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正文 341(书号:178810

正文 341

作者:了无眠
    傅镜清说:“两天之后动手术,准备很顺利。 ”

    温暖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最后实在没话说,温暖开口:“如果没什么要说的,我先挂了。”

    那边傅镜清没有说话。

    温暖等了一会儿,直接将手机挂了。

    温暖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傅镜清现在人在外面,苏苑即将要动手术。

    温暖不想现在将一切都揭开。

    但是这件事情在温暖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跨不过去的坎儿。

    到底那天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次之后,她跟傅镜清也已经好久没有联系。

    温暖日复一日重复着班下班的生活。

    这段时间,她也搬到了雪园。

    连两个孩子也看出来,温暖的心情很不对劲。

    温暖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心是沉沉的样子。

    而且傅镜清每天都会跟两个孩子用电脑视频。

    往往那个时候,温暖总会刻意的离开。

    一天晚,温暖听到元宝在问傅镜清:“你是不是惹暖暖生气了?”

    傅镜清说道:“没有。”

    元宝又不死心的问道:“那你跟暖暖吵架了?”

    傅镜清声音平静的事情:“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还是不要管。”

    元宝也是声音平静的说道:“暖暖的事情我不会不管的,以前我说过,如果你不能照顾暖暖,或者让他伤心的话,我一定会给自己找一个能照顾自己的后爸的。”

    傅镜清不悦的说道:“我是你亲生爸爸。”

    元宝说道:“那也没办法,亲生不亲生,我没办法,如果你还在乎我和暖暖,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先跟暖暖道歉,哄她开心,我将暖暖给你不是为了让她哭的。”

    傅镜清皱了皱眉:“她哭了?”

    元宝说道:“这两天,我已经看暖暖偷偷流过两次眼泪。”

    温暖,听到这句话还是挺震惊的。

    因为这两天他根本没有哭过,也是说元宝在对付傅镜清撒谎。

    但是元宝为什么要这样做?

    温暖也没有想太多,自己回了房间,准备睡觉。

    没过五分钟自己的手机响了。

    竟然是傅镜清打过来的电话。

    温暖将电话接起,没想到傅镜清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对不起三个字。

    听到这三个字,莫名的,温暖只知道鼻子一酸。

    过了好一会儿,温暖才说了一句:“我想你。”

    那边傅镜清似乎也微微愣了一下。

    傅镜清说道:“那我过两天回来。”

    温暖连忙说道:“不要,你暂时不要回来,等苏苑做完手术再回来吧。”

    傅镜清说道:“那你过来。”

    温暖考虑了一会儿说好。

    挂掉电话之后,这些天在头顶的阴霾似乎一下子都散了。

    过去过去吧。

    明明才几天,但是温暖是真的特别特别想念傅镜清。

    那种感觉像是离别了很久一般。

    温暖也想让自己任性一回。

    过了一会儿,温暖开始收拾行李。

    第二天,温暖和两个孩子告别。

    温暖原本以为他们会不高兴。

    但是没想到平安和元宝一听到她要去美国找爸爸都很支持,也没有闹着要一起去。

    一早,傅镜清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行程已经安排好,机票也已经定好。

    等下了飞机,那边也会有人来接。

    温暖跟公司请了年假,然后踏纽约的旅途。

    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深夜。

    温暖知道会有人来接,但是没想到这个人是傅镜清。

    温暖跟着傅镜清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傅镜清看到温暖的时候,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喜。

    这让温暖心里隐隐的有一些失望。

    毕竟她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专门过来的。

    见到温暖时候,傅镜清也只是接过温暖手的行李,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温暖跟在后面。

    只觉得今天傅镜清的脚步平日里太快了一些。

    或许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忙。

    只是美国时间这边已经是凌晨,他还能有什么事情呢?

    伴随着这样乱七八糟的情绪,温暖钻进车子里面。

    傅镜清很快也已经坐在驾驶座。

    关门,他并没有发动引擎。

    而是整个人突然倾身过来,直接将温暖压在座位,狠狠的吻了下去。

    起初温暖是懵的,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很快本能的迎傅镜清的这个吻。

    气氛越来越热烈。

    傅镜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温暖的座位椅放了下来。

    温暖几乎是平躺着的。

    而傅镜清已经欺身来。

    温暖想到这在车子里面,虽然车子的位置停的还算是隐秘。

    但是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温暖连忙说道:“不要,外面的人会看见的。”

    傅镜清声音已经暗哑的不像话。

    傅镜清说道:“放心,这玻璃是特殊材料,外面看不见里面。”

    似乎是惩罚温暖的分心,傅镜清的动作更加的激烈。

    温暖以前也没想到,傅镜清外人看来,那样清冷冰山甚至禁欲一般的男人,到了她这里,简直像是一个贪得无厌的饿狼一般。

    温暖躺着,迷蒙着双眼看着傅镜清,只觉得这个男人陌生又熟悉。

    回到别墅的时候,温暖真的是累极了。

    最后还是傅镜清将她从车子里面抱出去的。

    温暖本来要调时差,加太累,整个人几乎已经虚脱。

    接下来温暖都是昏昏沉沉。

    但是她能感觉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包括傅镜清抱着她去洗澡,给她穿衣服,帮她吹头发,然后将她放在柔软舒适的大床。

    到纽约的第一天,温暖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温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

    她起身,傅镜清并不在。

    走到床边,才发现自己住的地方不仅仅是一个别墅,而是一个巨大的庄园。

    温暖出了房间,这里有很多人。

    都是金发碧眼的姑娘,有的是这里的保姆,有的是这里的厨师。

    管家倒是一个国人。

    那个人年纪三十出头,一身正装,表情永远是一脸正经,恭恭敬敬的对温暖说道:“太太,我是管家陈水,您叫我阿水好了。”

    温暖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傅镜清呢?”

    陈水说道:“先生现在在医院,苏小姐今天动手术,先生吩咐,如果太太醒过来了,要去医院的话,我们送你过去。”

    温暖怎么忘记了,苏苑是今天动手术。

    温暖连忙说道:“那快点送我,去医院。”

    陈水,却不忙不急的说道:“先生吩咐过,如果太太醒了,先吃午餐。”

    温暖心里有些着急,但是心想,她现在过去估计手术也正在进行之。

    加她几乎已经,24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

    确实饿的有些头脑发昏。

    于是听话的去了餐厅先吃饭。

    午餐准备得很丰富,都是餐,菜色也都是温暖喜欢吃的东西。

    但是温暖,现在哪有心情品尝美食,纯粹是填饱肚子罢了。

    大约只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温暖吃好了午饭,然后对陈水说道,快送我去医院。

    陈水安排了车。

    半个小时之后,温暖到了医院。

    进去之后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包括柳云梦苏鸿儒,还有章程。

    傅镜清,却不在外面。

    柳云梦和苏鸿儒看到温暖也非常惊讶。

    柳云梦走过来,抓住温暖的手:“小满,你怎么过来了?”

    温暖说道:“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柳云梦说道:“还不知道,已经两个小时了。”

    温暖问道:“傅镜清呢?”

    柳云梦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镜清和医生都在手术室。”

    温暖倒是想起来了,苏苑说过,她做手术的时候可以抓住傅镜清的手,这是她最后的愿望。

    温暖安慰柳云梦说道:“别担心,苏苑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群人在外面等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手术室的大门开了。

    一群医生护士走了出来。

    推出来的还有处于昏迷状态的苏苑。

    不过苏苑的手还是紧紧抓住傅镜清的。

    医生和苏鸿儒说了一些话。

    温暖已经知道,手术进行的很顺利。

    接下来只要挺过术后可能出现的排斥反应期,苏苑能够痊愈了。

    柳云梦当场扑在苏鸿儒的怀里大哭了一场。

    苏鸿儒不停的安慰着她。

    章程则是握着医生的手,不停地说,谢谢。

    那边傅镜清一眼看到了温暖,想要走过来,但是苏苑的手依旧紧紧的拉住他的,怎么也不肯放开。

    温暖走了过去,说道:“你暂时陪陪她吧。”

    苏苑被送到了特殊病房。

    因为是无菌的,所有的人都必须呆在外面。

    只能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看到里面的情况。

    傅镜清却穿着无菌服呆在里面。

    苏苑的时候,始终紧紧的抓住他的,即便是这种没有意识的状态,也不肯松懈。

    等到苏苑真正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六个小时以后。

    途温暖回去,给大家做了一天晚餐,送到医院里面过来。

    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章程和傅镜清在楼道里面的对话。

    温暖坐在面的楼梯,一动都不敢动。

    楼道里面非常安静。

    那边两个人的对话也是清清楚楚的传了过来。

    章程说道:“小满怎么会过来?”

    傅镜清说道:“我妻子过来看看我有什么不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