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魔法 >> 第六章 夺灵之术(书号:178826

第六章 夺灵之术

作者:韦城
    “你一个元婴修士怎么会来自别处!”剑灵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认知受到了颠覆,自己主人一直想破开这片世界,可没想到这一个元婴修士便来自他处。要是它主人早些知道,就不会死不甘心了。

    因为元婴以后还有化神,神虚,后面才是劫变。

    一个劫变修士挥手可灭数万元婴修士,用蝼蚁和大象都不足以形容其差距,这怎么会有个元婴修士说自己来自仙临外?

    “呵呵,你们仙临大陆坐井观天,在井里打个热闹,自不知道仙临外还有广袤世界。”那人虽然现在凄惨无比,但从话语里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傲气。

    “我是来自青州的六元宗弟子辛葵。悔不该相信那奸诈小人余龙。困在此处不得脱身!”那人又挥动身后的铁链,面容狰狞。

    “前辈,那我该如何改变资质啊?”李一不知道他们嘴里说的仙临还是什么青州。自己没有实力恐怕这个杨家村都出不去了,打算先求个功法再说。

    “夺灵!”

    困在墙壁上的那人突然开口道。这两字出口瞬间刮出一阵旋风,将李一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

    这修道之人就是厉害,说个话都这么大威势,站大街上谁可以喷的过。李一心里暗道这修道之人的威势。却不知这夺灵是什么。

    “夺灵是什么?”李一好奇问道。

    “天地万物皆有灵,人类只是芸芸众生一种。人修道资质不一,但在万灵之中实为倒数。但论修为高深,人类在万灵中可排在最前列。而有些灵兽得天独厚,天生得天地眷顾,灵气修为进境与人相比不可相提并论,甚至生而为元婴境,在胎中便修出元婴。一旦人取之资质,以人之聪慧,修为进境自如青云直上。”

    “而我们六玄门的六玄之一便是夺灵之术!”

    “夺灵之术!”这四字如同在李一心中敲了面鼓,震的耳膜都轰隆隆响。

    “我们六玄门中,六门玄功,统称为玄天造化功!一为夺灵之术,二为夺命之术,三为夺运!练至臻境,可生生将其灵、命、运生生剥夺,融入己身。所以哪怕你资质再差只要修习夺灵之术,抢夺过来,那你就可能成为惊世绝艳之才。”

    这是何等霸道的功法!以剑灵的见识也没听过如此霸道的功法,竟硬生生能吧别人的修行灵根抢夺过来。

    听起来和魔道的炼灵术有些相似。不过炼灵术有些鸡肋,从人体内抢夺后,灵根十不存一。本来是和天才抢夺过来,可能你也就提高了一点。还不如培养一个天才人物来的实际一点。

    “呵呵,前辈那能不能把那功法传给我?”李一腆着脸,装作纯真渴望的样子。

    “传给你?那确实可以。”那人竟开口答应了。

    李一本就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人竟开口答应了。

    连剑灵也有些不理解了,这功法肯定是宗门不传秘决,没成想这人竟开口授予。

    “前辈,你有没有我想要做的。”李一知道这人答应肯定也有所要求,自己也不能太蠢了。

    “哈哈,你小子也识趣。我元婴枯萎,被困百年,再过五十年便要魂归于天。只要你五十年内修道功成,杀了那余龙!将我救出便可!”

    五十年?这时间也太长了。李一感觉自己毫无损失,答应此人也没什么,而且自己万一五十年后打不过那余龙,跑了就是。

    李一心里打着小九九,嘴上开口说道:“前辈被困此地,即使晚辈没受恩惠,也定要把前辈救出此地!”

    那怪人又是长啸数声,“你有心了,摒弃杂念,我要传你功法了。”

    “好。”李一嘴里说道好,心里确是忍不住地兴奋,这就是自己称霸大陆的第一步吗?

    任你天才绝艳,运气通天,还是长命的老乌龟,都要通通化为我的。

    李一心里乐开了花,忽地一阵旋风吹来,李一感觉一股吸力将自己抓住。

    接着李一感觉自己嘴唇和那怪人干裂粗糙的嘴唇连在了一起。

    这!李一没想到这怪人传功竟用这稀奇古怪的方法,自己初吻没想到就要丢在此处了。

    一阵鸡皮疙瘩泛起来,手脚挣扎起来。

    “不要挣扎!报元守一,凝神内视,送了命可别怪我没提醒!”

    那坏人看到李一极力挣扎,忍不住大怒,喝声说道。这一喝用上了修为,又在李一耳边炸响,让李一脑袋一时空白。

    这大喝声果然有效,让李一强忍住这种恶心的感觉。开始思索那人所说的意思。

    “任督二脉连于口窍,心沉丹田,闭眼内视己身,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是否有些东西。”

    李一被那怪人通过口窍穴相连,输送一道灵力,感觉自己耳目聪明。心神渐渐宁静,闭眼用力思索内视的意思。

    不久李一便看到一根根阡陌连横的红色管道,其中更有一个巨大跳动的红色肉块。

    那就是心脏了。李一顿时被这内视的新奇所吸引,顺着那管道在全身上下搜查起来。

    “有没有发现身体里存在灰色的线。”

    “灰色?没有。”李一好似没有感觉有存在灰色的线啊。

    那怪人已经快要气死了,这人得到自己灵力相助,怎么内视还没有寻到经脉。他哪里知道李一先入为主,对浑身的血管之类管道更感兴趣。

    “摒弃杂念!”声音似乎是从李一脑海中响起,如同洪钟大吕,顿时把李一好奇的心给打回。

    李一便开始寻找灰褐色的线来,果然在不对那血管之类的线感兴趣后,李一发现自己体内真的存在一股股灰色浅淡的细线。

    “看到了!我看到了。”李一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叫起来。但这种情况很奇妙,他竟不开口也能发出声音。

    “好。”辛葵听到李一终于内视成功了,终于是松了口气。

    “将视线渐渐移入任督二脉,寻找口窍的位置。”

    任督二脉李一寻找了会,果然寻找到了两条粗大的灰线。

    顺着指引,慢慢往上,终于是看到本该从中断开的灰线。

    那就是口窍吗?李一心神随之而上。

    “心神附于督脉之上。”

    李一已经有些心得了,心神随之而上。

    然后看到又两条线,那两条线不似自己体内灰色的细线,而且如同四通八达的道路一般,更为奇异的是,里面流通着闪着光点的液体。

    这是从没有过的体验,李一只一望,便感觉心神安宁,沉浸但一种玄妙的境界。

    那液体在那大道里流动,赵凌的心神也随之而上。快要来到辛葵的丹田内。

    李一终于看清了那闪着光点的液体里,似乎存在着一根闪着光的丝线,那闪着光点的液体一靠近那丝线似乎都翻腾起来,看起来兴奋无比。

    那那些液体在辛葵的催动下,才有一丝丝不情愿往李一的经脉里去。

    有灵根和无灵根的差别就在于此。

    这是无法弥补的沟壑。

    李一渐渐看到这辛葵的丹田内存在这一个小人,只不过那小人现在浑身散发着黑色,李一本能性地选择避开那元婴。

    石葵也感知到李一的心神沉在自己丹田内,知道夺灵之术的时机到了。

    “玄天孕万灵,吾夺天之造化,孕于身!以天之灵,补已之缺”这道口诀在辛葵心神里颂唱着,突然那道闪着光点的细线顺着石葵的通道灌注到李一的灰褐色经脉里。

    起初那细线竟比李一的经络还要粗,似是生生挤进去一般。

    李一感觉自己身体似乎被硬生生剪开,一根铁丝顺着伤口插进肉里。

    这种疼痛难以形容。李一甚至都流出泪来。

    但那道丝线一进李一的经络,一道奇异的能量将破碎的经络快速地修复。

    这种感觉又极为舒爽。但这还没完,这丝线在李一体内运转一个一周,将李一浑身的经络全硬生生地冲开。

    运转了一个周天后才沉浸在李一的丹田里。

    而李一的经络已经不似刚刚的灰色的细线。而是似辛葵那四通八达的马路一般,只不过那光点在李一的经络里稀稀拉拉,远不及辛葵汇成河流一般壮观罢了。

    李一却没有心思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他不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痛晕厥过去了,而且是不是的身体抖动着。

    山洞外光亮了又暗,暗了又亮。

    “这小子似乎有点机遇。当初自己主人何等修道资质,可论及运道还远不及此人。”李一识海里的剑灵也在思索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可是此人一魂一魄哪里去了!没了命魂和精魄还和常人没有什么差异。这小子有了如此机遇,我倒是真的可以依靠他了。”

    剑灵心里的话没有人能听到,辛葵逆行夺灵之术,将自己的灵根传给李一。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穿给这个看似毫无前途的家伙。

    他灵根尽失,修为已经跌落到了筑基。元婴中了黑花之毒,怕是支撑不了五十年了。

    不知道值不值得啊。

    辛葵感觉自己如果就这么死去的话也实在不甘心,余龙的仇他一定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