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稳妥才能久远

作者:关越今朝
    ,最快更新官涯无悔最新章节!新的一周开始,刚一上班,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市长秦怀主持,所有政府班子成员参加。会议开了将近三个小时,还未开完,市长宣布休会,下午继续。

    从会议室出来,楚天齐直接去食堂吃饭,然后才返回政府楼上,到了“705”房间。

    这些天除了周末,只要是上班期间,午休都是在办公室里屋套间。楚天齐打算,过几天晚上休息也在这里。

    楚天齐刚刚进屋,李子藤便敲门跟了进来。

    “有事。”楚天齐直接问。

    “啊。”李子藤应了一声,迟疑着说,“市长,江霞书记也到市里了。今天上午刚刚宣布,调任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楚天齐“哦”了一声:“知道了。”

    李子藤又道:“市长,就这事。要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楚天齐点点头,说了个“好”字。

    看了眼市长,李子藤带着一抹忧虑,出了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自己,楚天齐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这个消息他早已知道,上周六江霞亲口说的。当然他和江霞并非敌对关系,刚刚故意皱眉,只是为了造成这个假象。一直以来,除了他和江霞,也只有程爱国知道两人真实关系了。

    对于楚天齐来说,江霞调任定野市,对自己多少也是一个帮助。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能帮上什么忙,但有两人的隐秘关系做掩护,应该能够互相得到一些不利于对方的消息,可以早做一些应对准备。

    另外,宣传部部长褚超然身体不好,经常长时间病休。现在江霞调任常务副部长,俨然有临时主持工作的机会,势必能够接触一些宣传口上的重要文档。尤其要是提前接触到上级的重要文件精神,在谋划一些事项时就能取得先机,往往这个先机能够决定一场战役的胜利。

    但江霞现在来到定野,离楚天齐近了好多,他也不免担心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或不便。还是在成康做同事的时候,江霞就多次有暗示,想要关系更进一步。尤其那年七夕,更是在省城酒店洗澡,还把小三角内*遗失在自己房间,让结帐的于涛一起拿此“把柄”说事。这次离的这么近,自己住在党政楼上,而且已经是有妇之夫,她千万不要再出妖娥子才好。

    不过刚刚周六那天见面还行,除了开始戏弄、挤兑以外,在自己讲说了一点“内部消息”后,江霞倒是表现的规规矩矩,离去时还小心的又“武装”了起来,生怕给自己带来麻烦。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总不能不让对方来吧。

    楚天齐笑着摇摇头,进了里屋,午休去了。

    ……

    下午两点半,市政府常务会议继续。终于又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会议在四点多结束。

    从会议室出来,楚天齐回到办公室。

    李子藤直接跟进屋子,把一沓纸张递了过去:“市长,这是交通局楚局长下午送来的,当时您正在开会,她就让我转交。她告诉我,如果市长有什么疑问,或是要询问什么情况,她一接到通知,就会赶过来。”

    “知道了。”楚天齐接过了纸张。

    这份方案,是十天前的周六,楚天齐让楚晓娅做的。当时在路上一同实地调查,一起探讨全市交通工作大计。那天楚晓娅讲了对当前交通现状的认识,谈了对全市交通尤其公路工作的看法,也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方式。

    当时针对楚晓娅的讲述,楚天齐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两人还进行了深刻探讨,甚至在个别问题上还有过激烈的争论。最终,在大事项上达成了共识,楚天齐让楚晓娅做出一套方案来。

    从现在的纸质方案来看,与那天两人的共识基本一致,但也有一定的区别。

    首先就是在表述上,今天的文字内容完全是一副下属对上级的汇报口吻,那天则是抛开身份的平等讨论。看来楚晓娅随时注意着身份,随时调整着面对自己的状态,也着实不易。

    其次,就是这份方案中,理想化的成分去掉了一些,有的干脆就没写。显然是担心言多必失,担心过于理想化的东西给自己和她本人带来麻烦。这说明,楚晓娅在政治上是很成熟的,这应该也是她多年形成的素养。

    再次,个别已经成型的结论,在此份方案表述上,采用了请示、探讨的口吻。说明对方可能是想到了新的不利因素,也可能是又有了不同的看法。

    总之,这份方案更理性,更谨慎。与那天的讨论相比,也较保守。但楚天齐理解对方的作法,也深知有些事情既要积极准备,却又不能操之过急,要通过积极引导使其水到渠成。

    这份方案上的许多内容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需要一个过程,但却可以为自己提供参考,也可随时督促、提醒去做某些工作,放在身边很有用处。

    除了宏观方面的工作,除了长远的规划,方案中还有一些现阶段的工作内容。比如,对于公路、桥梁、涵洞的维护和维修,对于路肩、护坡、绿化等的养护与完善,方案上面都给出了大的时间推进表,也给出了工程量的核算。

    方案上面也有新工程开工讯息,老工程复工计划,还有计划工程的招投标进展。几项交通项目立项计划,也罗列其中。

    尽管这份方案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比起两周前星期一那份方案,显然完善的多的多。当时那份方案毕竟匆忙,两人没有同时实地考察,没有真正理论联系实际,而且楚晓娅也刚刚上任,还未正式介入工作。也不排除当时楚晓娅只把楚天齐当做“公路发烧友”,而这次经过更深入交流,她显然觉得他已经进入角色,已经在向“专业领导”迈进。

    对于楚天齐这个新手来说,这个方案更像是一本全市交通百科全书。可见楚晓娅的素材积累之多,专业素养之全面,也表明楚晓娅对楚天齐的了解,知道楚天齐需要什么。

    在前几天,刚刚知晓楚晓娅出任交通局长时,楚天齐首先想到了不便利,想到了可能存在的不必要麻烦。但从现在来看,有这样熟识的老同事,有这样善解人意的新部下,对未来的工作开展是很有帮助的。

    楚天齐脑海中出现了“知己”二字,但随即又快速删去了,希望不要在脑海留下这样的记忆痕迹,以免操作不慎而误人误己。

    调整了一下情绪,楚天齐又拣几处重点看过,然后拨打了楚晓娅的号码。

    很快,手机里传来对方的声音:“市长,您说。”

    楚天齐道:“楚局长,你拿来的方案我看了,写的非常全面,对我的工作很有帮助,谢谢你的支持。”

    楚晓娅声音传来:“市长,向您汇报工作是我不可推脱的责任和义务,您有什么指示尽管说。需要我去您办公室吗?”

    “先不用跑了,你也一大摊子事呢,就在电话里沟通一下吧。”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楚局长,这份方案有些方面写的更完善了好多,只是个别方面却又和咱们那天说的有出入,似乎更偏稳重了。”

    楚晓娅立即娓娓道来:“市长,那天回来以后,我又把咱们沟通的事项从头至尾想了好几遍,还把要点进行了罗列。在罗列以后,我又把这些要点进行了梳理,发现应该适当分分类,即过去时,现在进行时,将来时。

    过去时既然已经过去,好多事项都不可重新再现,我们也没必要去再现,个别实在有必要的可以尽量再现一下。我们要做的是,维护不完善的设施,修复破损的路面、桥面或涵洞。当然,在维修的过程中,也必须要知道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但也仅适用找到直接症结,而不是症结之后的因素,那样我们根本忙不过来,甚至会顾此失彼。

    现在进行时,是我们目前的重中之中。当然这个包括进行的新建工程、维修养护工程,也包括正在操作的招投标,还包括正在申请的立项等等。做这些工作,就必须实、严、准,必须能够经得起时间和社会的检验。

    至于将来时,我们肯定也要做,但要分清轻重缓急,要把现在进行的工作做稳前提下再做。而且有些现在进行时的工作,其实也是在将来时范畴,也有待重新规划或调整。比如那两条二级路的立项申请,是否需要调整为一级路,是否需要为高速的建设留下顺接点。

    相比起那天的谈论,这个方案明显保守,但我觉得也不是保守,而是稳妥。希望市长能够理解和支持,只有稳妥才能久远,你说是吗?”

    “稳妥才能久远。”重复着对方一语双关的话,楚天齐久久没有说话。他一时不好评判,也不好做出是或否的结论。

    对面的楚晓娅没有催促,没有追问,而就在那头静静的等着,静静的听着。她相信这个年轻的上司能够做出正确判断。