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侦探推理 >> 正文 122.找寻(临近完结)(书号:178825

正文 122.找寻(临近完结)

作者:白鹿凉
    无论唐洲怎样撕心裂肺的呼喊都始终没有人回应,起先候机室里的人还会好奇的看向失态的唐洲,时间一久,人们都直接选择莫视了他,只当他是一个疯子罢了。ξ>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洲喊得口干舌燥,喉咙里似火烧,他放弃了,如果念阳在机场他一定听得到,现在看来是念阳在故意躲着自己了。他本来足够有信心,他认为自己会比唐柘好一千倍好一万倍,他才是那个真正爱念阳,也是念阳所爱的人,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他和唐柘他们都一样。

    最终,唐洲失落的走出机场,他的头顶满是飞机飞过的轰鸣声。他不由得抬头,云端的飞机如同一只麻雀一样在碧色的天空中滑过,这般画面,看着是那样的美好。唐洲感觉自己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感受不清楚。但他想明白了,面对事情,人们都时间去冷静一下,他和念阳也一样,他们彼此都该冷静一下。念阳的家在这里,他总该是要回来的,只要愿意等。

    人活一辈子总会有些许向往和期许,不然人生就是完全没有了意义。之前的他活得那般乏味,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自己非常在乎的人,就千万不要再弄丢了。只要念阳还会回来,要他等多久都没有关系。可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总感觉念阳不在自己的身边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他还是拿出手机给他警察朋友打了一个电话。

    “你能不能帮我查查看念阳他去了哪里!”

    “又是找念阳!他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啊!”

    “他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唐洲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只不过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懊悔。

    他的警察朋友愣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嗯,那个,你稍微等一下。”“找到了,他搭乘的是去美国的航班!”

    唐洲:“美国吗!你确定是美国!”

    “护照信息里是这么写的,不过他具体要去的地方是不是美国我就不确定了,毕竟机场只有这一班直达国外的航班,大多数人都需要到美国再转机的。”

    唐洲没有说话,到底是有些失落。

    “那个,老唐啊!你和这个人,你们…可能是我多心了哈!你是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唐洲打断道:“是!”然后挂掉了电话。

    “是什么啊!”电话那头的警察一脸懵的自言自语道。他想着唐柘几次三番的找他帮忙都是为了这个念阳,难不成念阳是他爸的私生子,这种事富人圈里多得很,他也是出自有钱人家的,现在想一想幸好自己爸是倒插门,不然也不知道要怎么闹不清呢!

    唐洲以为他朋友猜到了他和念阳的关系,所以不待人家把话问完就应了下来。在他看来,这不但是他给朋友的答案,这也是给他自己给念阳的答案,或多或少,从前的他对念阳还没有做到真正的坦然,但从此刻开始,念阳已经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他的心,成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好不容易一个周末,林筱绡早早的就带着孩子到华西医院参加一个老教授的育儿讲座。本来她打算叫上唐柘一起去的,可犹豫了片刻她还是没有说出口。模模糊糊的,她知道唐洲已经察觉到了点什么,但她不敢去印证,只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算真的知道了也不要说破。无论怎样,都是为了孩子,哪怕是第一个,或者第二个,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但她还是想努力的去做一个好妈妈。

    讲座安排在医院的一间小会议室里,听到一半,林筱绡感觉身体有些不适,于是抱着孩子悄悄从后门走了出去。由于怀孕的缘故,她的胸口总是感觉有些憋得慌,她推着婴儿车在医院里缓慢的散步,忽然一个人影从她身后窜了出来,吓得她赶忙躲闪。

    但他还是被那个人影揽住了腰,她看清后才意识到这个人竟是张良。“你怎么在这里!”

    张良:“我跟着你大半天了,我来看我女儿不行吗!”说着他松开林筱绡的腰蹲下身开始逗弄车里面的小孩。“来叫爸爸!叫爸爸啊!”

    林筱绡皱了皱眉头:“你有病吧!谁是你女儿!”说着还把婴儿车移到一边。

    张良:“你骗得了你唐柘,难道还骗得了我吗!”

    林筱绡脸色一变,恨不得立马将张良掐死在自己面前,现在才发现,之前是自己瞎了眼,怎么会对张良还爱得死去活来。怎么现在才看清张良面目,分明就是一个人渣。

    林筱绡吞了几口唾沫说道:“我的孩子我怕自己最清楚,所以你还是放尊重一点,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如果你敢把我们之前的事情说给另外的人的话,不光唐氏你待不下去,就连我们之前说好的封口费你也别想拿到。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我感觉唐洲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如果我们再这样私底下见面,到时候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张良:“你就这么胆小吗!这还是我认识的林筱绡吗!”说着他还伸手作势要摸林筱绡的下巴!

    林筱绡:“你最好对我放尊重一点!只要唐柘当上了唐氏的董事长,答应你的好处一样都不会少。我再说清楚一点,唐洲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还想要钱的话你就好自为之吧!”说完林筱绡便带着孩子离开了。

    张良阴沉着脸站在原地,可嘴巴却不由自主的裂出了一个微笑,看起来有些渗人。

    唐洲还想着找人弄清念阳爸爸具体在哪一个国家,从而好明确念阳的去向。可就算他家真的有钱但涉及到国家层面的东西还是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不过他也并没有因此放弃,他相信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总有一天会找到念阳的,世界虽然大,可他们早已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永远也扯不断,就算外面找不到,念阳总还要回来不是。

    唐洲把公司里的事情安排好后也买了去美国的机票,其实他在知道念阳会到美国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人在美国死盯着念阳的消息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念阳在美国刚下飞机就被他安排的人发现了。

    唐洲到达美国就迫不及待的和那个人接头,可当他看了那个人偷拍的照片后才知道,他们一直盯着的人根本不是念阳,只是长得像而已。得到这样的结果唐洲气得实在头疼,可他没有办法,只能多安排人在美国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寻找着念阳。

    转眼间,小半个月过去了,唐洲正在考虑要不要回国从长计议的时候突然得到了他爸爸病重的噩耗,没有片刻犹豫,他立即搭上了回国的航班。

    他回国的时候正值半夜,而且天还在下着大雨,他一下飞机就到机场的车库里取车,开着车就往家里赶。由于下暴雨的原因,路上的车辆格外的少,虽然车窗紧闭,但还是能清楚的听到窗外的雨声。雨滴接连不断的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刷器都显得有些无力。

    唐洲的车开得很快,因为他想要尽快赶回去。一个拐弯处,忽然一辆中巴车冒了出来,唐洲手疾眼快,在猛打方向盘的时候也迅速的踩下刹车。他把刹车踩到底,可车速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只见唐洲的车如同一支脱了弦的箭,径直朝路边的围栏冲去。

    一瞬间,唐洲看着雨滴落在眼前的玻璃上,然后又被弹了起来,如同一粒粒弹珠,不停的在他的眼前跳动。他已经意识到发生的什么,可他毫无办法,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被一车外的疾风刮过。最后,唐洲只记得在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后,他的脑袋埋进了安全气囊里,眼前渐渐变得黑茫茫一片,随之浮现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再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昨晚的大雨已经停了,地铁上赶着上班的人们三三两两认识的人相互讨论着什么。

    “你看新闻了吗!就在昨天晚上三环发生了重大车祸,五六辆车撞到一起,死了好多人!”

    “看了看了,一早我的朋友圈里被刷屏了,听说有的人都被压得不成样子,老惨啦!”

    一夜暴雨,冲刷掉了路面上的所有杂物,事发地点早已被清理,一辆又一辆的车还似从前一般开过哪里,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还算突兀的,怕只有那几个顶着烈日在维修围栏的工人了吧!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念阳已经离开了一个多月。念阳时不时也会主动和他妈妈通几次电话,但因为两个地方有时差的缘故,他们都没有说太久。

    念阳告诉他妈妈,念阳爸爸在国外得了严重的肾结石,不过已经做手术取出来了,就是恢复还需要一点时间。念阳妈妈什么也没对念阳说,只说一切都和他离开时一样,对唐洲,对念阳熟知的一切始终只字未提。有好几次,念阳能忍不住想要向她询问一下唐洲的近况,可最终念阳还是放弃了,他最擅长放弃了,一贯如此,这就是他。

    和安琦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念阳也得知安琦发生了些什么。原来孩子是她那个明星男朋友的,自从他男朋友出名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冷淡,直至他签约了另一家新公司,找了另一个新经纪人,不用他说安琦也知道,他们该分手了。可分手后安琦才发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思来想去安琦最终决定生下孩子。安琦父母走得早,她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亲人,对于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可以说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安琦不忍心拿掉他,虽然她知道做一个单亲妈妈会很辛苦,但她还是不忍心,也不情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几个月又过去了,念阳忍住不去想唐洲,不去想关于国内的一切。又转眼间,半年过去了,念阳同他妈妈通电话时表露过想回国的想法,但念阳妈妈却劝念阳再在国外陪陪他爸爸,他们父子俩好不容易待在一起,怎么这么难得。念阳妈妈的话说得有些伤感,念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决定再留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