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岷州陷落归大文

作者:青衣陆逊
    瞧见姚若愚不说话,完颜烈焰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怒道:“你以为你吃定我了么?”

    “不然呢?”

    姚若愚莞尔一笑,魂念再度升华,大国势、妖龙命格、五灵剑阵三者之力汇聚,重新搭建起了剑域框架,随着魂念灌入,那股独属于七境才有的气机再次从他体内释放出来。 

    剑锋一抖,荡出一圈圈的涟漪,姚若愚含笑道:“还请烈焰大统领授首!”

    “你做梦!”完颜烈焰目眦欲裂,满脸虬髯根根炸起,咆哮着挥刀而起,火焰刀域被他压缩到极致,继而化为一道恐怖无的刀光,近乎将偌大天地都彻底充斥,直接盖压向姚若愚的头顶。

    凝望那遮蔽天穹的炽烈刀光,姚若愚眸缓缓浮现出一缕缕的混沌光泽。

    毁灭!杀戮!破碎!逆转!灾祸!劫难!混乱!刺穿!

    无数剑道的精髓构建了这一缕缕的混沌之气,并最终演化一股凌驾于无数法则之的力量。

    逻辑,判定!

    存在,否决!

    提剑而起,姚若愚猛然纵身冲入那磅礴火海,融入了逻辑法则的剑魄缭绕于剑锋,凡是触及过来的火焰,都于瞬间被强行抹消了其存在,以至于姚若愚仗剑疾走,于火海内穿行近两千四百余丈后,身连半点火星触碰的痕迹都没有。

    一刀轰出,完颜烈焰重新举刀,他此刻已经全然顾不得自己的安危,只是想着要将这个未来的大金死敌彻底消灭。

    只是他的长刀方才举起,身前汹涌的火海忽地凭空出现一块空洞,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把利剑已经穿过了重重虚空,凭空刺入了他的咽喉。

    七境强者的生命力极为雄厚,哪怕被刺穿咽喉这等要害,也能够凭借浩瀚的真气迅速稳固伤势并进行恢复。

    可是当完颜烈焰拼命调动真气想要修复伤势的时候,镇仙剑那数千载的戾气竟然生生将涌来的真气全部撕裂,同时黑洞之力发动,疯狂鲸吞着他体内磅礴的真气。

    瞪大眼睛,完颜烈焰想要用仅有的右手挥刀反击,姚若愚直接剑锋一转,逻辑法则瞬间没入他的身躯,将他整条右臂从完颜烈焰的概念强行抹去。

    在远处姜太恒等人看来,完颜烈焰的右臂依然存在,但是不知为何,完颜烈焰竟然如同两条手臂都断了一样,只是疯狂地抬腿猛踢。

    短短一炷香时间,完颜烈焰曾经魁梧壮实的身躯已经凹陷了下来,海量的七境真气被姚若愚全部吞吸,这股庞大的火系真气,大部分被他用于淬炼身躯,只有小部分经由黑洞的转化,变为精纯的灵力灌入紫府内的灵泉。

    毕竟是七境王侯,哪怕只有小部分纳入自身,也让姚若愚从原先的六境四重,一口气突破到了六境六重。这还是他刻意压制境界的结果,否则的话,一口气抵达六境圆满也有可能。

    随着完颜烈焰的殒命,原先封闭了十万余丈方圆的五灵剑阵也缓缓收起,姜太恒等五人背负神剑飘然而至。

    方才靠近,姜太恒已经拱手笑道:“恭贺王爷诛杀完颜烈焰,创古往今来之先河。”

    黎一梦脸色平静,似乎看不出什么吃惊,倒是赵疾、普剑子等三名剑宗脸仍有几分惊叹的神色。

    姚若愚闻言后淡淡一笑,抱拳道:“还是要靠五位前辈在旁坐镇,否则单凭本王一人,也拿不下这完颜烈焰。”

    因为此刻战争尚未结束,六人并未过多客套,迅速赶回了岷州要塞。

    此时,因为完颜炽等六境纷纷殒命,艺军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尤其是完颜沉默殒命后,宋凯的亡灵军团和蔡旭东的傀儡军团重新出现在战场,抹消了金国大军的人数优势。

    而姚若愚和五位六境的现身,则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得知身为七境王侯级的完颜烈焰也不敌殒命,金国大军彻底崩溃,士气全无的他们要么四散而逃,要么跪地乞降,再无丝毫反抗的意念。

    让诸军派人打扫战场,收拢俘虏和统计战损,姚若愚带着暗夜龙骑军迅速入城,将城残余的反抗势力尽数横扫了一遍,随后才来到要塞央的帅府。

    此时许烜熔、宋凯、邹布衣及随军出征的其余官们已经在寒铁军的护送下抵达了帅府,姚若愚让姚山带人去帮忙镇压城内各处,自己则在一名甲士的带领下步入帅府,来到了正堂。

    许烜熔等人正在讨论这一次交战的情况,见他进来,除了许烜熔依然端坐不动,宋凯等人纷纷起身致意。

    示意他们随意,姚若愚来到首座坐下,问道:“战损方面可统计好了?”

    见他询问,宋凯答道:“目前岩虎军、寒铁军、鸳鸯军正在打扫战场,他们的战损情况估计还要一段时间,其余各军和此次俘虏人数应该再有片刻能统计好。”

    姚若愚嗯了一声,见众人脸没有多少喜色,不觉疑道:“怎么感觉气氛不太好啊?”

    “能多好?”瞅了他一眼,许烜熔含嘲一笑,“虽然我们打下了岷州要塞,但是这次的战损恐怕非常严重,极有可能影响我们原先的计划。”

    姚若愚摸了摸下巴,没有搭话,倒是礼部的穆景岔开了话题:“此次攻下了岷州要塞,金国方面必然会有所反应,若是我们兵力的确折损太大,不妨直接屯兵在此?”

    见他插口战事,宋凯皱了皱眉头,倒是邹布衣笑着摇了摇头:“数万大军囤积在此,目标太大,反倒是分散开来,让金国也不得不被动分兵,才是良策。”

    姚若愚微笑道:“我大军队和四大王朝不同,他们兵多将广,但是大部分都是各城驻军,不过二境水准,但是我们大不同,兵寡却精锐,虽然只有九万余人,但是足以匹敌数十万大军,合拢一处,反而是丢失了优势。”

    几人正说着话,堂外忽然走入一群人,为首的是杨仁杰和喻洁仪二人,身后则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女,一个个脸色惨白,步履踉跄,跟着三人走入正堂。

    看见那群仿似行尸走肉的年轻男女,姚若愚等人都是露出了几分笑意。

    这些年轻人都是移通学院的学子,因为学院成立至今已有三年之久,学子们大多有了一定学识基础,所以此次北伐,白俊儒特意挑选了四十名学院内专修兵事学科的学子,随军北,进行历练,增长见闻。

    虽然说在学院内一直都是学习兵事的,但是这些人毕竟还是十五六岁的孩子,哪儿碰到过真正的战场,结果第一次碰到如此惨烈的战事。

    城外那密密麻麻的残破尸首,和闻之欲吐的血腥味,直接让这些人只差没把前天的饭也给吐出来了。

    瞧见姚若愚等人善意的笑容,那些学子们俱是表情尴尬,想要说话,却因为太过难受,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摇了摇头,姚若愚看向跟随进来的侯静茹,后者狐眸微弯,含笑道:“已经帮他们施过法了,身子没有问题,是心理的关还迈不过。”

    “放心吧,吐着吐着习惯了,咱们当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杨仁杰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身旁一名学子的肩膀,差点没将那可怜孩子一巴掌拍在地。

    姚若愚回忆起当年武隆盗老巢的尸山血海,不觉微微一笑,道:“你们随意,自己找地方坐,仁杰,战损和俘虏的数据统计好了么?”

    “嗯,”杨仁杰从怀里掏出一本账册递过去,随后道,“超瓒、寻欢和阿布三个带人在接管要塞各处,蒋姐心细,陪着他们一起布防。”

    姚若愚点了点头,翻开账册浏览了起来,原先凝重的神色放松了数分,将账册抛给许烜熔,含笑道:“统计过了,此次全军阵亡三千八百多人,重伤一万四千多人,轻伤两万三千多人。”

    宋凯心算较快,皱眉道:“等于失去了四万人的战力,仅剩下五万人不到。”

    姚若愚摸了摸下巴,忽地问道:“静茹,如果国医院全力治疗,半个月内能让多少人恢复战力?”

    侯静茹一愣,咬住下唇想了想,迟疑道:“半个月时间……可能只能让三千人左右吧。”

    “如果我们几个帮你一起布下灵阵呢?”许烜熔插口问道。

    “那能帮更多人了,”侯静茹一喜,掰着手指算了算,笑道,“应该能让**成的人恢复过来。”

    姚若愚、邹布衣等人相互对视了眼,纷纷暗自点头。

    “半个月能恢复大部分战力,那么计划也不会受到影响,”邹布衣摇着羽扇,笑道,“也正好可以观望下大宋那儿的动静,万一他们没有杀入陕西,我们也能提前做好撤军的准备。”

    “撤军倒也不必,”宋凯沉吟道,“这座要塞是整个陇南防线最为关键的关隘,若非完颜烈焰被骗主动出来,我们想要攻克这座要塞,至少也要战死万人才有可能。”

    姚若愚笑了笑,道:“除了战损,此次我们俘虏了接近四万名金兵,还有一万四千多匹战马,八名五境将师,还有一百多名黑莲教灵师,算是收获巨大了。”

    “那接下来,我们至少需要一个月的休整时间,”许烜熔秀眉蹙起,凝声道,“处理俘虏,伤兵的疗养,还有安化城的粮仓,太多事情了。”

    姚若愚轻轻颔首,仔细扫视沙盘,吩咐道:“既然如此,仁杰,你和蒋姐领军把安化城的粮草全部搬运过来,兽神、神鹰、寒铁按计划接管要塞,静茹,你准备一下布置法阵的事情,有什么需要直接找萌萌哒。”

    宋凯似是发觉了什么,问道:“那姚哥你呢?”

    “我?”笑了笑,姚若愚自长椅站起,缓缓道,“陇南防线东部还有几座城池,我领暗夜龙骑军先去扫荡一遍,这儿交给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