,忙都起身出了小店,却还没从那画面走出来,一个个前仰后合地相携而行。

    办理好手续,再出发时已是下午,众人驱车赶路,想着接下来人歇车不停,在后半夜可以赶到灵宝市了。

    这人哪,一了车会犯困,车开出没多久,除了开车的程涛外,众入都各自迷眼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颜臻感觉体内的轩辕剑气一阵轻微地翻腾,颜臻有些好,暗自探查着体内的轩辕剑气,见没什么异常,于是暗自运功疏导了几个周天也平静了下来。

    又过了不久,那轩辕剑气又是一阵翻腾,却一次要巨烈的多,颜臻心下一惊:这……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颜臻正暗自想着,却突然感到整个车和人都在向下坠去。颜臻大惊,猛地睁开眼睛一看,却见车已到了一处悬崖,整个车身大头朝下往悬崖下落去。颜臻忙大喊一声:“都起来,坠崖了。”

    众人在颜臻高喊时已经醒来,看清了情势之后,名自从窗口翻身窜了出来。颜臻身体一旋到了商务车的后方,单手抓住保险杠,整个人贴在崖壁之,手脚暗运真气用力插进崖壁的缝隙,想固定住身体,却被几吨重的商务车拽得猛得往下滑去,手和腿都划出一道长长的石沟,碎石粉屑披头盖脸地兜头落了下来。

    韩诗诗与颜臻几乎一个动作,虽颜臻晚了一步,却也在关键时刻稳住了车身。二梁与大仙儿早已贴在了崖壁,而程涛却没那本事,整个人趴在车门那儿下张望,见二人稳住了车身,忙也一翻身出了商务车,几个爬跃到了车尾,颜臻一松手把商务车扔了下去,却反手抓住了程涛,手脚一用力,两人腾身向崖掠去。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