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75章 又是那个地方(书号:178811

第75章 又是那个地方

作者:知道深浅了
    骂完了之后,这个男客也发现了不对劲,发现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没有动。

    特别是发现了屋子里竟然有那么多人,不仅有咸湿佬和那个女人,还多了苗人庆等三个人,最关键是苗人庆还阴森森的,一脸纹身直接宣告他不是好人。

    “今天有事,不营业了,改日再来。”苗人庆冷冷的说道,而后转头阴森森的看了男客一眼。

    男客吓了一跳,而后感觉无趣,嘴上象征性的逞能一下:“卧槽,真没见过你们把生意往外赶的人,今天你赶我,明天你请我,我都不来了。”

    然后转身出门,顺手带上了门。

    我与丁二相视一笑,苗人庆却依旧毫无表情。

    苗人庆瞄了我一眼,然后看着我手里的烟,说道:“烟还是少抽一点,对身体不好不说,还会彻底把你的嗅觉给搞坏掉。”

    “哦。”丁一点了点头,想起上次中降头,把味觉弄没了,那种感觉是很可怕的事情,特别是想起生吞猪肉那一幕,就直犯恶心。

    “干我们这行,五官很重要的,眼耳口鼻舌,坏掉其中一样,对以后的修为都是会有影响的。”苗人庆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丁一把烟扔在了地上,用鞋子碾灭。

    丁一掐灭了之后,发现苗人庆却自己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他反问道:“那师傅,您自己怎么抽那么猛?”

    苗人庆眯着眼,冷笑说道:“因为我是师傅,这个答案满意吗?”

    丁一咕噜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说道:“满意。”

    其实这个答案就如同吞了一只蟑螂的那种感觉,但却让他无可辩驳。

    他猜想或许是苗人庆已经功成身就,达到了很高的修为了,不需要注意这些细节了。

    然而就在这时,丁一发现苗人庆脸上有一条横肉一直抽动,这横肉抽动的时候,带动着符文一起动,让人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符文好像活了一般。

    “来了。”苗人庆突然站了起来,转头看向了里屋,嗖的一声冲了进去。

    丁一和丁二也同时站了起来,丁一的心里砰砰直跳,血压升高,他拉着丁二的手,发现丁二的手都在抖。

    他拉着丁二也冲进了里屋,发现里屋里面就一张床,也不宽敞,但是床的边上有一个窗台,此刻窗户打开着,而苗人庆已经不见了踪影

    外面暗摸摸的一片,夜里十点多了。

    但从窗外却传来了隔壁房间啪啪啪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叫声,无比的**。

    丁一咬咬牙,拉着丁二就爬上了窗台,他先上去,然后拉着丁二上去,也幸好今天丁二穿的是她们学校上体育课用的运动裤运动鞋,要是穿个裙子,指定不好使

    爬出了窗户之后,发现外面是一堵墙,墙并不高,距离窗台有五十公分左右,墙与窗台之间有一道水沟。

    墙之所以不高,那绝对是用来扫黄逃生用的,方便客人直接爬上去,就这墙的高度,别说是丁二了,就是七十岁的老大爷,那都是嗖的一下就能上去。

    上到墙上之后,发现这墙体特别的宽,足足有一米,而且特别的平坦,都是用水泥抹平的,这分明就是一条逃生的小路了。

    由于这一段是在巷子的尽头了,所以得左转往前

    然后走出几步之后,发现隔壁房间的窗帘没拉,窗户没关

    丁一转头看去,一副活春宫就在眼前,他直接看愣了。

    此刻一男一女在行苟且之事,只是那姿势也太夸张了吧?

    丁一这是长见识了,脸红心跳,某个地方硬了。

    丁二更是直接傻眼了,呆在原地走不动路了。

    气氛一下子无比的尴尬。

    就在愣神之时,发现不远处的墙头上,一道黑影快速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丁一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是苗人庆。

    他来到丁一的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跑了。”

    然后那个窗台一直传出不雅的声音,他转头一看,眯着眼睛,大喊一声:“警察来啦。”

    只发现那男的身子一抖擞,似乎直接缴枪了

    苗人庆快速的跳下了窗户,回到了咸湿佬的那个房间。

    然后那男人一回头,发现了墙上呆呆愣愣的丁一和丁二。

    丁一直接懵了,只见那男的吼道:“卧槽尼玛,哪个萨比玩意,直接把老子吓萎了。”

    丁一回过神来之后,拉着丁二也快速的跳下了墙头,回到了咸湿佬的房间。

    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没想到不苟言笑的苗人庆,竟然会开这些超级大玩笑,让其背锅

    然后下了窗台之后,回到了屋内,却见苗人庆对着咸湿佬呵斥道:“那人什么来历?住在什么地方?”

    咸湿佬无比害怕的说道:“大师饶命,大师我们没有害人,只是赚点小钱而已。”

    原来咸湿佬可以说话了,肯定是苗人庆允许的,苗人庆冷声问道:“没听清我问的问题吗?”

    “不不不,听听清了。”咸湿佬深呼吸一口气说道:“他也是一位大师,跟您一样的,如果是商业竞争,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斗,咱们可以合作的,互利共赢,五五分,您看,怎么样?”

    “我看你是想死。”苗人庆目露狰狞,这眼神连丁一都怕,丁二都在瑟瑟发抖,他说道:“老鬼,动手。”

    “别,别啊,他在半山墅88号。”咸湿佬一害怕,脱口而出。

    丁一一听到这个名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熟悉的一个地址。

    “带我们去。”苗人庆呵斥道。

    “好,好,只要您别伤害我和我朋友。”咸湿佬指着抽屉说道:“抽屉里有一万多块,是孝敬您的。”

    “老鬼,附身。”苗人庆没有客气,直接让老鬼再次操控了他的身躯,随后骂道:“真特么啰嗦。”

    “师傅,不用他带路,半山墅88号,我去过,我知道在哪。”丁一说道。

    “你去过?”苗人庆上下打量着丁一。

    “是的,我去过。”丁一想了想说道:“当时丁二被雯雯骗走了,我得到消息,那里会举行白衣派对,我以为丁二被抓到那里了,所以我就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