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科幻小说 >> 152、懒人逻辑(书号:178813

152、懒人逻辑

作者:昆吾奇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有点迟了,虞美人趴在青木肩上睡着了。青木把美人放到床上,姚菁菁帮着盖好被子,调好空调的温度。

    由于虞美人是跟史大壮住一起,所以史大壮订的是亲子房,而青木的房间只有一张大床。美人出来的时候没把房卡带出来,青木也懒得去找客房服务人员浪费口舌,就让美人睡在自己房里算了。只是这样一来,他就没地方睡了。

    姚菁菁说:“要不你睡我那里去吧。”

    青木一愣:“啊?”心说着女孩也太直接了吧!

    姚菁菁看见青木的窘样,很想笑,但想起自己话没有说清楚,也觉得尴尬,连忙解释:“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有事要回一趟老家,订了夜里十二点的火车票。房间是公司订的,要后天才会退,空着也是空着。”

    青木说:“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怎么订这么晚的车票啊?”

    姚菁菁笑着说:“原来订的是八点的,但今天不是陪你和美人吃饭了嘛,我就改签到十二点了。”

    青木说:“那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们而耽误了你的行程!”

    姚菁菁说:“没关系啊,一直想着谢谢你,终于等到机会,今天能和你们一起,我自己也很开心呢!”

    这时候青木的手机响了,是胡杏打来的。

    胡杏毕竟是警察内部人员,对滇南发生的事情有所耳闻,联想到青木和史大壮在这边,有点担心,就打电话过来问问。得知他俩都没事,她放下了心,就和青木闲聊了几句,说了说吴中最近发生的趣事。

    青木问起夏家老爷子的情况,胡杏说她外公最近情况还可以,精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整个夏家都欢天喜地,她两个舅舅夏伯昼和夏仲晚都说要谢谢青木。

    末了胡杏又问起清明梦的事情,她说她现在入梦很容易了,但是醒来还是困难,不知道怎么控制。醒不来的清明梦非常恐怖,弄得她现在都快精神分裂了。

    青木就让她去看看量子力学方面的书,启发自己的灵感。他说梦和现实是两个空间,做梦的时候,我们的意识在两个空间来回穿梭,就像量子一样,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根据海森堡量子测不准原理,量子的运动是不可观测的,一观测就会发生量子塌缩。

    梦境中的意识也是一样,我们不能观测,一观测就会发生空间塌缩。所以我们做梦的时候,只要你意识到自己做梦,就会醒来。因为你观察到了自己的意识,就像量子一样,一观察,就必然只能存在于一种稳定的状态,意识一被观察,也就只能存在于一个空间内,通常人在这时候会醒来回到现实世界。

    而清明梦者就是在观察的时候让意识停留在另一个空间,也就是梦境里,而短暂切断了和现实的联系。要想回来,就要让意识回到模糊重叠的不可观察状态,就像让已经被观测到的微观粒子回到量子态一样。

    胡杏听得稀里糊涂,说好吧好吧,我去找找书看。

    青木通电话的时候,姚菁菁帮青木换了杯热茶,然后就在旁边安静地听着。等他挂掉电话以后,把茶杯推到青木面前,说:“原来青木先生还懂量子力学啊!”

    青木说:“哪里,也是跟梅教授讨论得多了,懂一点皮毛而已。”

    姚菁菁笑着说:“不会是专门用来泡妞的吧?青木先生一定是此道中的高手。”

    青木哈哈一笑:“怎么会呢?我哪里懂那个啊!”

    姚菁菁就问:“刚才电话里的人是您女朋友吗?听声音很甜呢!”

    青木说:“那是我徒弟,我孤家寡人,哪里来的女朋友!”

    “果然是高人,徒弟都是美女!”姚菁菁抿着嘴偷偷笑。

    青木不置可否,他教胡杏一方面是因为她在精神力方面小有天赋,另一方面她是夏文远的外孙女,方便观察夏老爷子的情况。而夏老爷子脑子里那个影子的确非常蹊跷,青木也很想知道是谁用了什么方法能让一个**意识侵入人的大脑而且依靠窃取记忆来成长,最终企图取代本体意识。

    青木和姚菁菁又聊了一会儿,史大壮回来了。他见到姚菁菁有点意外,虽然只见过一面,而且姚菁菁换了便装,但刑侦队长脑子里马上回忆起了飞机上的空姐,哈哈大笑说:“怎么这么巧啊!”

    青木就把今天的事情跟史大壮简单说了一下。史大壮说:“原来是这样,那可要多谢姚小姐了,要不然我这个懒兄弟,五十米找不到饭店,说不定就连饭都懒得吃了。”

    这时候虞美人被吵醒了,揉了揉眼睛叫了一声:“大爹。”

    史大壮就去抱虞美人,虞美人看了看姚菁菁和青木,趴在史大壮耳朵边悄悄说了句什么。史大壮“哦”一声说:“哎呀,我抱美人回房去睡觉,你们聊啊!”

    姚菁菁大概猜到了虞美人在说什么,脸一下子红了,连忙说:“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晚上十二点还要赶火车呢!”

    史大壮说:“十二点还早,你们再聊会儿。”说着就抱着虞美人走了。

    虞美人朝姚菁菁挥挥手,又做了个鬼脸:“嬢嬢再见!”

    姚菁菁笑骂道:“人小鬼大!”

    史大壮和虞美人走了以后,房间里忽然安静下来,两个人一下子好像没有话说了,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姚菁菁就站起来说:“青木先生,我还是回房去了,还要整理一下行李。”

    青木也没说什么,就送姚菁菁到房门口,忽然想起什么,说:“火车站远不远,一会儿要不要我送你?”

    姚菁菁面露喜色,说:“不用了吧?我行李又不重,就算晚了没地铁了,也可以打车。”

    青木是个懒得多想事情的人,懒人往往也是很真诚的,因为欺骗和逢迎的事情都很麻烦。所以青木说要送姚菁菁就是真的愿意送姚菁菁,并不是什么客气话,但是姚菁菁说不用的时候,他也就当真以为不用了,就说:“那你保重。”

    姚菁菁脸上保持着微笑,心中却难免失望,咬着嘴唇说声“再见!”就默默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