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1282章 没小悠重要(书号:24502

第1282章 没小悠重要

作者:青青青藤
    ( )从一开始,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就没有加入利益的衡量。

    虽然之后宫勋那里有了那些卑鄙的举动,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小悠把宫澈和宫勋全部等同过。

    但是现在,宫澈却代表宫氏来问股权。

    既然说利益,那么,他们之间更没有什么好谈。

    “程小悠,你别走!”宫澈一下子拉住她的手腕:“谁说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啊,是你说的分手!”程小悠冷蔑地回头,看着他现在的样子:“难道你现在不承认了?!”

    “那天记者会上出现的是宫泽!”宫澈看着程小悠开口说道:“不是我,我没有说那些话!”

    程小悠微怔了一下就冷笑着说道:“其实,这有区别吗?!宫澈,那你现在代表着什么在说话,是你,还是宫勋,或者说宫家?!”

    她说着轻轻甩开了宫澈的手,摇摇头,鼻子都酸涩起来:“就算不是你,难道你对我解释过?有吗?!不是没有时间,不是没有机会,后来我回去米兰设计学院,你要找我,不难!”

    “就算是在米兰时候记者会不是你,那么,在国内的法庭上发誓指证苏婉没有尽到妻子和母亲责任的是谁?!”

    少女的眸子黑白分明,但是此时却写满了悲哀。

    他们两个现在隔着的东西太多太多,不是一个当时误会就可以解决。

    “那是我!”宫澈沉默了良久,开口承认:“那个时候,在法庭上,我没有说谎!”

    他说苏婉的那些话,都是苏婉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

    “是,所以,其实我们两个已经都站好了队!”程小悠看着宫澈,嘴角的冷笑不断扩大:“就算是她再不好,那也是我妈妈,所以我永远站在她这一边!”

    “可是,你呢?!”

    “我妈妈至少之后没有做过坏事,但是你爸爸呢?!”

    “从咱们在法庭上代表着各自父母说话的时候,宫澈,我们就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

    宫澈出庭的时间和她出庭时间不同,等候区也不同,而且证人是不可以有提前接触时间,所以他们两个也曾经在证人按照顺序出场的时候,在法庭上彼此对视过一眼。

    那个时候,隔着原告被告席,庭警还有许多人,他们那个时候清楚地看到了彼此,然后一个离开,一个落座。

    在那一刻,她就已经意识到,他们两个,其实回不去的。

    “那个时候,我没有别的选择!”宫澈声音干涩地说道:“宫勋身体出现问题,所以公司的事情基本上已经交给我,我当时只能是那样!”

    “是,你确实有你的理由和立场!”程小悠抓紧自己的书包带,看着眼前的宫澈:“可是,我呢?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的!我妈妈之前怎样,她能够好那已经是奇迹,但是如果她没有好呢?!”

    “她没有好的话,她该有多悲惨,后半辈子都是浑浑噩噩的。”

    “你觉得我该怎么想,该怎么看宫勋,他对我下手,对我妈下手,难道我不应该有自己的立场?!”

    “就这样想离婚就离婚,还想要甩开我们,难道不该让他知道有时候不要坏事做尽?!”

    程小悠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砸进宫澈的耳朵,那些话句句锥心,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反驳。

    “所以,从你开口对着记者说分手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不可能了!”

    “那不是我说的!”宫澈开口辩解着。

    “可是,你并没有出来否认!”程小悠看着宫澈:“只要你不否认,我不知道那不是你,全世界也不知道!”

    “宫澈,全世界知道的都是你甩了我,我不是一个好人!因为那是你的指控,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里要不是有一个欧承逸,那会变成什么样?!”

    程小悠看着宫澈,以前不曾想到这些,那是以为是真爱就可以克服。

    可是后来仔细想想,真的有些后怕。

    在宫澈召开记者会的时候,关于她的形象还有罪名都已经确认了。当时没有别的可以反驳,就算是对记者说不是这样,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因为,那些证明她不良少女的,已经让她整个人说话都没有了立场。

    可是那个时候苏婉已经没有办法再站出来澄清,如果那个时候站出来,就意味着母女两个导演了一场戏,别人更会觉得她们都不是好东西。

    要是没有欧承逸的帮助,那一次记者会之后,大局已定。

    “所以,你还是和他在一起了?!”宫澈的眸子一下子结冰,看着程小悠,心里得怒火一下子烧退了理智。

    明知道他现在不应该和小悠吵,应该都冷静把问题解决,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和他怎样现在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事情!”程小悠冷淡地说道,说了那么多,他还是只在意欧承逸。

    就像是在威尔号上一样,不管她说自己怎么担心,在他眼里,却只看得到她要去找欧承逸的事实。

    “程小悠,我们说过一直在一起的!”宫澈伸手一下子抓住了程小悠的肩膀,之前还不这样觉得,总觉得事情过去就没有事了。

    可是现在看着小悠的样子,觉得有一种即将失去什么的恐慌。

    “是你放手的不是吗?”程小悠抬眼,声音平静清冷地说道。

    “在你可以选择的时候,你选择了宫勋,没有选择我!”

    “所以,现在就请不要和我说这些!”

    “现在那些事已经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宫澈看着小悠急急地说道,离婚案已经结束,现在他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宫澈,你先放手!”程小悠把宫澈的手臂弄开,看着他退后了一步,仰着脸四小肥效地看着他:“重新开始?!”

    “你现在不关心我手里的股票?”

    “不关心我卖了没有?卖了多少?卖给了谁?”

    宫澈的眉头一蹙,看着小悠,眸光变得深沉起来:“那些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

    是的,他来得一半目的是为了这个,但是此时,都没有程小悠更来得重要。

    ...

    (l~1`x*>+``+<*l~1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